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地产之王 > 172变脸
    鸿运小区,王晓芬家。??  八一中 文网??   w?w?w?.?8?1?z?w?. c o?m

    王晓芬最近心气不顺,也没有做饭的心情,大中午的叫了份外卖,坐在沙上面看电视,是一部韩国的偶像剧。

    男主角很帅、很年轻、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裁,女主角长得一般、比男主角大几岁,跟普通的家庭妇女差不多,偏偏被男主角爱的死去活来,更令人羡慕的是,还有一个暖男配角,跟女主各种暧昧、各种调戏,王晓芬觉得代入感很强,仿佛自己就是女主一般。

    “嘀铃铃……”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王晓芬微微皱眉,有些不情愿的关掉了电视声音,随后拿起了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王玉如的电话。

    王玉如是王晓芬的亲侄女,因为都在京城住,两家人走动的多,关系也更加的亲近,姑侄两个也很贴心。

    “喂,玉如。”王晓芬摁下接听键,道。

    “小姑,忙啥呢?”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看电视呢,你今天上班不忙?”王晓芬问道。

    “这不是刚吃过饭,想你了,就给你打个电话。”王玉如道。

    “哪天休息,上姑家来,姑给你做最喜欢吃的红焖羊肉。”王晓芬说道。

    “好嘞。”王玉如笑着应了一句,又说道:“姑,小姑,今天给你打电话,还有件事情要跟您说。”

    “啥事?”王晓芬道。

    “我还以为您知道呢,这么快就忘了。”王玉如笑道。

    “你是说,新建高中的事情?”王晓芬沉吟了片刻,道。

    “对,就是这件事。”王玉如道。

    “又有什么新消息了,跟姑说说。”王晓芬有些急迫的问道。

    自从上次,因为中介费的事情,王晓芬跟周强谈崩后,王晓芬心里就开始纠结了,即想跟着周强倒房挣钱。又不愿意让周强多挣中介费,总之,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就没有一天消停过。

    “小姑。我打听到新建高中的具体位置了。”王玉如道。

    “在哪?是不是跃进路附近?”王晓芬说道。

    “跃进路?您听谁说的?”王玉如有些疑惑。

    “不是吗?”王晓芬不确定道。

    “当然不是了,您听谁瞎说的。”王玉如道。

    “是听一个跟你小姑父沾亲的人说的。”王晓芬说道。

    “跟我小姑父关系近吗?”王玉如道。

    “近啥呀近,他老家那边的亲戚,本就来往的少,就是顾个大面。”王晓芬说道。

    “那您就别听他的。的确是要新建重点高中,不过不是在跃进路那边。”王玉如语气笃定道。

    “那在哪里?你快点说,别吊小姑胃口了。”王晓芬问道。

    “嘿嘿,可别忘了你上次许诺的生日礼物。”王如意笑道。

    “放心吧,忘不了。”王晓芬保证道。

    “我们国土资源局的同事里,有个消息比较灵通的,据他说新建高中的位置,应该是在启明路附近,现在消息还没有扩散,等到消息传开了。那边的房价肯定暴涨。”王玉如说道。

    “消息可靠吗?”王晓芬说道。

    “那肯定的呀,我们局里的好多同事,都准备在那边买房呢,我昨天晚上还跟我老公商量,准备也在那边买上一套。”王玉如说道。

    “玉如,你就不怕买了亏钱?”王晓芬担忧道。

    “有什么好怕的,就算重点高中没建成,房子还是那个价,总不会贬值的。”王玉如说道。

    “那中介费咋办?那也不是个小数目呢。”王晓芬问道。

    “小姑,启明路那边有一手房。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中介费,您要是想买的话,周日咱们一起去看看。”王玉如提议道。

    “一手房?”王晓芬嘀咕了一句,仿佛一下子醍醐灌顶一般。道:“对呀,要是买一手房,就不需要中介费了。”

    跟周强的消息比起来,王晓芬更相信自己的侄女,周强忽悠自己倒房,还能够得到中介费的好处。自己即便买一手房,侄女可是啥好处都没有,不可能骗自己的。

    王晓芬打定主意,晚上跟老公商量一下,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可不能就这么错过!

    ……

    翌日清晨,广渠路派出所。

    自从,生前天晚上的事情后,赵东晖就一直觉得很不爽,仿佛是有块石头压在胸口,搬又搬不动、挪又挪不开,快要被这种感觉憋死了。

    “咕噜……”

    一阵车轱辘声响起,一个坐着轮椅的男子进入派出所,那个男子腿上打着石膏,看着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赵东晖面露好奇之色,瞥了坐轮椅的男子一眼,派出所每天进进出出、各色人物都有,但是,坐着轮椅、打石膏的人还是头一份。

    “诶,干嘛的呀,怎么坐着轮椅就进来了。”值班民警呵问道。

    这派出所可不是中介公司,不会一口一个先生的叫着,更不会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顾客就是上帝在这里并不适用。

    “我叫王东元,之前报过案,想询问一下案子的进度。”坐轮椅的男子道。

    昨天中午,接到了周强的电话后,王东元就有些坐不住了,一直期望着公.安局能来电话,通知自己嫌疑犯已经抓住了,但是足足等了一天的时间,却没有丝毫的音信。

    上午,王东元给派出所打电话,这边一直推脱负责人不在,让王东元安心等消息,等案子有了进度,自然会有人通知他。

    但是,王东元真心不想等了,所以就租了辆车,坐着轮椅来到了派出所,王东元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心里很清楚,但凡事涉及到了政.府部门,想要办成事,就得亲自上门,真要老实的在家等,黄花菜都凉了。

    “案件还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回去等消息吧。”值班民警道。

    听值班民警的话,王东元心里有些来气,自己连什么案子都没说,就让自己回去等消息,摆明了是在敷衍了事。

    “警察同志,我还没说是什么案子?您怎么知道还在调查中,说不定已经结案了。”王东元说道。

    “你跟我犟个什么劲,要是结案了,自然会有人通知你,没有通知,就是还在调查,懂吗?”值班民警没好气的说道。

    王东元又吃了一憋,却也不敢作,想到周强上次打电话,说王龙三个人的案子,是由副所长赵东晖负责的,就开口说道:“请问,赵东晖所长在吗?我想见见他。”

    “你认识我们所长吗?见他干嘛?”值班民警皱眉问道。

    “我有案件的线索,想要向赵所长汇报。”王东元说道。

    “小李,叫他过来。”就在此时,坐在不远处沙上的赵东晖,摆了摆手,道。

    “是,赵所。”值班民警应了一句,对着一旁的王东元,道:“看到了吧,坐在沙上的那位,就是我们赵所长,算你运气好。”

    “谢谢。”王东元点头示意,而后推着轮椅过去,点头示意道:“赵所长您好,我叫王东元。”

    “你什么案子?”赵东晖问道。

    “前些日子,我被三个混混给打了。”王东元说道。

    “没什么印象,不是我接的警吧。”赵东晖道。

    “不是。”王东元应了一声,道:“不过,我有线索,想要跟您说。”

    “那你跟我说的着吗?谁负责案子,去找谁?这么点道理都不懂。”赵东晖没好气道,如果是他负责的案子,他还有兴趣听一听,既然不是他的案子,跟他有一毛钱关系?

    吃了一顿子话头,王东元很憋屈,不过,为了把事办成,只能咬牙认了,道:“赵所长,是我要说的线索,跟您有关。”

    “什么关系?”赵东晖问道。

    “前天晚上,您不是抓了三个混混吗?我觉得,跟打我的可能是同一批人。”王东元说道。

    “放你丫的屁,谁他妈告诉你的呀,你是警察呀,老子是警察。”赵东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低声叫骂道。

    王龙、红毛、眼镜男这三人,是他最不愿意提起的,这件事怎么摆平还不知道,王东元又当面提起,这不是找骂么?

    “赵所长,您别生气,我也是听朋友说的,觉得两个案子可能有关联,才特意过来告诉您的。”王东元说道。

    “朋友?叫什么名字?”赵东晖皱眉问道。

    “他是前天晚上那个案件的受害人。”王东元如实说道。

    “你是说周强先生?”赵东晖神色微变,用和缓的语气问道。

    “是。”王东元有些忐忑的应道,他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影响到周强。

    “诶呦,那您不早说。”赵东晖跟变脸似的,换上了一副笑脸,对着前台的位置招了招手,道:“小李,愣着干什么,给这位先生倒杯茶。”

    王东元当场就懵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暗道:“我刚才说啥了?态度变的也太快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