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92章 让你生死两难

第1092章 让你生死两难

 
    对于华芳菲,萧晋有种特殊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而是怜悯与一点点的钦佩。

    虽然新闻上经常会有女人为了爱情出卖身体来养活好吃懒做的男人的报道,但那其实已经不能算是痴情了,而是愚蠢。

    华芳菲一点都不蠢,相反还很聪明,否则不可能做出那些精致且无比美味的菜肴来,这世界上,能把任何一种技艺做到极致的人,都不可能是蠢货。

    但就是这样一个聪明人,却为了虚无缥缈的爱情甘愿献出自己美好的身体去伺候那些面目可憎的官员,不得不说,她是一位多情且纯粹的人。

    萧晋的心思太重太杂,永远都不可能达到这样的境界,所以,面对这些人,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心生一些敬意。李战如此,裴子衿如此,华芳菲也是如此。

    这就是他肯花费那么多精力和代价来帮助华芳菲的原因。做不到归做不到,不代表他不向往。

    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看见斜靠在沙发上小睡的女人时,立刻就觉得这辈子没办法当偏执狂,当一个凡夫俗子也挺好。

    感觉到有人抱住了自己,赵彩云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紧接着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身体瞬间就又软了下来,还往后又靠了靠,眼睛都不睁地说:“回来啦!饿不饿,要是不饿的话,就抱着我去床上睡一会儿,昨天晚上忙活展位忙了一夜,累死了,现在一动都不想动。”

    这样的要求,萧晋认为必须完成,还得大力完成才行。捞住赵彩云的腿弯就往里间走,却听她又开口道:“不准使坏,我来那个了。”

    萧晋早就不是会因为那种事而心急火燎的毛头小子了,所以也不失望,只是抱着她的力道又轻柔了一些。

    “菁菁带了那么多人帮你,满白梅也在,哪里用得着你亲力亲为,你是会搭棚子还是会搞装修啊?”

    “不一样,”赵彩云睁开眼,“这次是我们的山鸡第一次正式的推向市场,必须慎重再慎重,每一个环节我都得盯着,决不能出任何岔子。”

    “好吧好吧!你想忙就忙,只是该休息也要休息。”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自己也躺下,盖上被单,搂着她说,“快睡吧,明天展会就要正式开幕,还有的你忙呢!”

    赵彩云听话的闭上眼,身子往上拱拱,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很快便沉沉睡去。

    萧晋一时睡不着,便瞪着眼睛看天花板。野山鸡推广的事情,他不打算插手,这事儿说是只属于赵彩云的产业,那就百分之百是她的,有方菁菁那个职业经理人帮忙,要是连几只鸡都卖不出去,那才是见鬼了。

    他比较关心的是贾雨娇那边。

    从陈康安一到龙朔上学就能巴结上邓睿明、顺带还往贾雨娇身边安排卧底这一点上来看,丫明显是个脑子活泛还比较大胆的人,昨天那小小的离间计,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反应过来。

    舒兰看样子对他用情很深,万一到时候他低声下气的道个歉再哄一哄,那傻姑娘就原谅了他怎么办?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或者说,这在华夏是很普遍的事情。华夏传统女子柔弱、坚韧、宽容,不管男人怎么欺负自己,只要服个软哀求一番,就总会想起曾经在一起的甜,忘记吃过的苦。

    周沛芹就是这样的女人,萧晋敢打包票,如果没有他出现的话,当初梁茂才百分百能把她给骗到龙朔供薛良骥玩弄。

    时也命也,好在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周沛芹落入虎口的画面,他就浑身发紧,一阵阵的后怕。

    易家少爷的那俩卵蛋,砸的太他娘的值了。

    胡思乱想一通,他终于睡了过去,再睁眼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看看仍然在身边酣睡的赵彩云,他小心翼翼的抽回自己的胳膊,轻手轻脚的下床。

    洗洗脸赶紧出门,之前说好了要带华芳菲跟贾雨娇一起吃饭的,现在自己直接睡过了头,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生出乱什么七八糟的心思。

    到了给华芳菲安排的房门前敲敲,没人应答,又来到贾雨娇的门前,来开门的却是舒兰。

    这姑娘眼睛又红又肿,长发凌乱,憔悴的不成样子,一看门外是他,眼中陡然就涌出滔天的恨意。然而,正当萧晋饶有兴趣的等待着她发飙时,那恨意却又慢慢的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心灰意冷。

    这才对嘛!不爽归不爽,但要是因为老子帮你脱离苦海就把老子视若仇寇,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现在看来,倒也不是那么愚蠢。

    “你昨天晚上在这儿睡的?跟雨娇姐一张床?”

    或许是这问题太龌龊了,舒兰看着他的目光中又多了厌恶,冷冷地回答说:“贾总正在鸿天大饭店宴客,她说如果你来了,可以去那里找她。”

    说完就要关门,萧晋脚一伸,门就怎么也关不动了。

    “你知道么?按照我原来的打算,是不会跟陈康安摊牌的。”

    舒兰一怔,随即想到了什么,颤声道:“是贾总……”

    萧晋点头,收回脚转身就走,寒如冰霜的声音却飘了过来:“你很聪明,雨娇姐告诉我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所以,你最好不要再次辜负她的信任,否则的话,结局就不是挨陈康安一顿毒打这么简单了,我会让你生死两难!”

    不知舒兰有没有听到他的威胁,因为她已经捂着脸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该说的都说了,萧晋才懒得管她有没有感到什么触动,反正肯定是要监视她一段时间的,要真是冥顽不灵,大不了就再狠狠利用一次。

    想到贾雨娇,他就有些头疼,这都什么年代了,现在社会上的人一个比一个狠,一个赛一个的毒,当面笑嘻嘻扭头就捅刀子的人多不胜数,贾雨娇明明是个混江湖的大姐大,居然还守着一个“义”字不放,真是让人恨不得将她扯过来狠狠糟蹋一百遍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