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地产之王 > 406怒火
    “刘队!”

    “刘队!”邹鑫大声的喊着,此时,他是真的慌神了,跟踪的嫌疑人离开了,却看不到队长的身影,而且电话也打不通了,他本能的觉得刘建新,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你,立刻带老子去监控室,如果找不到刘队,老子抓你回警队。“邹鑫扭过头,对着一旁的宾馆老板,喊道。

    宾馆的老板四十多岁,挺着一个圆滚滚的啤酒肚,到了他这个年纪,社会经验已经比较丰富了,再加上以前开餐馆,现在经营宾馆,乱七八糟的人都见过,虽说神情有些紧张,不过并没有十分的慌乱,道:“邹……邹警官,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摄像头。”

    “你******说什么,没有摄像头,你开什么宾馆,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抓你。”邹鑫恼羞成怒道。

    “邹警官,您别着急,虽说我们这里没有摄像头,不过,只要您说的那位刘队长在我们店里,我一定帮您把他找到。”老板拍着厚实的胸脯保证道。

    “你丫的是哪根葱,拿什么跟老子保证。”邹鑫伸出右手,一把拽住老板的衣领,呵斥道。

    “邹警官,我知道您着急,但是别冲动,您跟我脾气也没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我配合着您,以最快的度找到刘队长。”老板强作镇定的说道。

    “算你说了句人话,赶紧把所有的钥匙拿过来,老子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检查。“邹鑫吩咐道。

    “没听到邹警官说话吗?还愣着干啥,去呀。“宾馆的老板扭过头,对着一旁的服务员呵斥道。

    “好的。”一旁的服务员是个小年轻,哪里经过这些事,早就被邹鑫吓住了,屁颠颠的向着一楼跑去。

    看着服务员跑开,邹鑫也没有闲着,沿着走廊一个个的敲门,想要看看是否有开着的房间,总之,早一秒钟找到刘建新,对方就能更加安全一些。

    “邹警官,您要找的那位刘队长,为什么要来我们宾馆?”宾馆的老板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你帮我找找,看看有没有没有上锁的门。”邹鑫呵斥道。

    “好的。”宾馆老板应了一声,随后,也跟着一起寻找,他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知道走廊尽头有个储物间,一般都是不会上锁的,所以,先一步的赶了过去,准备自个先看看是否有异常。

    宾馆老板走到储物间的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推开了储物室的门,挺着个大肚子走了进去,扫视了一眼储物间的里面,乱糟糟的一片什么东西都有,其中储物间角落平铺着的一张床单,引起了宾馆老板的注意。

    宾馆老板走上前去,一把掀开了那个床单,接下来的一幕把他吓了一跳,床单下面居然藏着一个人,平躺在杂物堆上,脖子上有一道鲜红的印记,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啊……有人!“

    宾馆老板叫了一声,随后,飞快的向着后面退让,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

    “怎么了,你喊什么?”邹鑫冲了进来,喊道。

    “有人,墙角躺着个人,不知道是死,还是活。”宾馆老板喊道。

    “妈的,闪一边去。”邹鑫一边说着,一般将宾馆老板推搡到一旁,然后,赶忙跑到了刘建新的身旁,俯身查看刘建新的情况。

    “刘队,刘队!”邹鑫一边喊,一边查看刘建新的情况,身上没有明显的血迹,不过,脖子上有一道红印,应该是被掐着留下的痕迹,让邹鑫心里有些担忧,刘队不会被人掐死了吧!

    想到这,邹鑫赶忙深处右手的食指,放到刘建新的鼻子下面,想要感受对方是否还有呼吸,片刻后,邹鑫松了一口气,因为刘建新还有呼吸,而且呼吸也很匀称,并没有奄奄一息的感觉。

    “莫非,刘队被打晕了。”邹鑫猜测道。

    邹鑫学过急救知识,这时候没有动刘建新的身体,因为对着一旁的老板喊道:“别愣着了,赶紧去端一盆水来。”

    “邹警官,这个人没有事吧?”宾馆老板低声问道,看到床单下盖着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宾馆老板的紧张感,一点都不比邹鑫少,万一自己家的宾馆死了人,先不说会不会被取消营业执照,单单是赔偿死者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去给我端水。”邹鑫呵斥了一声。

    “好的。”宾馆老板应了一声,随后,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刘队,你快点醒醒,如果真是那两个王八蛋弄伤了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邹鑫伸出右手,拍了拍刘建新的脸颊。

    之前,看到劳斯莱斯汽车停在路边,并且进了一家老旧的宾馆,邹鑫就觉得不对劲,石门市离着富定县很近,那里有更好的大酒店,哪怕不去石门,富定县也有更好的宾馆,何必要来这个有些破旧的宾馆。

    看到躺在地上的刘建新,邹鑫才渐渐的想通了,或许对方就是看着这家宾馆老旧,以及没有摄像头的原因,才会将作案地点选择在这里,换句话说,这两个人应该是故意把刘建新引来的,为的就是将刘建新在这里制服,而又不会留下什么现在。

    “两个混蛋,居然敢袭警,不会放过你们的。”邹鑫握着拳头,义愤填胸的说道。

    这份愤怒,不仅仅是因为刘建新,同样因为警察的身份,邹鑫一直觉得警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至少在国内是没人敢对付警察,谁曾想今天却看到了一个明目张胆的案例,今天有人敢将刘队打晕,或许,明日就会有人把自己打晕。

    换句话说,邹鑫生出了兔死狐悲的感慨!

    “邹警官水拿来了。”宾馆老板端着一盆子水,跑进了储物间里,气喘吁吁的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泼水呀。“邹鑫喊道。

    “让我泼!”宾馆老板犹豫道。

    “废话,水盆在你的手里,当然是由你泼水了。”邹鑫说道。

    宾馆老板沉吟了片刻,人都已经躺倒他宾馆里了,无论如何他都要担责任的,索性咬了咬牙,将一盆子凉水,浇在了刘建新的头上。

    “呃呃呃……”

    刘建新的伤势并不重,一盆子凉水浇下去,立时起到了结竿见影的效果,口中出呻.吟声的同时,人也已经渐渐转醒。

    “刘队,您没事吧,伤的重不重。”邹鑫赶忙问道。

    “我靠,这是怎么了?”刘建新低声问道。

    “刘队,您之前跟踪两个嫌.犯,来到了这家宾馆,没多久嫌.犯就离开了,我给您打电话打不通,就赶紧来宾馆里找,现您被打晕在了储物间。”邹鑫解释道。

    “妈个比的,老子想起来了,下手真******黑,连警察都敢打!”刘建新骂了一句,双手撑着地面,挣扎着想要做起来。

    “刘队,您身上,没受什么重伤吧!”邹鑫问道。

    “没事,死不了。”刘建新没好气的应了一句,随后,缓缓的站起身来,打量了储物间一眼,问道:“通知队里了吗?”

    “感觉您可能出事了,我就立马通知了。”邹鑫说道。

    “他娘的,你不嫌丢人呀!”刘建新骂了一句,他干刑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吃这种大亏,受点伤到不要紧,关键是传出去了太丢人,现在队友们都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他刘建新还怎么在富定县混?

    “刘队,我这也是担心您。”邹鑫吐了吐舌头,无奈道。

    “赶紧给他们打电话,就说老子没事,活蹦乱跳,好得很。”刘建新揉了揉脖子,除了脖子有些难受外,他身上的确没有什么大碍。

    “那还让他们过来吗?”邹鑫问道。

    “废话,当然要过来,老子的仇还没报呢。”刘建新面露凶色,他在富定县也算个人物,黑.白两道谁不给几分面子,何曾被人这么欺辱过,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算了。

    “刘队,那咱们一会该怎么办?”邹鑫问道。

    “当然是找到那两个王八蛋,就是翻遍富定县,也要把他们挖出来。“刘建新瞪着眼珠子,恶狠狠的说道:”被我抓住了,一定饶不了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