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三更听尸 > 第一章 开山匠
    “妈,我回来了……”吱嘎一声,院门被我推开。

    “吴城?”老妈诧异的声音响起,脸色多少有些古怪。

    嗯?我的心底多少一动,目光有意无意的看着老妈。我这可是半年没回家了,您老人家就这表情?从哪个角度看过去,也不像是亲热的样子啊?

    “妈,你这是怎么了?”我狐疑的看了一眼老妈,随走关了院门。

    老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进屋吧!”

    “哦……”我应了一声,感觉有点怪怪的。无论是村子里状况,还是老妈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都让我觉得有些怪。

    进了屋子,我狐疑的在四周看了看,好像也没什么异常的地方。

    老妈在屋子外忙完,缓步的走了进来,但神色忧郁的样子,让我的心底一沉。

    “妈,你这是怎么了?”我忍不住的道。

    老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却还是开口说道:“你七奶奶要不行了,可能就在这几天……”

    “嗯?”我的心头略微的有些诧异,没想到七奶奶要不行了?

    七奶奶平时和我妈的关系也不错,遇到这种事情,也难怪我妈会有这种情绪。

    “年纪大了,总要走这么一遭的,您老就别跟着上火了!”我劝说道。

    老妈将目光望向了我,略微的犹豫了一下,神色有些暗淡。

    “怎么了?”我下意识的感觉到,我妈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完。

    老妈低着头,犹豫了一下,叹气的说道:“孩子……你七奶奶……”

    “咋了?”

    “你七奶奶……你七奶奶想找个开山匠……”老妈沉声说道。

    我的脸色一变,彻底的愣在了原地。开山匠?七奶奶要找个开山匠?她为啥要找开山匠?

    我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似乎开山匠这个词,深埋在我的脑海里,几乎快要发霉了。她一个病死的人,要开山匠做什么?莫非做了什么冤孽?要洗刷自己?

    我的目光有些迷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我妈的脸颊。

    老妈叹了口气,对着我挥了挥手,转身出了屋子。

    我嘴角惨然的一笑,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开山匠这个词汇,好像渐渐的在我的脑海中清晰了起来,又一次让我有了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什么是开山匠?

    在古时候,很多达官显贵在死了之后,会托上风水先生,给自己找一块上好的风水宝地。当风水宝地找到之后,就开始了修建陵墓。一般人死了之后,要七天之内下葬,所以在七天之内就必须要将陵墓建好。

    建造陵墓本算不上是大事,大事就在于那开山挖土的第一人。

    第一个动手挖墓坑的人,可是有很大的讲究,很多人称之为开山匠。所谓的开山匠,就是开山破土,说白了那就是挖墓坑的人,是第一个破土的人。

    据说当年这开山匠和阴阳先生流行过好长一段时间,最著名的就是当年的长陵。有人传闻吴中建造长陵的时候,挖开长陵第一块土的,就是当初最有名的开山匠。

    多少年的演化下来,开山匠的传承时断时续,名声也渐渐的不如阴阳先生那么响亮。

    开山匠没落,但真正明白其中道理的人,才绝对不会认为开山匠没落。

    因为穴分上下,墓分优劣,风水格局变化万千,对后人和离世的人,能够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一个开山匠开的墓,和一个寻常的全福人开的墓,那可是有着难以估量的差距。同一块风水宝地,在开山匠的手里或许能够腾云而起,在全福人的手上,或许就会彻底的败落下去。

    开山匠的本事大,但知道的人少,从事开山匠的也越来越少。

    说巧不巧的,我就是一个正经八百的开山匠。

    与其说是开山匠,倒不如说我们是开山世家。据说开山匠这手艺是祖上传下来的,至于传了多少辈儿,也没人知道。原本我以为这开山匠的身份特殊,早晚会有出息呢,却没想到当年发生的一件事,彻底的让我失去了对开山匠的兴致。

    我记得那一年我才七八岁,正上了小学一年级。那同样是一个黄昏的夜晚,村子外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的到来,瞬间就打破了村子的宁静,引起了不小的波动。谁能够想到,这群穿着得体的人,为的竟然是我爸。

    我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那群人和我爸在屋子里谈了好久,我爸才趁着夜色,急匆匆的离开了家。

    我记得那天夜里,雷鸣交加,我妈抱着我站在了家门口,就好像是望夫石一样的望着我爸离开的背影。

    那天我睡得很晚,但是在三更天的时候,我觉得窗口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恰好看到窗外的那张脸,映照在了玻璃上面。

    那张脸上带着鲜血,顺着眼角一直流淌到了下巴下面。我当时吓坏了,甚至想要放声的痛哭,但却看到那张脸缓缓的靠近。

    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那张脸竟然是我爸爸的。我爸的双手从窗户外面伸了进来,搂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拉了出去。

    瓢泼的大雨落在我的身上,我当时都懵了。

    那天夜里,我爸将我带到了村子外十里的乱葬岗,挖开了一座比小山还要大的坟墓。

    我就瑟瑟发抖的坐在了雨夜里,看着我爸像是疯了一样的撬开了一口棺材。那棺材里面躺着一具女尸,脸色煞白的,好像死了很长时间。

    正在我害怕的要死的时候,我爸转过了头,盯着我说道:“吴城,乖,到爸爸这里来……”

    我看着他伸出的双手,感觉到无比的惊惧。

    “结束了!孩子!一切都结束了!”老爸说了一句,不知道哪里来的刀子,竟然割开了我的食指。

    雨水混合着手指上的血,一点点的滴落了下来。老爸拉着我的手指,竟然送进了棺材里面。我万万没有想到,我食指上的血水落到了那女尸的嘴唇上,然后一点点的消失。

    “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老爸轻声的呢喃着,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坟头。

    第二天,当我被发现的时候,已经高烧接近四十度,而且就躺在了乱葬岗里面。那座被挖开的坟消失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老爸。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爸一直没有什么音讯,而给我留下来的,只有那几本开山匠特有的书籍,还有那一夜之后,我这十几年的噩梦。

    “吴城,如果不想要去的话,就不要去……”我妈从屋子外走了回来,也是叹了口气。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这村子里知道我们家是开山匠的不在少数,但是知道我是开山匠的,却没有几个。

    “吴城,当年你爸因为给人开山,出了那档子事,妈就没准备让你在接手这个活……”老妈叹了口气。

    我轻轻的抬起头,脸色多少有些变化,“妈,如果七奶奶真的想要找开山匠,那我就去……”

    “你说啥?”妈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得有些惊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