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97章 执拗和潇洒

第1097章 执拗和潇洒

 
    见到沙夏和柳白竹的时候,萧晋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变成董千秋,哪怕是为了天大的利益,也不会拿自己人出去牺牲。

    沙夏还好,除了风尘仆仆和疲惫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柳白竹的左手没有从衣袖中伸出来,只露出了一截白纱布——她的左手没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逃离英国的时候没有受伤吗?”萧晋的脸色很难看,顾不上是在荒郊野地,抓住柳白竹的左臂就去拆纱布。

    沙夏她们是从陆路穿越整个欧亚大陆回来的,为了尽量避免留下痕迹,这一路能搭便车就搭便车,能偷渡就偷渡,可谓吃尽了苦头,此时她们就站在一条国道边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确实没有受伤,就是离开西欧进入东欧的时候都没有。”沙夏面无表情的说,“但是,我记得我离开之前就警告过你,这件事情最大的风险并不是来自军情五处。”

    萧晋手上的动作一僵,但紧接着又继续小心翼翼的揭着纱布。“马戏团的人已经找到你们了?”

    沙夏点头:“在俄罗斯境内,有杀手找到了我,如果不是柳小姐替我挡住那一刀,我是不可能回来的。”

    这时,萧晋终于完全揭开了包覆住柳白竹断腕的纱布,只看了一眼便倒吸一口凉气。尽管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但他还是能够想象得到杀手的那一刀是有多么的凶悍和锋利。

    他没有问沙夏为什么不给柳白竹接上断腕,在已经被马戏团杀手发现的情况下,她们根本不可能有做手术的时间。

    叹息一声,他从车上拿出急救包,简单清洁了一下柳白竹的伤口,然后用新纱布重新包好,这才温声对她说:“走吧,到家我再给你好好治疗一下。”

    柳白竹的精神还不错,只是脸色非常的苍白。摇摇头,她说:“谢谢你萧先生,麻烦你将我送到龙朔,我……”

    “东西给我,我会把它交上去的,这件事我已经跟董千秋说过了。”萧晋不客气的打断。

    柳白竹一愣,紧接着便后退一步,警惕道:“萧先生,那件东西事关国家安全,我会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它的。”

    萧晋翻个白眼,也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便不客气道:“董将军,柳白竹回来了,但是也受了很重的伤,我要把她带回山里治疗,但她不听,而且为了保护那件东西还要跟我拼命,你说怎么办吧?”

    片刻后,他将手机递给柳白竹。“你首长要跟你通话。”

    柳白竹怎么都无法想象萧晋敢用那样的口气跟董千秋说话,震惊且疑惑的把手机接了过去。

    “首长?是……没关系,一点小伤……什么?可是……是,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萧晋时,这姑娘的眼睛里满是做梦一样的茫然。

    “没什么好惊讶的。”萧晋笑道,“董千秋无能,既然你是我接回来的,那他就不可能把我给完全的撇除在外。再说了,你现在在我手里,我有的是法子在不杀你的情况下拿走东西,那老头儿又不傻,这时候还跟我对着干,他就真等于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听完这番话,柳白竹才隐约有些明白过来,心里却越发的惊讶了。“你……你怎么敢?她可是小姐的亲爷爷!”

    萧晋不屑的撇撇嘴:“他就是天王老子,将我的女人置于险地也得付出代价,肯在上交的时候把他捎带上,已经算是看在雅洁和瑶瑶的面子上了。”

    柳白竹怔怔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深吸口气,右手便解开了前胸的扣子,伸进去摸索片刻,只听“刺啦”一声,一块布料就被扯了下来。

    萧晋接过布料,感受着上面的温热,表情怪异极了。因为那布料有弧度,像个特别浅的小碗,而且里面软软的似乎垫了海绵——他娘的分明是一个文胸的罩杯。

    捏了几下,里面有硬硬的异物,撕开罩杯便发现了一枚约莫两公分见方的塑料透明小盒,盒子里则是一张指甲盖大小的存储卡。

    把塑料盒子揣进怀里,他翻来覆去的看着那个没有一点花边装饰的普通罩杯,似笑非笑的说:“东西就在你的身上,要是你被抓住,百分百会被拿走,还费那么大劲藏它做什么?”

    “归途危险重重,我藏它不是为了防人,而是避免丢失。”柳白竹很认真的回答道。

    萧晋笑笑,晃晃手里的布料,问:“这玩意儿你还要吗?”

    柳白竹直接夺了过去,随手塞进了衣兜。

    萧晋不以为忤,毕竟这说明了人家内心里并不是一个外表那样冷冰冰的暴力机器,值得鼓励。

    “走吧!我们回家。”

    柳白竹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双脚却没有动。“萧先生,请你允许我回利矛公司。”

    本已经向车走了两步的萧晋转过身,蹙眉问:“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精心治疗和休息?”

    “我知道,谢谢萧先生关心。”柳白竹的目光很执拗,“公司里有一流的治疗设备和医生,没有必要给萧先生您添麻烦。”

    萧晋眉头皱的越发紧了,寒声说道:“你的手腕没有接上,注定了不可能再当个健全人,而军队是绝不会收容残废的,也就是说,你的公司很快就会将你开革,这个现实你应该很了解才对。”

    柳白竹面色凝重的点头:“我确实非常了解,但不管怎样,我现在还是利矛公司的一员,工作是从公司接的,现在结束了,理应回公司复命。”

    见她话说的斩钉截铁,萧晋就无奈的长叹口气,转身继续向车走去。“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他们的位置原本距离龙朔就已经不远,所以只用了半个多小时,萧晋就来到了利矛安保公司的大门口。

    柳白竹推开车门,跨出去一只脚却又停住,回头说道:“我记得萧先生曾经邀请我为您工作,并开出了税后十万的月薪,不知道现在还作不作数?”

    说完她就下车大踏步的离开,肩背挺直,像一柄潇洒但锋芒毕露的长枪。

    萧晋没来得及回答,或者说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因为柳白竹刚才是笑着说的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