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93章 顾龙的爱情观

第1093章 顾龙的爱情观

 
    到了鸿天大饭店,听饭店经理说贾雨娇正在延请天石县衙门里的大小官员,他犹豫片刻,没有去包厢,而是在大厅里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让经理随便给他上些吃食。

    正吃着,楼梯上传来一片嘈杂声,扭头望去,就见七八个人走了下来。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他都认识,心里却惊讶极了。

    其中一人是个精装魁梧的汉子,正是他在青山镇结识的兄弟、如今天石县的江湖大佬,顾龙;而另一人则生的温文尔雅,气度不凡,却是贾雨娇思念了十年之久的司徒金川。

    在他们两人的后面,还跟着笑靥如花的颜曼珺。

    他们是怎么凑到一起的?一个是出手就投资百亿的归国华侨,一个是连初中都没毕业的江湖混混,有说有笑的样子,似乎很是投缘啊!

    萧晋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就低下了头假装看手机。

    他坐的位置距离楼梯和饭店大门不近,所以顾龙和司徒金川都没有注意到他,几个人出了门,又寒暄了几句,才各自上车离开。

    饭当然顾不上吃了,他结了账出去,在车上给顾龙打了一个电话,便驱车来到了一间娱乐会所。

    会所名叫夜来香,很俗,但也挺符合天石县原来的定位,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名字起得太高雅,也不会有真正的上层社会人士光顾,土财主和暴发户们就喜欢这种直白的调调。

    大白天的会所里冷冷清清,工作人员都没几个,就连在门口迎接萧晋的都是那个光头小花,花子徒。

    “萧先生,龙哥就在楼上的办公室等您。”花子徒依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恭敬,笑脸谄媚却也真诚,对于眼前这个曾在拘留所里把自己好一顿收拾的年轻人,他是打心眼儿里害怕和尊敬。

    “看样子你这段时间混得不错,”萧晋一边上楼梯一边说道,“你们龙哥到哪儿都会带着你。”

    花子徒的腰又弯了一些,憨厚道:“都是龙哥抬举,我也就是开车技术好一些,稳,龙哥坐着舒服。”

    萧晋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开车技术好那也是本事,好好跟着你们龙哥干吧,能学就多学一点,等将来这满县城的地皮上都盖上你们公司的房子,这江湖的身份就算丢了,婆娘孩子也一生无忧了。”

    “先生说的是,小花一定努力。”

    闲聊着来到三楼,一身深蓝色职业套装的颜曼珺就等在楼梯口,看见他便深深的弯下腰去,露出衣领中白花花一片,声音中带着媚意:“萧先生您好!”

    萧晋眉头不易引人察觉的微微皱了一下,这个女人身上的风尘味儿太浓,不是顾龙的良配,但愿就像顾龙所说的那样,只是拿她排遣寂寞。

    淡淡点了下头,萧晋直接问:“龙哥在哪儿?”

    颜曼珺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直起腰来时依然笑容甜腻。“龙哥就在办公室等您,请随我来。”

    跟在她的身后来到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推开就见顾龙正躺在沙发上揉脑袋,听到声音也不抬头,直接摆摆手说:“兄弟你先随便坐,哥哥刚刚喝的有点儿多,头疼。”

    以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不需要客气,萧晋径直走过去,伸手在他头顶的两个穴位上摁压了一会儿,就见他一咕噜坐起来,晃晃脑袋,便惊讶的笑道:“兄弟你真神了!只是摁了两下我就清醒的跟没喝酒一样,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会的吗?”

    萧晋笑着摇头说:“我学过华医,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点儿简单的推拿技巧而已,也值得你拍我马屁?”

    顾龙哈哈一笑,端起颜曼珺刚端来的茶水灌了一大口,然后吐出一口气,说:“他奶奶的,哥哥的酒量你是清楚的,也就只比一般人强了那么一扭扭,看省城来的那家伙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哥哥一开始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他却是海量,一斤多下肚,竟然屁事儿没有。

    哥哥没了办法,总不能在酒桌上丢人,要不是有你以前教我的那个吐纳法门在,估计哥哥今天得被人从饭店给架出来。”

    “我在饭店看见你们了,当时我就在大厅里吃饭,见你有客人,就没跟你打招呼。”萧晋点燃一支烟,眼睛有意无意的瞟了颜曼珺和花子徒一眼。

    花子徒很有眼力见儿,立刻就开口说:“龙哥,您要这会儿没什么事的话,我去给车加点油。”

    顾龙挥挥手,花子徒便退了出去,而颜曼珺却像是完全不懂萧晋是什么意思一样,杵在顾龙的沙发后面一动不动。

    萧晋眼睛眯了一下,开口道:“话说,为了过来找你,我午饭都没吃完,这会儿肚子还有点饿,刚才来的时候,见会所马路对面有家包子铺,麻烦颜小姐跑一趟,哥哥你不介意吧?!”

    “这有什么?”顾龙毫不在意,扭头就对颜曼珺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我兄弟说什么啊?赶紧去,给我也买两笼,刚才光他娘的喝酒了,菜都没吃几口。”

    颜曼珺抿了抿唇,硬挤出一个笑脸来,甜甜的“哎”了一声,便扭着腰肢出去了。

    “龙哥喜欢上这个女人了?”房门一关上,萧晋就问。

    顾龙沉默片刻,也点上一支烟,说:“我也说不好,你知道我是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曼珺人长得不错,伺候我也算尽心,如果她没什么别的念想的话,估计我这辈子也就是她了。”

    萧晋眉头一蹙,笑着说:“就是没谈过恋爱,才更应该好好品尝一下恋爱的滋味儿呀,一辈子连这种体会都没有过,你就不怕老了后悔?”

    顾龙也笑了,摇摇头:“哥哥今年都三十五了,早就没那个心气儿了。再说,你让我跟人去拼命,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你要是让我去跟女人谈情说爱,我能憋死你信不信?

    就算我知道怎么哄女人开心,可现在身边一天到晚都跟着一帮凶神恶煞的混混,哪个好人家的姑娘敢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