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三更听尸 > 第二章 开山铲
    “我说……假如七奶奶需要开山匠的话,那我就去!”我沉声说道。

    “你疯了!你忘记你爸是怎么死的了么?”妈惊叫了一声。

    我沉声道:“他未必就死了!”

    “他那就是死了!”老妈惊叫了一声,豁然站起了身子,“吴城,妈已经失去了你爸,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了!”

    我缓缓的抬起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假如说……你不会失去我,或许还有机会找回来我爸呢……”

    我妈的眼神变了变,身子似乎都在发颤。

    我抿嘴一笑,已经站起了身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竟然比她还高出了一头。

    “妈,你放心好了,就算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也能够及时的撤出来,不会像老爸一样,陷得那么深!”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舒缓一些。

    老妈一屁股坐在了炕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院门被推开了。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快步的走了进来,大声吆喝着说道:“弟媳妇在家么?”

    “在家!”老妈急忙稳定了情绪。

    “快点跟我来吧,七婶子不行了,马上就要咽气了!”二大伯焦急的说着。

    我推开房门,发现二大伯的眼睛顿时落在了我的身上,瞳孔一阵的收缩。

    “吴城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的?”

    “我也是刚到……”我道。

    “太好了!回来了的话,就快点和我来吧,你七奶奶还等着见你最后一面呢!”二大伯一下子拉住了我的手臂。

    我有些吃痛,眉头略微的皱了皱。

    老妈的嘴巴张了张,泪水已经从眼眶中落了出来。我能够体会到她的心情,这么多年以来,我和她相依为命,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里面的想法?她根本就不希望我踏入开山匠的这个行列,甚至一点关系都不希望有。

    但是谁能够想到,我和二大伯踏出院子这一刻,有些事情恐怕就已经注定了。

    村子里的人果然都在七奶奶家,而且这些人看到我之后,脸色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进了院子,直奔厅堂。

    一股腐朽的味道,从屋子里传了出来。这味道不大,却凝而不散。

    我跟着二大伯进了屋子,看到炕上躺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这老太太的眼睛无比的浑浊,就好像是看透了这世间的沧桑一样。

    当我踏进屋子的那一刻,七奶奶的目光骤然间爆发出了一道异彩。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将死的人。

    我站在了原地,看到二大伯走了上去,说道:“七婶子,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吴……吴城……你不要……”七奶奶的手臂抬了抬。

    “不要什么?”我急忙上前。

    二奶奶眼神中的异彩,顿时消散,瞳孔一点点的散开。

    死了?

    “七婶子?”

    “婶子?”

    “七奶奶……”

    周围的人顿时尖叫了起来,但七奶奶手臂落下的那一刻,已经彻底的咽了气。

    我踉跄的有些倒退,眼神之中带着变化。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是第一次感觉到,死人的那双眼睛好像还在盯着我。

    “七婶子走了!”二大伯叹了口气。

    周围的人发出了一声啼哭,纷纷的跪倒在了地上。

    我不知道七奶奶要和我说什么,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临终的遗言,没有说出口。莫非是让我不要给她开山?但如果不开山的话,为什么老妈说她希望找个开山匠?

    “大家安静一下,赶快找人来搭灵棚!七婶子就这么走了,咱们一定要让她风光一些!”二大伯张罗着说道。

    周围不少人聚了上来,就连我妈也在。

    “打电话问问三衙走到哪了,怎么连他娘最后一面都不见了?”二大伯有些恼怒。

    我站的靠后一些,看着人群忙碌着,有人摸起了电话,急忙的打了出去。

    吴三衙是七奶奶的儿子,据说在外面风光无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些年村子里的人大多出门,但是吴三衙却是出门最早的那个。按理说,吴三衙这些年风光了,但连自己亲娘都不见了?

    周围的人跟着忙活,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灵棚就已经搭好了。

    这个时候,我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焦急的走了进来。

    我盯着这中年人,也是心底有些诧异。

    一身高档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那张脸颊虽然有些发福,却不至于走型。

    这是一个带着成熟气息的男人,是大叔控眼中的完美人物啊!

    我看着吴三衙冲进了灵堂,然后是惊天动地的悲戚哭啼声。

    周围的人纷纷上前劝了劝,吴三衙在众人的安慰下,好不容易的才直起了身子,但是那股悲伤的情绪,却依旧无法遮掩住。

    “人走了,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

    “老陈叔,怎么了你这是?”我有些诧异的看着身后的人。

    老陈叔抬了抬头,目光望了我一眼,摇着头的走的远了。一边走着,还一边说道:“七夜哀嚎,多大的冤孽?”

    我不明所以的向着四周看了看,发现也没什么位置,索性便到了院子外面。

    天色黑了下来,我坐在家门口,望着七奶奶家的方向,手里面捧着有关于开山匠的书籍。

    “明天早上就出殡,你还是做好准备吧!”老妈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明天早上?怎么这么早?”

    “吴三衙说他还有事情,不能够在这个地方久留,所以只能够等到明天早上……”我妈说道。

    我低着头,眉头有些紧锁。吴三衙到底什么来路?自己老娘死了,隔天就准备出殡?这年代不时兴守孝了,要不然这王八蛋非要让人骂死不可。

    “明天早上你二大伯过来找你开山,这开山礼都已经送来了!”老妈说着,转身进了屋。

    我点了点头,心底多少有些紧张。开山礼是开山匠独有的,从古至今都是这样。据说这礼是有些规矩的,具体是啥规矩,我到现在也不清楚。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二大伯就已经到了院子外。

    我麻利的穿上了衣服,随手背起了一块长方形的盒子,缓步的走出了院子。

    天色还没亮,但空气却很清新。

    “吴城,墓地找好了,时间定在七点钟,准时下葬!”二大伯靠近了我的身边说着。

    我点了点头,跟在了人群的后面,向着村子后面的山里走去。

    这山算不上陡峭,也算不上秀丽。但连绵不绝的,却有种内劲在里面。

    古之风水,能藏风,能得水,便是上好的穴位。这七星沟后面的山,虽然没有那种惊世骇俗的上好穴位,但整体风水真的不错。或许大富大贵有些吃力,绵延子孙却不成问题。

    这一路走着,眼看着时间要到了六点钟,二大伯才带着人群穿过了一条山谷,停在了谷内。

    “就是这儿!这是吴三衙昨天选好的位置,只要从这里挖下去就好!”二大伯指着远处的一块空地。

    我的目光向着四周扫了扫,多少有些犹豫。

    “怎么了?”二大伯急忙询问。

    我迟疑说道:“这里看似平整,但是风水却算不上好……阴宅讲究的比较多,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左侧的山岭已经断了,那青龙之势有了扼主的嫌隙,至于那白虎方位……”

    “白虎方位又咋了?”二大伯愣了愣。

    “那是白虎衔尸啊!你看到没有,虎头冲着墓地,这墓地根本镇不住这白虎格局!”我急忙的说着。

    二大伯的目光望了我一眼,说道:“主家的事,咱们还是少跟着参合,既然吴三衙已经选好了这位置,而你七奶奶生前又同意了,那就葬在这好了!”

    我多少有些迟疑,因为这地方风水太差,真的葬在这里,谁知道会出现什么事?说诈尸了是轻的,日后七奶奶这一门上绝了后,都是有可能。

    “葬?”我回头看了一眼二大伯。

    二大伯重重的点头,“葬!”

    我握了握手指,从怀里摸出了一块罗盘,摆放在了空地的上面。

    周围的人都凑了上来,目光闪烁的盯着我的动作。待到罗盘的指针趋于稳定之后,我才打开了身后的盒子。

    一柄金光闪闪的铲子,被我摸了出来。

    周围的人顿时闪过一丝惊羡。

    这是开山铲!那盗墓的有洛阳铲,我们这些开山破土的就有开山铲。

    这铲子被我摸在了手里,我犹豫了一下之后,便落到了地上。

    双手用力,我的脸色顿时一变,因为这铲子没有扎进土壤,而是硬生生的被挡在了土壤外。

    “怎么了?”二大伯的脸色有些变化。

    我深吸了一口气,内心中的激荡却无法平静。七奶奶莫非死的冤屈,不愿意下葬?还是说这墓地有些问题?

    开山破土!阴人入葬!如果连这土都破不开,又该怎么下葬?

    “阴人上路,开山破祟!给我开!”我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的一声暴喝。

    周围的阴风阵阵的吹过,几片叶子落了下来,但手中的铲子,却依旧无法扎进土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