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神仙微信群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衣社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衣社

 
    陈阳微一愣,应声望去,便见那头顶的梁柱上,司马晴翘着大长腿,一脸好奇地朝着陈阳望着。㈧  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陈阳下意识地问道。

    “刚刚来啊!”司马晴瞅了一眼那正被太元神笔追杀的李狗蛋,疑惑地问道:“你跟他有仇么?”

    “之前是没有,现在有了!”陈阳皱着眉头,身体已经被九转回魂针治愈完毕,这便站起身来,悄悄将九转回魂针收了回去:“对了,这货好像在卖一种能让人变成吸血鬼的药,正好我也要找你呢!”

    司马晴微微一笑:“正好,我也是为了这事情来的,不过看样子,你的那只笔好像追不到他啊!”

    “你来吧!”陈阳皱了皱眉头,心中一动,那太元神笔登时朝着陈阳飞了回去。

    李狗蛋这才停下,望着梁柱上的司马晴,阴沉着脸,沉声道:“司马晴……”

    司马晴嫣然一笑:“原来认识我啊!看来本女神还是挺有名气的!”

    李狗蛋心中只觉麻烦,原本陈阳就不好解决了,现在还冒出来一个沙暴女,他现在可占不到一丝便宜。

    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

    李狗蛋二话不说,突然一个转身就对准了大门,立刻就是猛地一弹。

    “在我面前,你还想跑!?”

    司马晴见状,伴随着一声娇喝,漫天金沙之中,一只巨大的沙手猛然朝前一探,比起那李狗蛋的度更快,只是一个眨眼,便直接抓住了那想要逃窜的李狗蛋!

    李狗蛋还在那挣扎,却现怎么也挣脱不了。

    金沙飞舞,司马晴在地面上现身,将那李狗蛋给拖了回来,扔在了地上,只露出一个头。

    李狗蛋阴沉着脸,一言不。

    陈阳见司马晴已经逮住了李狗蛋,耸了耸肩,将太元神笔收起,这才走到了司马晴身边。

    司马晴看了一眼李狗蛋,旋即漠然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么肯定也知道我是特调局的人,更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就问你一个问题!”

    “zt病毒胶囊从哪里来的?”司马晴登时变得严肃了起来:“给你三秒钟时间,否则,后果自负!”

    李狗蛋冷哼一声,压根就没有回答的想法。

    司马晴正要动手,陈阳皱了皱眉头,喊出了两个字:“十方。”

    额!?

    李狗蛋登时愕然地望向了陈阳:“你,你怎么知道?”

    他压根就没说过啊!

    陈阳嘴角一咧,没回答他,望向了司马晴:“行了,我大概清楚了,别跟他废话,直接动手打吧!”

    司马晴听得一愣一愣的:“你已经知道了?”

    陈阳露出微笑,淡淡地点点头。

    司马晴一怔,有些傻眼了!

    读心术!?

    司马晴有些懵了,以为陈阳就那几个异能的,结果现在又冒出来一个!

    而且,这个异能猥琐程度丝毫不下于透视!

    不过,司马晴倒是清楚陈阳的为人,这家伙,应该不会读我的心吧?

    嗯,应该可以相信他!

    这般想着,司马晴微微颔,望着李狗蛋,旋即捏了捏拳头。

    “卧槽!你们特调局可是有规定的,不准滥用私刑!”李狗蛋心里防线瞬间崩溃,听到十方二字的时候,就知道,这陈阳肯定有类似于读心术这样的异能!

    我日了个狗了,防不胜防啊!

    原本以为打死不松口,这两个人终究不会对自己怎样,可现在……

    这时候,陈阳干咳一声,对着司马晴道:“那什么,这家伙骂你贱人!”

    噗!

    李狗蛋顿时一脸不敢相信地望着陈阳:“我没有说,我没有说!”

    他万万没有想到,陈阳竟然在这个时候诬陷他!

    陈阳却是无动于衷:“他现在心里面又说,等他逃跑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扒光你的衣服,把你那啥再杀掉……”

    “卧槽尼玛,你诬陷我!我根本什么都没有说!”

    李狗蛋顿时火了,怒视着陈阳。

    “明明就是你说的,我还用得着诬陷么?”陈阳耸肩,一脸的真诚,心中却是森然。

    妈蛋,刚才打我不是很爽么?让司马晴好好收拾你,这妞下手可是从来不留情的!

    果不其然,那司马晴听见这话,顿时咬牙切齿地笑了起来:“好,很好!”

    比起李狗蛋,司马晴自然是更相信陈阳的话。

    毕竟之前可是有过合作的,自然是知道陈阳的为人。

    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会撒谎的人。

    所以,现在的司马晴对陈阳的话,完全是深信不疑!

    虽然,陈阳是真的诬陷了,人家李狗蛋压根就没说这些话,全是他自己瞎编的。

    “羊羊羊,麻烦你先离开一下!”司马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要跟这个人渣好好谈谈!”

    陈阳点了点头,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嗯,好的!”

    这便转过身去,慢悠悠地朝着大门走去。

    “你这个贱人……啊!”

    李狗蛋不甘地骂了一句,下一刻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司马晴貌似是狠了。

    陈阳仍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直来到了门口。

    整个仓库里满是李狗蛋的惨叫声,不过很快,就没了生气。

    陈阳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个奸笑。

    就是诬陷你了,那你又能怎么样?

    嘿嘿。

    活该!

    ……

    等回去的时候,见到李狗蛋被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他的时候,陈阳也算是解了恨了。

    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打的,但听着这惨叫声也是老爽了!

    司马晴哼了一声,拍了拍手,这才走到了陈阳身边:“这种人,真是不打他都对不起他!”

    陈阳连连点头,心虚地笑了笑。

    这四周还有不少人躲着,早就被吓懵逼了,司马晴自然也知道,这便和陈阳开始清剿,没一会儿就把所有人都给逮住,扔在了地上,全部都被司马晴的金沙囚笼给困了起来,动弹不得。

    司马晴给特调局打了电话之后,这才和陈阳走出了仓库等着。

    “羊羊羊,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陈阳苦笑一声,对这羊羊羊的称呼,感觉颇是有些别扭:“卖给这家伙那药的人,叫十方,隶属于一个叫黑衣社的组织。”

    “等会儿,黑衣社!?”司马晴登时眉头一皱。

    “怎么了?”陈阳疑惑。

    司马晴皱着眉头,脸上阴晴不定:“你确定是黑衣社?”

    陈阳耸肩:“反正是那家伙里面心里面所想的,应该没差。”

    “竟然是黑衣社,那这事情闹得可就不小了!”司马晴沉着脸:“这事情你千万不要宣传出去,否则可是大麻烦。”

    “怎么回事?”看司马晴表情不对劲,陈阳一时间也是紧皱眉头。

    “告诉你也无妨,你心里面知道就好,这黑衣社隶属于江北省的特调局。”司马晴沉声道:“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陈阳神色一怔:“是你们的人!?”

    “是。”司马晴颔,脸色有些难看:“如果牵扯到特调局内部,这事情就不好解决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陈阳疑惑道。

    “如果真是黑衣社的人参合了,我们特调局自然是会清理门户,但是,我们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单凭你的证词也是无法证明,况且,这黑衣社里面的人,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在我们这几个省是出了名的作风狠辣。”司马晴沉声道:“如果让你参合进来,怕是得惹上不小的麻烦。”

    “我现在能做的是调查取证!”司马晴沉着脸:“再不确定是不是黑衣社之前,我们俩都要保持沉默,否则要是让黑衣社的人知道了,我们俩都会有麻烦。”

    陈阳皱着眉头,见司马晴脸色这么难看,就知道这黑衣社恐怕真是个让司马晴都觉着可怕的存在。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会暗中调查,必要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