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96章 赵彩云的第一步

第1096章 赵彩云的第一步

 
    强大的雄性占有更多的生存和繁育资源,这是大自然的法则,人类作为其中的一员,肯定不能例外,哪怕有着各种各样规则的制约,财富和优秀的女人大部分都掌握在一小撮男人的手里这一点从古到今都不曾改变过。

    从奴隶到封建再到现代文明,也不过是比例的一点点变化罢了。

    当然,人类比动物要复杂的多,所以人类雄性的强大也不仅仅只体现在强壮的体魄和武力上,权势、财富、智慧、甚至情商都是强大的一种,哪怕你只是个泡妞高手,也比一般的屌丝强大的多。

    同理,女人也比动物界的雌性更加复杂,尤其是现代女性。作为文明制度的最大受益者,男人的尿性几千年来几乎都没有什么变化,女人却一天比一天独立自主。

    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你只当她们是没有感觉的硅胶娃娃,否则,想多吃多占,就得承受随之而来的各种头疼和麻烦。

    一夫一妻制其实很好,特别是对于好人来说。

    萧晋不是好人,所以他知道不管怎么头疼都是自己活该,而且还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能在下次见面的时候更加的不要脸一些,想让他幡然悔悟浪子回头,那是不可能的。

    华芳菲与贾雨娇签订了合约,接下来天石大酒店的一切改造、装修等事宜都将由她全权负责,陈康安也已经灰溜溜的回了省城,就算他爹陈正阳要报复,也不是一天两天内的事情。

    国际农副产品推介展览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听上去很高大上的样子,但其实参展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华夏人,外国的企业也都是诸如印度、越南和菲律宾这样的野猴子国,算是勉强保住了前面“国际”两个字的颜面。

    展会要持续半个月的时间,值得一提的是,赵彩云的野山鸡招牌一打出来,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询问者络绎不绝,真正肯花两百多块一斤订购的却基本为零,甚至有那么一些人就是冲着赵彩云和满白梅这两个人去的,话里话外暗示调戏,气的赵彩云差点儿当场发飙。

    眨眼的功夫,时间就过去了十天,合同还是一单都没签到,满白梅急的嘴角上火,赵彩云也是茶饭不思,这半年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一点脂肪眼看着就都没了。

    萧晋很心疼,却强忍着没有帮忙,也不准方菁菁给她出主意。因为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去的话,他就准备以后像对待周沛芹和梁玉香那样,只给赵彩云一些股份,让她安心在家当一个什么都不用操心的小富婆。

    这天中午,员工买来了盒饭,赵彩云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眼睛无精打采的望向摊位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那些人毫无顾忌嘲笑自家山鸡价钱的话语已经没办法让她暴跳如雷了,任谁一连听了那么多天的嘲讽也会麻木不仁。

    嘴里的鸡块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这家饭店会不会做生意啊?肯定是县衙门里哪个领导家的亲戚开的,要不然,手艺这么烂,怎么可能会接到展会餐食供应的单子?

    无意识的嚼着一根鸡腿骨,她满脑袋的跑火车。忽然,脑海里一道闪电劈过,她的双眼蓦然明亮了起来,一把将手里的饭盒丢进垃圾桶,从笼子里抓出一只山鸡就跑了出去,把一旁同样吃不下去饭的满白梅给吓了一跳,愣了好一会儿才追出去。

    跑到展厅外面,哪里还有赵彩云的影子?她抓着好几个人打听,才有人告诉她刚才有个拎着鸡的女人冲进了对面的一家小饭馆。

    进了饭馆,问过服务员,得知赵彩云给了人家一百块钱借用人家的厨房,慌忙跑进后厨一瞅,满白梅就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只见赵彩云蹲在角落的一盆热水前,正在给已经死掉的山鸡拔毛。

    “彩……彩云,你这是在干什么?”她以为赵彩云受不了打击疯了。

    赵彩云手下的动作不停,抬头冲她咧嘴一笑,说:“满镇长,我真是太蠢了,整整十天,咱们就在那儿干等着,原本一只二三百的山鸡被咱们卖到一斤二三百,就算是宣传页印的再好看,别人也只会觉得咱们想钱想疯了,毕竟人家买普通的野山鸡回去也照样能卖大价钱,何必要付出那么高的成本买咱们的?

    所以,咱们必须把咱们的山鸡跟普通山鸡之间的区别突出出来,让那些潜在的客户知道,咱们的鸡就值那个价。

    刚才我觉得盒饭难吃,想着那饭店肯定是托关系才拿到了展会餐食供应的合同,因为就他们一家,除非咱们自己去外面吃,否则,不管他们的饭做成什么样,咱们也得花钱买。

    想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萧晋当初给山鸡定了那么贵的价格,华药喂养只是基本条件,真正关键和重要的地方在于它的味道与营养价值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的。

    想要这么好吃又这么有营养的的鸡,就只能找我们买,因此我们才有底气卖出高价。”

    满白梅能混进体制,自然不是蠢货,一听这话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当下便也蹲下身帮着一起拔毛。

    “你打算怎么做?把这只鸡炖了请展厅里的客户们吃?一只鸡恐怕不够吧,要不要我再去拿两只来?”

    “不用,物以稀为贵,咱们的鸡价钱那么高,自然不能像那些卖水果的一样到处请人试吃,这鸡我在家里也做过,味道根本没法形容,待会儿咱们只需要把这只鸡收拾干净了,随便剁开几块,然后拿回去用工人煮方便面的电锅干炖,就加白水,除了盐之外,什么都不放。”

    赵彩云说话的声音很大,脸上也充满了自信的光芒,只是她不知道,就在她身后不远的后厨门口,萧晋露出了极度欣慰的笑容。

    虽然不打算帮忙,但他不可能不担心,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会过来偷偷的看看赵彩云,今天来的时候恰好远远瞅见满白梅焦急的跑进这家饭馆,偷偷跟过来就听到了这番话。

    那些山鸡都是被他调配的药剂滋养大的,不但营养价值提升了不少,原本肉类所带的腥气也被降到了最低,烹制起来就算什么香料都不放,味道也浓香四溢,即便是个做饭白痴都能做出一道美味的鸡肉大餐来。

    这就是他敢卖那么高价格的依仗,现在赵彩云终于开了窍,他自然就更没有出面的必要了。

    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他对着话筒说:“张台长吗?我是萧晋,请马上派记者到农展会展厅来……对,等摊位前引起轰动的时候就可以采访了……好的,谢谢,有时间一起吃饭……”

    挂断电话,他扭头再看看厨房,见赵彩云和满白梅已经给鸡褪干净了毛,正拿刀剖鸡的肚子准备掏出内脏,就笑着转身离开了。

    走出饭馆,上车刚打算发动引擎,手机却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接通后听筒里就传出了沙夏那西方女人特有的磁性嗓音。

    “老板,我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