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103章 尘埃落定
    什么气恼,什么委屈,一瞬间都不见了,田新桐用力推开嘴巴快要贴到自己脸上的萧晋,红着耳垂嗔道:“我可警告你,姑奶奶到省城是去工作的,没事儿别来打扰我,否则一定把你打成猪头。”

    说完起身就走,萧晋问她去哪儿也没得到答案,只见女孩儿脚步匆匆的去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小纯还生死未卜,你的女人就在几米之外心急如焚,连李战和小雪都一脸的担忧,你怎么还有脸在这里调戏姑娘?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田新桐一走,董雅洁就坐了过来。她注意这边半天了,瞅见萧晋跟那姑娘咬耳朵,心里就烧起了一大簇火。

    “刚才小纯那孩子冲我们笑,你没看到吗?”

    萧晋向前伸直了腿,半躺在椅子上,来回动着嘴里的糖块说,“她一向都是一个懂事且敏感的孩子,我们脸上的担忧那么明显,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对我们笑,其实就是在安慰我们,我作为她的师父,总不能在这种时候还让她为我担心。”

    “所以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与姑娘调笑?”董雅洁揪住这件事,不依不饶。

    萧晋摇摇头,沉声说:“最近糟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现在动不动就想杀人,既然我的乖徒弟在痛苦之中用笑容来安慰我,那我自然不能让她的付出白费,这世界上没有比与漂亮的姑娘调笑更能转换心情的事情了。

    对了,柳白竹回来了这件事你一定已经知道了,那你知不知道她的左手没了?”

    董雅洁神色一僵,低头无言。

    她当然知道柳白竹已经残废,还专程去利矛探望过,况且这也不是第一次爷爷派人做事导致伤亡出现,以前她觉得这种事情很正常,军人嘛!为了国家负伤理所应当,马革裹尸也是荣耀。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萧晋对这次事件的态度影响到了她,现在一想起来柳白竹那支被纱布裹的严严实实的左臂,心中再也很难像以往那样做到坦然。

    良久,她幽幽地开口说:“在最开始的时候,我要收小纯做义女的心思中还有些功利性的成分在里面,现在我什么都不想了,只要她愿意喊我一声母亲,我就愿意给她我所能给的一切,好孩子就应该获得幸福。”

    看了她一眼,萧晋说:“我是她的师父,她这一生注定过的不会比我的女儿差,今天之后,再熬过了二十多天的排异反应危险期,我就会把她带回山里好好调养,总会让她平安喜乐度过这一生的。”

    “她的父母呢?你打算怎么做,还按照原来的计划走吗?”

    长叹一声,萧晋摇摇头:“算了,只要小纯的手术彻底成功,我就会把他们远远的打发到非洲去,给他们一点钱,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了,权当根本就没有找到他们。只是这样一来,想让她真真正正的喊你一声母亲,恐怕还得再等几年了。”

    董雅洁微笑起来:“这样再好不过了,我实在无法想象刚刚熬过了这样折磨的小纯再去面对被父母第二次抛弃的痛苦,那样虽然能快速的解决问题,却也太自私了。

    晚当几年母亲没什么,我总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不喜欢她,相信像她那么懂事的孩子,用不了多久就会想通的,我等得了。

    而且,将她的父母远远送走,也能少些因果,否则的话,万一将来她知道了什么,你让她如何再快乐的喊你师父?这样真的是最好的选择了。”

    萧晋点点头表示认同,就闭上眼不说话了。

    刚刚跟董雅洁说的虽然是小纯的事情,也确实是,但最开始的由头却是萧晋的那句柳白竹没了左手。

    董雅洁是董千秋的亲孙女,而董千秋这么做是为了整个董家,她于情于理都不可能站在萧晋那边声讨自己的爷爷,更不会道歉。

    因此,她提起了小纯的未来,“好孩子应该获得幸福”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她会给柳白竹足以一生无忧的补偿。而萧晋对此的回答则是人是我救的,你们爱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但她的人是我的了,识相的就不要阻拦。

    董雅洁再提及小纯的父母,就说明这个话题结束,她已经替董千秋做主答应了萧晋的要求。

    之所以这么隐晦的说话,倒不是他们两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也不是两人之间已经隔阂到没办法掏心窝子了,而是因为董雅洁今天是代表董家来跟萧晋确定最后一点手尾的。

    她能感觉得到萧晋心中的郁结和烦躁,既然事情早就谈好了,这种时候就没必要在利用感情说事儿。

    不过她实在不愿意跟萧晋那么冷冰冰的说话,因此才借着小纯的情况来谈。

    当然,那些话也是肺腑之言,她确实愿意给宋小纯自己能给的一切。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直在移植仓内工作区忙碌的医生走出来,萧晋他们赶紧围了上去。

    “你们放心,目前来看,病人的情况非常稳定,这次的手术还算是非常成功的。接下来的两天也是最凶险的两天,你们要注意病人的情绪,不要让她的心情波动太大。”

    汇报完情况又说了医嘱,医生便在苏巧沁的千恩万谢中离去,萧晋来到玻璃窗前向里望去,就见宋小纯不知何时又睁开了眼,正跟在她床边忙碌的护士说着什么。

    她其实一直都没有睡着,只是不想睁着眼惹房间外的萧晋他们担心。她真的是一个掉落凡间的天使。

    最凶险的时刻已经过去,现在就只剩下了等待,萧晋用通话器跟宋小纯聊了一会天,直到看见孩子吃过东西真正的睡去,才离开医院。

    苏巧沁是宁肯在过道里打地铺也不愿离开的,知道她就算回家也不可能睡得着,所以萧晋也不强求她。

    毕竟,如果可能的话,他也想在医院呆着直到小纯出院,但是不可能啊!一个接一个的麻烦在前面等着,他根本不可能闲的下来。

    出了医院,董雅洁便坐车离去,董千秋还在家里等着她汇报萧晋的态度。柳白竹的安全回国让她着实松了一口气,虽然失去了一只左手,但好在事情尘埃落定了,双方不会翻脸。

    自从她无意中探查到了萧晋的真实身份,心中最后的那点傲气就烟消云散了,平日里怎么吵闹争执都无所谓,但这次涉及到了家族,她绝不愿看到双方结下仇怨。

    因为,不管她怎么计算,哪怕萧晋不动用京城萧家的能量,董家都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将他干掉,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那跟失败没什么区别。

    小纯是房代雪发现的,所以手术成功她也非常的开心,正打算着跟李战怎么过一下二人世界庆祝,就听李战邀请萧晋一起吃饭。

    萧晋知道他有话要说,便没有拒绝,房代雪的小嘴儿立刻就高高的撅到了天上。

    “矜持!”到了饭店,见女孩儿仍然一脸的不开心,萧晋就笑着揶揄道,“大姑娘家家的,长得也不难看,咋就那么想被臭男人祸祸啊?看你着急的那副样子,难道晚一两个小时你的战哥哥就不能用了吗?”

    房代雪登时就红了脸,狠狠地瞪他一眼,骂道:“臭灯泡,不要脸!”

    萧晋哈哈一笑,对李战道:“你刚从警备大院出来,本就该为你接风洗洗身上的晦气,今天咱们好好喝酒,不醉不归,要是不过瘾,买了酒到你家继续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