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三更听尸 > 第二十二章 挖出尸骨

第二十二章 挖出尸骨

 
    “这下面,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是葬了一个人。”

    我点头。

    这个痕迹的大小就是一个人的大小,而且……有刻意将泥土压紧的行为,但是经过棺材这么一压,更加明显了。

    “我去找东西。”

    说完,我就转身了,这里还真的没有什么东西,要是能够带锄头什么的过来,那还容易一点,但是谁也不知道会有这种东西,根本就想不到好吗?

    我考虑了一下,说道:“我回去拿工具。”

    刚想要离开,就被老陈叔一把抓住手腕,他摇头,否认了我的想法。

    “不行,要是被人看到了,我们反而是说不清楚,而且,知道的人越多,就不好查。”

    也是啊,这农村,厕所都是在外面,起夜的人也不在少数,要是被人看到,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行吧,我去找一下东西,我们凑合着用。”

    老陈叔点头。

    找了半天,实在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最后只能和老陈叔一起拔了一棵树。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浩大的工程……

    挖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终于挖开了,丫丫的,这些人挖的给挺深的,浪费了老子好多力气才完全弄开。

    害怕被人看到,我们来不及观察尸体,就急匆匆地挖土填坑。

    又是一个小时。

    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后背已经完全湿了,就像是被人舀水泼了一遍。老陈叔和我把尸体搬走,到了一个山洞里面,我们弄了一些杂草盖住。

    天色不早了,趁着家里人还没有发现,我们要赶紧回去。

    回到家里,所幸大家都睡了,我上房顶之前也给大家说过我不舒服,而且我房间的门被我反锁了,想来他们是还没有发现。

    把鞋子上面的泥土处理了一下,我就偷偷溜进房间了。

    蒙上被子,不一会儿,就是天亮。

    我老妈大早上地跑来敲门,看到我黑黑的眼圈,她好奇问了一下,我说昨天晚上发烧了,一夜没睡好,被她念了一顿,说什么不舒服不知道告诉她,让我等一下去打针……

    只要没有被发现,被念一顿是不算什么的。

    下午的时候,他们都出去了,岚山说她老爸还有事情要处理,我想想也是,那么大的公司,负责人肯定是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在这里耗?

    而岚山,她只是我女朋友,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她老爸也看到了我家的情况,恐怕他是不会同意的,岚山一个女孩子,一直在我家也不好。

    但是她放心不下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等一下一定要去打针,我应下了,她才和她老爸回去。

    他们走了之后,我舒了一口气,虽然舍不得岚山,但是我知道眼前的情况。而且,他们一走,我要做什么也会方便得多。

    他们走了之后,我就换了一身衣服,悠哉游哉地去了老陈叔家。

    等到四周没有人了,我们才去了那个山洞。

    洞里很干,没有水啊之类的,但是很黑。

    昨天晚上为了保险,我们把尸体放在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

    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一直走,有一条岔路,然后就是一个拐弯。

    这个地势很好,不容易被人跟踪,因为拐弯之后又有岔路。

    这样……怎么跟踪?一个转弯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这里面太黑了,必须要开手电筒,胆小的根本就跟不到转弯的地方。

    但是……说实话,我还是很害怕的。

    老陈叔走在前面,我跟在他的后面,越往前走温度就越低,我觉得后背发凉,好像有人跟着我。

    心理作用,心理作用,我不停地暗示自己。

    也许是老陈叔听到我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他问道:“你害怕吗?”

    我吞了一下口水,说道:“有点。”

    老陈叔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怕什么?一个大男人。听过一句话吗?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血气方刚的,干嘛净想一些有的没的?”

    我想想也对,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这样想着,也就坦然了不少。

    终于到了那里,我们把人从岩石之中的缝隙里面拖出来。

    这是一具男性的尸体,忽略骨骼和体型,他的面容还是完好的,看的出来。但是他的脸已经僵硬了。

    我掰开他的眼睛,里面已经只有眼白了,而且混浊不堪,根本就在里面看不到一点灵气。

    人,应该是死了很久了。

    老陈叔看了一下他身上的衣服,提出了他的怀疑。

    “这具尸体很奇怪啊,这个妆容,还束发,这个时代谁还会那么打扮?除非是演员,但是也没有剧组来我们这个穷地方啊。”

    我点头,看了一下他的尸体,说道:“而且,他的眼睛已经只剩下眼白了,肯定已经死了很久,按理来说,人的尸体根本就放不了几天,这具尸体根本就没有用任何的药物浸泡过,还能够那么完整。”

    老陈叔点头。

    我们都知道这具尸体很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面毕竟是不通风,那么长时间的观察,加上心里一着急,我的额头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

    电筒打到老陈叔的脸上,我发现他也是满头大汗,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太累了,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我看着老陈叔,提议道:“等一下我们还是看一下他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吧。比如随身带着的玉佩,比如身上奇怪的标志,这样找到他身份的可能性会大一点。”

    老陈叔点了一下头。

    甘罗,眼皮好重,昨天晚上折腾了那么久,又没有睡好,今天又来这么一出,不困才是奇了怪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眼睛一闭,我就开始睡觉。

    睡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吧,老陈叔就把我叫醒了。

    一脸懵的我站起来,稍微清醒了一点,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办。

    起来,打开手电筒,开始检查这个人。

    从脸上到脖子,然后是手,肚子,腿,脚……

    这个人的身体还是挺白净的,就是手上有很多的老茧,看他的这身装扮,也不知道是不是练武……虽然这个想法有点离谱,这个可能性也不大……

    除了手上的茧子,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了。

    我和老陈叔都有点失落,但是眼睛一转,我看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他的肩膀上……有一个颜色很浅的标记。

    我拿电筒照射,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把电筒拿到刚刚的位置,就看见了那个标志。

    我害怕是自己眼花了,就叫老陈看了一下。他看到的也是和我的一样。

    那个标志好像本来就不明显,经过光线一照,就更加的不明显了。

    我用手挡了一下电筒,发现稍微亮了一点。

    看清楚那个标志之后,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

    和老陈叔对视一眼,我们异口同声:“很熟悉?”

    想了好久,我终于想起来,说道:“那支箭上的标志!!”

    老陈叔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大密一样,他几乎是跳起来,大声叫道:“对,那个标志!!”

    看来,这具尸体一定不是普通的尸体,我们又有事情做咯,好歹又要查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