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地产之王 > 453为难
    半晌后,刘建新收起了手机,走到许东的身边,躬身说道:“许县.长,杨局.长已经说了,现在立即赶过来。?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哼,早干什么去了。”许东哼了一声。

    “许县.长,其实,杨局.长也不知道,您跟周先生是朋友,否则,肯定不会这样做。”刘建新帮腔道。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周先生不是我的朋友,你们就可以乱来了,就可以对一个无辜的人进行调查,然后,给对方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许东冷声说道。

    “许县.长。您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刘建新赶忙解释道。

    “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并不重要,以后,不要再找周先生麻烦了。”许东告诫道。

    “您放心,我知道了。”刘建新郑重说道。

    “周老弟,一会杨局.长要过来,估计我们要谈很久,不如你先回去休息,等有了消息,我会通知你。”许东提议道。

    “好的许兄,一切有劳你了。”周强应了一声,许东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想要跟杨东方单独谈谈,周强在这里的话,他们有些事反而不方便说。

    “刘队长,你替我把周先生送出去,还有,管好你外面的队员,要是周老弟受了一点伤,我拿你试问。”许东哼道。

    “许县.长,您放心,我晓得该怎么做。”刘建新赶忙应承了下来,对着一旁的周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许兄,那我先告辞了。”周强招呼道。

    “周老弟请便。”许东道。

    随后,刘建新打开了包间的门,刚从包间里走出来,看到外面的情景后,整个人就呆立在了原地,只见走廊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五个人,正是跟他一起来的刑侦队队员,而走廊里唯一站着的一个人,正是那个之前生擒他的男子——刘辉。

    “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怎么都倒在地上。”刘建新露出诧异的神色,

    “刘队快跑,就是你旁边的那个男子把我们打伤的,赶紧离开这,向局里寻求支援。”趴在地上的邹鑫,艰难的抬起头来,道。

    听到这,刘建新也本能的打了个机灵,以最快的度闪到一旁,跟刘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刘辉会如此的厉害,居然一个人就能将自己的四个队友制服。

    “刘辉,你没事吧。”周强露出一抹关心的神色。

    “没事,刚活动了一下筋骨,挺舒服的。”刘辉耸了耸肩膀,不以为意的说道,仿佛根本没将这当成一回事。

    “没受伤就好。”周强笑了笑,随后伸出了右手,拍了拍刘辉的肩膀。

    “周先生,俗话说大水冲了龙王庙,这都是误会,您看我能不能带着朋友先离开。”刘建新提议道。

    周强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扭过头,望了望一旁的刘辉,看到刘辉没有意见,才缓缓的点头,应道:“可以。”

    随后,刘建新带着躺在地上的几人,挣扎的坐了起来,连拖再拽的离开了。

    目送几人离开后,周强松了一口气,对着一旁的刘辉,说:“刘辉,咱们也走吧。“

    “强哥,事情都解决了吗?“刘辉问道。

    “咱们该办的事,都办了,接下来等消息就是了。“周强应了一句,有了许东的保证,周强也就不担心了,在其他地方,许东这个县.长,或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在富定县这一亩三分地,说起话来还是很有作用的。

    ……

    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快行驶在富定县的街面上,因为已经到了晚上,街面上人少、车也少,所以这辆汽车开的很快,甚至已经过了限,不过因为有急事的原因,所以车主并不在乎这一点。

    至于的事情,会不会被摄像头拍到,这辆车的主人就更不担心了,因为对于他来说,即便拍到了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这两黑色别克轿车的车牌,早就在富定县交警大队挂名了,没有人敢扣这辆车的分。

    汽车停在百香阁门口,车里走下来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四十多岁,身材魁梧、皮肤有些黑,神色有些严肃,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正是富定县的副县.长兼警察局局.长杨东方。

    杨东方抬起头,望了一眼百香阁的牌匾,随后,大步走进了饭店里,杨东方也在这里吃过饭,所以对于饭店的情况很熟悉,驾轻就熟的来到了一号包间外,敲了敲包间的房门:“咚咚咚……”

    “进来。”包间里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咯吱……”一声,杨东方推开了门,走进了包间里,看到桌旁坐着一个男子,赶忙走了过去,躬身说道:“许县.长,您找我。”

    “杨局.长来了,请坐吧。

    许东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谢谢。”杨东方客气了一句,却是没有先坐下,而是等到许东坐下之后,他才坐在了一旁。

    此时,餐桌已经收拾过了,只放着一壶茶和一盘干果、一盘水果,许东端起了茶壶,给杨东方到了一壶茶,道:“杨局.长,这是今年新摘的西湖龙井,你尝尝。”

    “谢谢,许县.长。”杨东方赶忙双手端起茶杯,恭敬的说道。

    给杨东方倒上茶水后,许东也喝了一口茶,这才开口说道:“许县.长,知道,我今天叫你来的原因吗?“

    “听说是因为刘队长的事。”杨东方抬起头,偷偷的瞥了许东一眼,问道。

    “今天,我和朋友一起吃饭,刘队长上门抓人,要带着我的朋友回去调查,我随口问了一句,居然连案都没有立,只是私下的调查,还敢如此大张旗鼓的抓人,你这个警察局.长不会不知道吧。”许东质问道。

    “这个……”杨东方微微皱眉,沉思了片刻后,道:“许县.长,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位周先生,是您的朋友。”

    “这么说,你果然知道此事?”许东问道。

    “许县.长,其实我也是受人所托,所以才让刘队长,暗中调查一下这件事。”杨东方叹了一口气。

    听到了对方话中有话,许东反问道:“什么人,能够指使得动,你这位警察局.长?”

    “是吴市.长的一位晚辈侄子。”杨东方说道。

    许东神色微变,他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还牵连到了吴市.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沉吟了片刻后,许东问道:“吴市.长的那位侄子,为什么要你调查此事,他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

    “据我所知,您的那位朋友和吴市.长的侄子,都看上了一块富定县的地皮,结果,您的那位朋友先一步购买了,购买过程中或许用了一些小手段,吴市.长的侄子想要出更高的价格,那个地皮的业主就有些意动,想要将地皮索要回来,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将地皮卖给吴市.长的侄子,所以,吴市.长的侄子才会请我帮忙调查。”杨东方说道。

    “杨局.长,以你现在对案件的了解,我的那个朋友,到底有没有在购买地皮过程中涉嫌违法?”许东问道。

    “以现在搜集到的证据,还没办法认定在交易过程中,周先生有违法行为。”杨东方眼珠子一转,迟疑了一会儿后,道。

    “那就立即停止调查。”许东说道。

    “许县.长,我听您的。”杨东方应了一声,随后,又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道:“不过吴市.长侄子那边,要是在问起来的话?”

    许东皱了皱眉,他虽然不打算投靠吴市.长了,不过,也没想着得罪吴市.长,在吴市.长没有退居二线之前,他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哪怕是面对吴市.长的侄子。

    一时间许东变的为难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