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地产之王 > 179移花接木
    京城,川川火锅店。八 一中文网 ? w?w?w?.DiyTheme.com

    一顿饭吃下来,两个人喝了不少的酒,也说了不少的话,两个的关系也变得亲近了,到了后来,李福山已经有些醉了,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尽权利帮忙,让刘全当上京馨门店的代店长。

    刘全也喝了不少酒,一口一个李哥叫着,那个亲切就别提了,这顿饭吃了三个小时才结束,两个人离包间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看着李福山喝多了,赶忙走上前,掺着对方的胳膊,道:“李哥,您慢点走,我扶着您。”

    “不用,我没喝醉,自己能走。”李福山甩了甩胳膊,不让刘全掺着他,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几分,不过,已经走不了直线了,显然是已经有些醉了。

    出了酒店门口,李福山挥了挥手,道:“刘老弟,我的车就在那,我送你回家。”

    看到对方喝成这样,还得找代驾司机,刘全哪里还敢让对方送,婉言谢绝道:“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行,挺方便的。”

    “那行,我先走了,咱们改天见,下车老哥请你。”说着,李福山就向着别克汽车走去,刘全想把他扶过去,却别他给甩开了。

    “不用管我,我自己能走。”

    看到对方这样,刘全也很无奈,醉酒后的这种情况见多了,知道也不能强劝,否则,对方只会越来越犟,索性顺着对方,跟在后方不远的地方,准备目送对方上车再离开。

    此时,李福山确实有些喝懵了,虽然不至于酒疯,但是脑子已经有些迟钝了,脚下的步伐也有些酿酿跄跄。

    “砰……”

    突然,前面有个人影,也快步走了过来,正好跟李福山撞在了一起。李福山喝了酒,本就有些重心不稳、脚一歪,就想着右后侧栽倒。

    幸好,前面的人影眼疾手快。一把将李福山抓住了,然后将李福山的身体扶正,拍了拍李福山的肩膀,问道:“这位先生,您没事吧。”

    “你小子走道注意点。这么宽的马路,咋往我身上撞。”李福山站稳了身子,看了一眼撞自己的男子,看起来二十多岁、个子不高、相貌平平,很不起眼的一个小个子。

    “不好意思。”撞了李福山的小个男子道了歉,随后快步离开了李福山。

    “李总,您没事吧?”刘全也赶了过来,问道。

    “没事,那个小个,能撞到我?”李福山摆了摆手。随后坐进了汽车里,对着刘全说道:

    “刘老弟,改天见。”

    “嗯。”刘全应了一声,目送别克汽车离开后,他才打车离开了饭店。

    就在两人都离开后,那个撞了李福山的小个男子,从不远处的角落走了出来,从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白色信封掂了掂,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个矮个男子叫做候乐邦,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大多是在街面上混日子,虽然没犯过什么大事,不过坑蒙骗偷都干过,而且尤其是擅长偷东西。

    候乐邦将白色信封揣进怀里。随后向着马路对过走去,又沿着路边走了一段距离,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银色雷克萨斯,一溜小跑赶了过去,敲了敲后车窗,随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银色雷克萨斯车里还坐着两个男子。一个黑瘦的男子在驾驶室里开车,右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正是中伟公司的周强。

    “周哥,让您久等了。”候乐邦一脸谄媚的说道。

    “小侯,说这话就见外了,是你帮我办事,应该是我说谢谢。”周强说道。

    “能帮您办事,是我的荣幸。”候乐邦说道。

    “事办的怎么样了?”周强问道。

    “办妥了,您要的东西也拿来了。”说着,候乐邦掏出白色信封,递给了坐在旁边的周强。

    “啧啧,这都能拿到,下手可真快。”周强感叹了一句,原本,他没抱着多大的希望,没想到还真办成了。

    “不怕您笑话,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不然早饿死了。”候乐邦说道。

    一向能言善辩的周强,听到这话也不知该怎么接了,索性直接打开了信封,数了数里面的钱,赫然是四十张红色大钞。

    “啧啧,这刘全,平常一毛不拔,这次还真出了点血。”周强笑了笑,随后又将钱装回信封里,扔给了候乐邦道:“小侯,这是你的战利品,自己看着处理吧。”

    “周哥,真的都给我?”候乐邦眼睛一亮,虽然偷过不少人,不过,这年头大家都开始刷卡,能偷到的现金并不多,四千块钱也算是一笔大收获了。

    “当然了。”周强点点头,随后又拿出钱包,点了一千块钱的现金,道:“这一千,是给你的辛苦费。”

    “周哥,辛苦费就算了,有着四千我就很感激了。”候乐邦推辞道。

    “给你就拿着,一码归一码,亏了你,我下次可没脸见魏哥。”说着,周强将一千块钱,栽进了对方的手里。

    “谢谢。”候乐邦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道:“周哥,以后有什么吩咐,您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

    “你们现在有几个兄弟?”周强问道。

    “周哥,您还有其他的吩咐?”候乐邦问道。

    “嗯。”周强道。

    “连上我,有三个兄弟,您有啥事,吩咐就是了。”候乐邦拍着胸脯保证道,通过今天的事情,他已经看出来了,周强是个慷慨的主,后面又有个大靠山,跟着这样的人混,差不了。

    “有不少人欠我钱,过些日子就到期了,人总是贪得无厌的,不是每个人都讲信用,难免会有人想要赖账,敢要吗?”周强问道。

    “只要您一句话,没啥不敢的。”候乐邦信誓旦旦道。

    “痛快。”

    周强笑了笑,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我是个好人,不会让你们办违法的事,而且。就算真出了事,也会帮你们解决。”

    “我相信您。”候乐邦道。

    “嗯。”周强应了一声,反问道:“对了,我交给你的信封。处理好了吗?”

    “您放心,已经放到那个人身上了。”候乐邦说道。

    “ok,那我就等着看戏了。”周强笑道。

    ……

    京城,奥北公元小区。

    李福山在京城呆了这么多年,也挣到了一些钱。趁着房价低的时候就买了一套房子,也算是在京城扎下根了。

    回到小区,李福山的酒劲也醒了几分,跟代驾要回了车钥匙,就返回了家里,不过一身酒味的他,还是遭到了老婆的嫌弃。

    “喝了这么多,你怎么回来的?”李福山老婆质问道。

    “代驾。”李福山应道。

    “长本事了,居然知道找代驾了,把外面的衣服脱了。一身酒味臭死了。”李福山的老婆骂道。

    “别凶巴巴的,你以为我想去,是别人非要请我去的。”李福山哼道。

    “别给自己长脸了,你有什么好请的?”李福山的老婆嘲讽道。

    李福山的老婆名叫关玲,在一家百货公司当经理,她跟李福山也是老乡,当初还是在老家相亲认识的,这才跟着李福山来到了京城,关玲人能干,也泼辣。能支起事来。

    “你不信,自己打电话去问,请我吃饭的,还是咱们老乡呢。”李福山仰着脖子。喊道。

    “我傻呀,打电话过去,为了给你留面子,不是人家也得说是。”关玲嘴上厉害,不过还是关心丈夫的,赶忙倒了一杯热茶水。递了过去。

    “还是老婆对我好。”李福山双手接过杯子,嘿嘿一笑。

    “傻样。”关玲翻了个白眼,道:“喝了茶睡觉,明天再给你算账。”

    “懒得理你。”李福山撇撇嘴,端着杯子向里屋走去。

    看着丈夫走了,关玲多了个心眼,走到门口的衣架旁,摸了摸丈夫的衣服兜,这也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男人还是看紧一点好,只要有一点不对的苗头,立刻扼杀在萌芽里,不然放纵久了,早晚出事。

    关玲摸索了一番,在丈夫上衣口袋里找到了一个白色信封,摸起来厚厚的,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难道里面装的是钱?这是要送别人,还是别人送的?

    揣着心中的疑问,关玲走进了屋里,晃了晃手中的白色信封,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小金库?”

    “你跟谁学的,又翻我衣服?”李福山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说道。

    “你衣服脏了,我不给你洗呀,你以后要是自己洗,我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关玲才不会承认自己翻他的兜,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占住理。

    “我错了,错怪老婆大人了。”李福山苦笑道,虽说心里跟明镜似的,可是这种事有必要较真嘛,就算赢了自己的老婆,也不是啥值得炫耀的事。

    “别转移话题,这是咋回事?”关玲晃了晃手中的信封。

    “我不是说了吗?今天有人请我吃饭,这红包也是对方送的。”李福山挤了挤眼,一脸得意的说道。

    “多少钱?”关玲问道。

    “当着人家的面,我能数?”李福山耸了耸肩,站起身来,道:“不过,摸着厚度,少说也得四五千吧。”

    “我看看。”关玲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信封,随后,往信封里瞅了瞅,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

    “咋了,是不是没收过这么大的红包,激动的不要不要的了。”李福山笑道。

    “是够大的,还是你自己数数吧。”说着,关玲嘲笑了一句,从信封里抽出一沓子纸币,数量的确不少,不过,面值却都是十块的。

    “卧槽,怎么都是十块的。”李福山一把抓过钱,连数都懒得数了,这一把十块钱的纸币看着多,不过面值最多也就四五百,气急败坏道:

    “刘全这王八蛋,耍老子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