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91章 重生
    “你呀!”贾雨娇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手也不抽回来,就那么任由他握着,视线再次转向窗外马路对面的小区大门,“你已经当着陈康安的面揭穿了舒兰的身份,还暗示了舒兰跟你有一腿,现在舒兰又乖乖的来找他,根本解释不通嘛!

    陈康安小聪明还是有一些的,你就不担心他会通过这一点怀疑你话里意思的真实性?”

    “我为什么要担心?”萧晋又闭上了眼,惫懒道,“反正想收服舒兰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对那娘们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啪!脑门上又挨了一下,比刚才的要重一些,贾雨娇的口气也带上了一点火:“死猴子,你在这个样子,我可要把你给赶下车了。”

    揉揉脑门,萧晋郁闷的叹息一声,坐直身体,也看着窗外说:“安啦!你不了解男人,对于属于自己的女人,哪怕并没有爱情,也是绝不愿见到被他人染指的,就连房代云那样的变态都因为自己指使华芳菲去陪睡而积攒了一肚子的邪火,陈康安那么骄傲,怎么可能会容忍舒兰跟我有一腿?

    更何况,下午跟他说这些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眼神,发现他似乎对舒兰也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如果他是一个冷静且不自私的人,那我的离间计可能不会起什么作用,但很可惜,从这次天石大酒店的招标事件上就能看得出来,他还是太年轻了,容易冲动。

    被戴了绿帽子,怒火一上来,他失去理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种时候,舒兰就是浑身都长满了嘴都甭想解释清楚,除非她有超人的智慧和情商,姐姐你很了解她,这两样东西,她有吗?

    再说了,我可是半句假话都没讲,她的屁股确实弹性十足,抽起来真的很有感……”

    脑门上又挨了一巴掌,他只好悻悻的住嘴。

    “臭猴子,总有一天,老娘会把你这双爪子给剁下来喂狗!”贾雨娇狠狠地道。

    萧晋想说董雅洁也经常这么威胁,但张了张嘴,觉得说出来之后自己肯定倒霉,索性把话又咽了回去。

    “贾总,有人出来了。”

    这时,坐在前面的石三突然开口,两人同时向窗外望去,就见小区大门的阴影里有个纤细的人影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到了灯光下一看,不是舒兰又是谁?

    只是,她进去时还光鲜亮丽,此时却披头散发,外套也不见了,衬衫领子打开,走路踉踉跄跄,像是喝醉了酒。

    贾雨娇神色一凛,对石三吩咐道:“把车开过去!”

    舒兰的心已经不疼了,确切的说是已经麻木了,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活着似乎都没了意义。

    贾雨娇对她有知遇之恩,她却在不停的背叛;陈康安是她的灵魂和梦想,可他却对她弃之如敝履。这或许就是报应,天网恢恢,它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心有亏欠的人。

    有刺眼的灯光照射过来,也罢,就这么被撞死好像也不错,应该对谁都有个交代了,只是希望弟弟能通过自己的死幡然醒悟,好好照顾母亲。

    舒兰站在路的中央闭目等死,车却停在了她的身前。车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她睁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甜香的怀抱。

    “傻丫头,不过是个爱错了一个男人而已,至于寻死觅活的吗?”

    只是这一句话,舒兰嚎啕大哭。

    看到这一幕,萧晋的嘴角便翘了起来。好的故事结局谁都喜欢,悲剧只有写书的那帮变态才会青睐。

    不过,他的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当贾雨娇搂着舒兰转过身来后,就凶巴巴的瞪着他,玉手指着前面副驾驶。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男人的地位在很多时候总是比不上她们所喜欢的其它东西,比如电视里某个娘娘腔的小鲜肉,比如一只猫一条狗,再比如贾雨娇怀里的舒兰。

    萧晋不是钢铁直男,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惯着女人的性子,当然,这仅局限于他准备往床上抱的女人,其它雌性绝不在此列,比如此时此刻眼前正在眯眼抬头看着太阳的这个女人。

    为国家挽回了几千万的损失,华芳菲终于得到了取保候审的机会,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入狱时穿的旗袍,三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但她却将皮草的披肩抱在怀里,缓缓穿过一道道铁门,走到看守所外面,却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来接自己的人,而是仰头望天,许久都没有再迈出一步。

    萧晋等了一会儿就没了耐心,走上前一把扯过她怀里的披肩,然后拉住她就向停车的地方走去,嘴里还不忘恶声恶气:“你进的是看守所,不是苦窑,每天都能见到太阳,摆出一副终于重见天日的悲凉模样给谁看呢?”

    华芳菲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态度,淡淡地说:“在被抓进去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自由是这么的可贵。”

    “那就好好珍惜,争取对得起自己劫后余生的每一天。”说着,萧晋拉开车门,粗暴的将她推了进去。

    感受到车里的温度,再看一直都在运转的空调,华芳菲的嘴角就翘了起来,歪头看着他一脸不耐烦的表情说:“先生果然还是那个心细如发的绅士,只是为什么非要扮出恶人的样子,不想让我觉得欠你人情吗?”

    “哈?你是不是被关傻了?”萧晋转过头,瞪着眼道,“别忘了让你重获自由的钱是老子出的,这个人情你欠大了!”

    华芳菲眨了眨眼,然后点头:“明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老板,而我只是你的员工,你没必要再跟我客气什么。”

    “明白就好!”萧晋发动引擎,一边离开停车场一边没好气道,“回去后好好洗个热水澡,去去晦气,然后吃完饭睡一觉,醒了就去干活。”

    “干活?”华芳菲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记得你说要在山里建一座超高档的私人会所,年前还没有呢,这才过去一两个月,就开业了?”

    萧晋撇嘴:“咋的?除了高档会所之外,别的地方你还不愿意不成?”

    华芳菲苦笑着摇头:“既然欠了你那么大的一个人情,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我去了普通的地方工作,将来再去你的会所当大厨,不会影响它的档次么?”

    萧晋傲然一笑:“你的手艺堪比京城厨王,一般有钱人哪里有资格吃上?我让你干的活不是厨子,在会所建成之前,你还继续自己的老本行。”

    华芳菲一愣,紧接着眼睛便一点点的睁大:“你……天……”

    “没错,”萧晋打断道,“天石大酒店在昨天已经被县衙门正是出售了,虽然真正的老板不是我,但我对它拥有全权,待会儿吃饭的时候带你见见它现在的拥有者,你应该听说过,龙朔的凌光国际。”

    华芳菲低下了头,身体也紧绷了起来,双拳握的指节都发白了,似乎正在用力克制着什么。良久,她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虚脱般的说:“谢谢!”

    萧晋嘴角翘翘,不再说什么。他之所以非得让华芳菲再去管理天石大酒店,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在面对自己最惨痛过去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结果他非常的满意,经过几个月的牢狱生涯,这个女人总算是开窍了。

    回到酒店,走进大堂的时候,许多老员工看到那袭熟悉的亮眼旗袍时都愣住了,以为自己在做梦,再一看走在华芳菲身边的正是酒店新老板的朋友,有脑筋转得快的立刻就反应过来,忙不迭的迎上去嘘寒问暖。

    看着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以前酒店老板娘气场的华芳菲,萧晋嘿嘿一笑,转身便走向了电梯。

    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重生,旁人还是不要打扰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