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三更听尸 > 第三章 三更尸听
    额头上的汗水,已经落了下来。

    开山铲遇山而不开,这简直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的心跳略微的有些加速,身后的二大伯脸色变了变。

    “吴城,这到底是咋回事?”

    “就是,怎么回事?”

    “这不应该啊!开山匠的本事,就这么点?”

    我的心头有些凛然,不是开山匠的本事就这么点,而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在开山匠的典故之中,这种事情遇到的多了,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会找开山匠的原因。

    遇山而不开,这叫殇魂。所谓的殇魂,就是魂魄不安,无法让死者长眠。这种情况典籍上是有记载的,但记载的并不明确。

    殇魂的说法有很多,最主要的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死者有大冤屈,心怀执念而不愿入土。说白了就是死不瞑目。第二种是死者生前做了有损德行的事情,一身的冤孽,而导致了无法入土。还有最后一种,死者的三魂七魄,已经入了幽冥,根本就不需要再入土。

    我的心跳加速,抬起头看了一眼二大伯。

    二大伯的脸色有些发红,“吴城,出殡的人马上就要到了,如果棺材到了墓地,咱们连墓坑都没有挖好,那可是犯了大忌讳的!”

    我的头皮有些发麻,一只手抓住了开山铲,另外一只手猛的一顿。

    鲜血顿时从我的虎口流了出来,沾染到了那金色的开山铲上面,越发的诡异了几分。

    “开!”我一声暴喝,开山铲终于应声而落。

    金色的铲子,落入了黑色的泥土里面,我顺手挖出了第一铲土壤。

    二大伯终于松了口气,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

    我接二连三的挖了三铲,土壤被堆积到了一侧。

    二大伯向着身后的人一挥手,周围的人顿时涌了上来。各种工具落到了土壤上,短短片刻的时间,这墓坑就已经出具模型。

    我倒退了两步,坐在了树下,脸色一阵阵的变幻着。今天遇山而不开,肯定是有些麻烦的,就是不知道这麻烦,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是七奶奶死不瞑目?还是说她真的做了什么有损德行的事,一身冤孽导致无法入土?无论是哪一个,对我都没有什么好处。

    一阵冷风吹来,远处渐渐的传来了哭丧的声音。

    七奶奶在村子里辈分极高,她出殡的日子,来的人肯定不少。

    十几分钟之后,一大群披麻戴孝的人,抬着七奶奶那大红色的棺材,从山谷外面走了进来。那棺材红的吓人,就好像是用鲜血涂抹的一样。

    老妈走到了我的身旁,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我示意她没什么事,目光望向了远处。

    老陈叔抬起了手臂,大叫了一声,“阴人上路!百鬼趋避!吉时良辰!入土为安!”

    咔……一声,那大红色的棺材,已经落到了墓坑里面。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吴三衙跪倒在坟前,烧光了手中的黄纸,然后默默的站起了身子。

    “大家洗手!”老陈叔大叫了一声。

    这洗手也是有讲究的,寓意着洗手不干了。毕竟这是葬礼,挖墓坑下墓的事,谁愿意多干?

    一群人洗过了手,然后纷纷的向着山谷外走去。

    临近谷口的时候,我稍稍的回头望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隐隐约约之间,我好像看到了一道影子,正站在了七奶奶的坟头,对着我诡异的一笑。

    “咋了?”老妈凑上来询问道。

    我摇了摇头,搂住了手中的开山铲,快速的向着山谷外走去。七奶奶的死,肯定有些问题,遇山而不开,是我强行用童子血入的土,如果以后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恐怕我想跑都来不及。

    一行人脚步加快,赶着中午的饭点回了村子。

    七奶奶家本就宽裕,因为吴三衙这些年据说混的不错,在外面一直有些名声。

    大桌子菜大碗酒的已经摆了上来,周围的人纷纷落座,算是给了个面子。

    吴三衙当着众人的面,接连喝了三碗酒,然后对着所有人一拱拳头,算是给了一个交代。

    我坐在人群之中,身材本来就瘦弱一些,倒也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吴城,能够借一步说话么?”这时,耳边突然的传来了一声询问。

    我回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吴三衙。这吴三衙刚才还在敬酒,怎么转眼之间就到了我的身后了?

    周围的人看着,好像有些羡慕,毕竟能够巴结上吴三衙,对谁都有好处。现在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吗?

    “好,三叔!”我点头,急忙站起身子。

    吴三衙排行老三,因为前面有两个哥哥,但据说当年这两个哥哥一出生就夭折,直到吴三衙出生的时候,才算是给七奶奶留下了一根苗儿。

    进了厅堂,转进了一间小屋。

    吴三衙望了眼四周,苦笑了一声,温和的看着我,“这就是我从小住的屋子啊!”

    我望了眼周围,这屋子确实不咋地。

    “吴城……我有点事,想要问你一下,不知道你介不介意?”吴三衙看我没啥反应,开门见山的道。

    我点头,笑了笑,“三叔,有啥事你就问吧!”

    吴三衙点头,目光似乎有些飘忽,突然间的沉声道:“你七奶奶死的冤屈,你知道么?”

    我的心头一愣,目光直愣愣的盯着吴三衙。

    吴三衙那张脸上,写满了强势与冷漠。

    “你知道我为啥这么早的出殡么?真的以为我不孝?”吴三衙冷笑着,手指已经渐渐的握了起来。

    “为啥?”我愣愣的问,心底也有些惊骇。七奶奶死的冤屈?七奶奶平时一个人生活,周围没什么人照应,自然也就没什么人欺负她。莫非她的死,真的是死不瞑目?

    “我想要造成一个假象,然后暗中调查一下!不过这件事情,我需要你来帮我!”吴三衙拉住了我的手。

    我心潮澎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七奶奶死的的确怪异,而这吴三衙莫非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开山匠有开山匠的本事,我想你应该能够感觉到你七奶奶的异常!今天晚上是刚刚入土,如果你七奶奶真是被人杀害的,你也能够帮你七奶奶讨回一个公道!”吴三衙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多少有些恍惚,“帮什么忙?”

    “你们开山匠是不是有个说法,叫做三更尸听?”吴三衙盯着我问道。

    我张了张嘴,不自然的点着头。

    “今天晚上,你能不能帮我尸听?”吴三衙急切的问着,“如果可以的话,价钱不是问题,而且你是你七奶奶看着长大的,难道就让她这么含冤而死?”

    我的目光多少有些冷,感觉这吴三衙的话,有股催人的魔力。若是放在往常的话,搞不好我现在就答应了,但是吴三衙这目光,让我心底一寒。

    我们家祖传的开山匠,这一点村子里不少人都知道,但是开山匠里面的手段,可没什么人知道。这三更尸听的事,是谁告诉吴三衙的?

    “我还需要考虑一下,因为这三更尸听对我来说,还有些难度!”我急忙说了一句。

    吴三衙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转而变得了然起来,“没关系,我知道的!这件事情上三叔是不会怪你的,等三叔这段时间忙完了,一定好好的找你聊聊!”

    “好!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我站起身子说了一句,转身向着屋子外走去。

    出了屋子,我一时之间竟然没了胃口,在人群中找到了忙碌的老妈,带着老妈向着家里走去。

    炊烟升起,家里的饭菜也被老妈热了一下,端上了桌子。

    我稍稍的吃了两口,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老妈望着我,目光有些迟疑。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最近有些心烦!对了,妈,我爸临走的时候,是不是说过一句话?”

    老妈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闷着不做声的样子。

    我知道自己捅了篓子,急忙闭上了嘴巴,向着自己屋里走去。

    老爸临走的时候的确留下了话,那话的意思就是,如果家里出了什么事,就去十里外的乱葬岗,挖出那棺材里的尸体。我知道是哪一具,却到现在都不敢路过那乱葬岗。

    初秋的天黑的很快,早上将七奶奶下了葬,晚上的天气便阴沉了下来。

    在乡下的娱乐项目本来就少,今天又是七奶奶出殡的日子,所以我老早的就躺了下来。

    随着夜色的降临,我总觉得心里面有些事,让我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这或许就是一种直觉,或者是心理上的变化。

    当我翻过身子,目光望向窗外的时候,我的心底猛的一颤。

    在窗户外面,站着一道身影,正一脸诡异的望着我。

    我吓了一跳,刚想要叫出来,就听到外面的身影说道:“吴城,是我,别出声!”

    “老陈叔?你怎么会在这?”我的心头猛的一跳。

    老陈叔拉开了窗户,目光闪烁的望着我,沉声说道:“吴城,你七奶奶死的怪异,你想不想知道这里面的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