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90章 无情与软脚虾

第1090章 无情与软脚虾

 
    要真说起来,天石县其实不算很穷,起码县城不是特别的穷,只是它下辖的穷山村太多,这一平均下来,就成了贫困县。

    有山有水,交通也便利,县城里生活条件超过小康标准的人还是有不少的,也因此,这里也有所谓的“高档社区”。

    没有开发商会在一个还没有开发的地方建别墅区,所以几栋看上去金碧辉煌的高层就成了天石县城房子最好也最贵的地方。

    顾龙就住在这里,陈康安在这儿也有一套房子。

    深夜,一辆出租车停在一栋楼的单元门口,舒兰从车上走出来,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就低头进了单元门。

    乘电梯来到顶层,摁响左边那户的门铃,片刻后房门打开,她见开门的是个身着睡裙的女人,先是一怔,紧接着眼神就黯淡下来,低声说:“陈少要我来的。”

    女人充满敌意的上下看了她两眼,转身就回了屋。

    舒兰低着头走进去,就见陈康安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她,目光冷漠。

    “陈少,”关上门,她上前几步,说,“刚刚贾雨娇才回房休息,我马上就过来了,不过也不能待太久,因为石三好像还没有睡。”

    陈康安没有说话,依然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她。

    心开始没来由的往下沉,她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又走近了些,说:“陈少,今天报标会结束之后,我听萧晋和贾雨娇的谈话才知道,您是被马建新给坑了,娄伟才根本就是他丢出来迷惑您的一颗弃子,我……”

    “你真的是才知道?”陈康安突然开口打断。

    她身子一僵,紧接着脸色便露出惶急的神色来。“陈少,您……您怎么会这么问?您在小兰的心里就像是天一样,我怎么可能会对您有所隐瞒?”

    陈康安嘴角冷冷一翘,从茶几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点燃,靠在椅背上幽幽说道:“你知道我最羡慕萧晋什么吗?”

    舒兰一脸茫然。

    “我不羡慕他可能是世家子的背景,也不羡慕他神鬼莫测的手段,”陈康安自己回答说,“唯独羡慕他撩拨女人的本事。

    董家二小姐视知府公子如垃圾,却对他百依百顺;进个局子都有省厅厅长的独生女儿亲自出马;董雅洁的贴身助理成了他的门下走狗;现在就连龙朔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寡妇也心甘情愿做了他的禁脔。

    最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些女人并没有被骗,她们是很清楚彼此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让她们死心塌地的跟随,光是一个世家子的背景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甚至怀疑,这世上可能就没有不会被萧晋泡上的女人,只要是他看上眼的,最后就一定能抱得美人归。”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看向舒兰的眼神已经变得没有丝毫温度,里面冰锥一样的光芒刺的那姑娘心脏生疼。

    舒兰想到了某种可能,但却固执的不肯相信,扑到陈康安脚下,抱着他的小腿满面哀求地说:“陈少,您到现在还不知道小兰的心吗?从您为我母亲支付第一笔医药费的时候,小兰就已经发誓要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您了呀!”

    陈康安腿一甩,就将她给踢到一边,冷笑道:“说白了,不过是钱而已,这个萧晋可不缺,而且,他手里所掌握的资金,肯定是比我多的。”

    舒兰的眼睛蓦然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几天前还对自己柔情蜜意的男人。

    她深爱着这个男人,甘愿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灵魂,哪怕因为出卖贾雨娇而备受煎熬也不曾对他的要求有过半分违逆。

    然而,就是这个男人,却只因为一次失利,就将她以往付出的所有都像垃圾一样丢在了地上,踩得粉碎。

    心疼的无法呼吸,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出来,男人无情的脸被泪水遮盖的模糊了,她的心里忽然涌出一丝希望来,再次用力抱住他的腿,大声道:“陈少,您相信我,求求您了,我是宁肯死也不会背叛您的呀!”

    对于她的眼泪,陈康安根本不为所动。“报标会结束之后,我在酒店大堂碰到了萧晋,你知道他跟我说了什么吗?他说他知道你是我安插在贾雨娇身边的眼线,而且还说你的屁股弹性很好。很明显,这些都是真话,因为我也知道。”

    舒兰只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切都荒谬极了,辩解道:“他打过我屁股,几乎每次见面都会打,他就是个臭流氓啊!陈少,您相信我,我真的跟他没有任何关……”

    啪!

    一声清脆至极的耳光响在她的脸上,直接打散了她脑后盘起的头发,几缕发丝落在腮旁,盖住了她嘴角缓缓渗出的一丝鲜血。

    陈康安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平淡和冷漠,取而代之的是盛怒与狰狞。

    “舒兰!你当老子是三岁孩子吗?你整天都呆在贾雨娇的身边,如果萧晋每次见你都会打,那岂不是每次都会当着她的面?”

    “就是这样啊!”舒兰用力点头,“贾总为这事儿骂了他不知道多少次,他也依然我行我素,真的……”

    “放屁!”陈康安一声大吼,抬脚就踹在她的胸前,痛得她闷哼一声,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我刚刚到龙朔念书的时候,就对贾雨娇的行事风格研究了个通透,她虽然是个女流之辈,眼里却绝不容沙子,杀伐果断、心黑手狠不让须眉!若是萧晋每次都当着她的面调戏你,怎么可能在半年之内就将她给泡到手?你当老子是傻子?还是贾雨娇是花痴?”

    吼完,他似乎还觉得不解恨,一把丢掉烟头,冲上去对着地上舒兰的头脸就猛踢猛踹起来,平日里陈家少爷的沉静睿智模样也消失无踪,表情里只有被欺骗和耍弄之后的冲天怒火。

    “a的,你个吃里扒外的贱人,老子什么都知道了,居然还敢骗我,老子弄死你!萧晋的diao那么好,你还过来干什么?坑老子一次不够,还想继续坑下去吗……”

    脚底板一下又一下的落在自己的头上和身上,舒兰却不觉得有多疼,因为刀割一般的心痛已经让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她甚至觉得,就这么死了也好,起码不用再因为情和义的纠结而继续痛苦下去。

    “小猴子,我怎么感觉你那么干有点像肉包子打狗啊?”小区外面的路对面停着一辆奔驰S,石三面无表情的扶着方形盘,贾雨娇和萧晋就坐在后座上。

    “对我这么没信心,那咱就回酒店睡觉呗!大晚上的出来还带着石三,一点诚意都没有。”对于正打算跟赵彩云干点什么的时候被叫出来吹夜风,萧晋充满了怨念。

    贾雨娇抬手在他靠着自己肩头的脑袋上轻抽了一巴掌,没好气道:“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呢?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像只没骨头的软脚虾一样。”

    捞住她的手背放到嘴边亲了一口,萧晋嘻嘻的笑:“在姐姐你面前,除了床上之外,小弟认为什么时候都不需要精气神,软脚虾才能靠着你打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