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89章 信任崩塌
    商人们想不明白,总不可能是陈家跟贾雨娇是一伙的,陈康安专门出来演戏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话说,这又不是打仗,你转移注意力有个毛用啊?

    这些人百思不得其解,陈康安却是在傻了不到半分钟后就猜到一定是萧晋在搞鬼。因为他的脑海里忽然回忆起了一个场景:当时萧晋带着长辈来天石,在酒店电梯前双方偶遇,他曾说要跟在萧晋的后面喝口汤,而萧晋的回答则是不会让你喝汤。

    原本只是一句客套话,他压根儿就没多想,现在仔细一琢磨,那话根本不是萧晋在客气,而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有我在,你连一口汤渣渣也甭想喝到。

    有了这个答案,那一切就都清楚了,娄伟才带来的消息分明就是马建新故意放出来麻痹自己,好减轻父亲在省里活动所带来的压力,可怜自己为了农展会忙前忙后、又到处请客送礼,花了近千万的资金,到头来却只是被人家给耍着玩。

    陈康安怒了,他觉得自己对萧晋又是赔礼又是投名状的,付出了那么多,没想到最后还是被那家伙给坑的这么惨。

    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双方之间已经没有了余地,那老子也不伺候了,贾雨娇能中标,要是里面没有猫腻,打死老子都不信,老子这就当众捅出来,就不信你天石县衙门能承受得住十几家大企业的口诛笔伐!

    想到这里,他当下便要起身,手里的电话忽然“叮咚”一声来了一条信息。打开一瞅,他的瞳孔登时便缩成了针眼,刚刚鼓起来的气势也顷刻间泄了出去。

    那条信息是一个类似账单一样的东西,上面将他与娄伟才之间的权钱和权色交易一条一条的列的极为清晰,最后竟然连他送给娄伟才的那个女大学生的姓名、身份、学籍号码、以及住址都附上了。

    他不傻,知道一旦自己叫嚣这次招标有暗箱操作,这条信息一定会被公开出去,到时候能不能干掉马建新和萧晋不好说,自己被定一个行贿的罪名却是板上钉钉的。

    他不怕被定罪,凭陈家的能量,一个小小的行贿罪撑死花点钱就能搞定,可是,近千万的资金打了水漂,大哥肯定会趁机落井下石,局面已经十分不利,要是再摊上官司,父亲很可能就会对自己失望。

    丢人事小,丢掉继承权事大,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口恶气只能先咬着牙咽回去。

    抬起头向前方主席台望去,恰好马建新也正在看着他,对上他的目光,还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意味深长。再看娄伟才,此时肥脸煞白,满头油汗,小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表情就像刚死了爹妈一样。

    一切都再清楚不过!萧晋,你能驱使七品县令如走狗,好手段!马建新,为了装扮娄伟才这个诱饵,你不惜把招商引资办主任这么重要的位子拿出来,够阴险!

    也罢,这次老子有眼无珠,没有看出来娄伟才那个蠢货是被抛出来的弃子。老子认栽!且让你们先得意着,总有一天,我陈康安一定会让你们把欠我的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最有可能暗箱操作的人输了,在场的商人们自然不可能再平白无故的去指责这次招标有黑幕,更何况,赢得可是贾雨娇,龙朔鼎鼎大名的黑寡妇,虽说自己不在龙朔混,但江湖人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众人纷纷起身恭喜贾总,贾雨娇也微笑着一一客套,眼角余光往陈康安的方向一瞥,见他正一脸铁青的往会议室外走,心里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事情总算安安稳稳的结束了,也不知那只小猴子是怎么办到的。

    怒气冲冲的走出电梯,陈康安一眼就发现了坐在大堂休息区喝咖啡的萧晋,犹豫片刻,咬咬牙走了过去。

    “为什么?”什么客套试探都没有,一来到萧晋的身前,他便嘶声道,“我不过是曾经帮邓睿明出过对付你的主意,可后来被你威胁过了,也诚恳的向你道过歉,价值上千万的酒吧股份都白白送给了你,我陈康安自问再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为什么你还要害我?”

    萧晋抬了抬眼皮,冷笑道:“康安啊!你能这么快就猜到我的身上,显然是个很聪明的人,以我跟贾雨娇的关系而言,害你的理由还需要问吗?”

    陈康安眼珠子一转,表情就越发的愤怒了:“你是在为贾雨娇高价买贱地那件事报仇?该死的,那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竞争,而且也与我无关,你要报仇,可以去找家父,坑我做什么?”

    “真的与你无关吗?那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你爹对于贾雨娇最初想要哪块地,为什么会那么清楚呢?”萧晋喝着口咖啡,淡淡问道。

    陈康安神色一凛,移开了目光:“我不知道萧先生在说什么。”

    “那我就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了。”放下杯子,萧晋摊开手,一脸的无奈。

    此时此刻,陈康安也已经不需要他的回答了,因为很明显,舒兰暴露了。

    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儿,但舒兰的暴露已经足以解释一切:萧晋根本就不是为贾雨娇报仇,而是在教训他的不自量力。

    另外,既然萧晋和贾雨娇已经知道了舒兰是自己派去的眼线,那这次的事件到底是将计就计?还是舒兰已经被策反?毕竟,他们要买下天石大酒店的消息也是舒兰送过来的。

    看到陈康安的脸色开始阴晴不定,萧晋就知道舒兰完蛋了。卧底是一种极度依赖信任的职业,一旦信任崩塌,就绝不会再有什么好结果。

    笑眯眯地站起身,他伸手拍拍陈康安的肩膀,凑近了低声道:“说起来,你选人的眼光不错,舒兰虽然人是蠢了一点,但身段儿还是很亮眼的,最起码屁股的弹性很好,抽起来特别的带劲儿。”

    说完,他嘿嘿淫笑一声便转身离去,完全不管陈康安已经紧紧绷起的身体,以及他那双越来越红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