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87章 一起分赃
    陈康安就是来炫耀的。他知道贾雨娇跟萧晋关系匪浅,但天石大酒店是公开招标,大家各凭本事,赢了自然欢喜,输了也没啥损失,谈不上结什么仇怨,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会惹得萧晋不快。

    只是,他不知道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萧晋给他挖的坑,舒兰身份一暴露,所谓的竞标就不再是什么商场竞争,而是私人恩怨。

    对于马上就要完蛋的家伙,人们总会变得非常大度。此时的贾雨娇就是这样,笑容亲切的看着陈康安假模假式的道歉,不但一点都不生气,最后还祝他陈家马到成功。

    谈话快要结束的时候,先去楼上为贾雨娇整理房间的舒兰下来了,远远的一看见陈康安,原本在身侧两边摆动的手臂就变成了相交在腹前,看的萧晋直摇头。

    连下意识的小动作都忍不住,这姑娘根本就不适合当卧底。

    懒得跟几个注定蹦跶不了几天的蚂蚱说话,把主场交给贾雨娇,他则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有人,是个胖子,不知道已经来了多久,面前的烟灰缸里有四五个烟头,屋子里也烟雾缭绕的犹如仙境。

    摆手让菁菁去倒茶,萧晋走到窗前将窗帘和窗户一起拉开,这才转身看着那胖子说:“我的马老爷,事情不是已经都安排好了吗?你还在这儿愁个什么劲儿呀?”

    胖子正是天石县的县太爷马建新,闻言摁灭烟头,苦笑着说:“兄弟你背景深厚,手段通天,几个小小的商人自然不放在眼里,可你哥哥我还要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混饭吃,不管是市里的还是省里的,是个领导都能把我像泥一样捏着玩,万一有个什么差池,哥哥就是卷铺盖滚蛋的下场呀!”

    萧晋笑笑,来到他对面坐下,诚恳道:“这事儿怨我,原以为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惹了那么多的苍蝇来,让哥哥难做了。”

    马建新摆摆手:“你我兄弟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了,现在箭已在弦,没有不发的道理,哥哥就是胆子小找你发发牢骚、壮壮胆而已。”

    在刚刚知道竞标天石大酒店的企业有那么多时,萧晋的第一反应就是放弃计划,因为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稍有不慎,很可能就会像贾雨娇所担心的那样,连天石县这个他辛苦经营的根据地都会灰飞烟灭。

    但是,在即将要通知马建新的时候,他又改了主意。

    虽说两人之间是以兄弟相称,可他是从来都没有将马建新真的当作兄弟的,马建新也一样,彼此不过是由利益牵扯着,只要没有更加强大的第三者出现,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能一直持续下去。

    然而,萧晋的产业刚刚才在天石县铺开,什么效益和税收都还是没影子的事情,而马建新也不是那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主儿,一个知县的位子不可能让他一直都记在心里。

    因此,他需要进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都说人生有四大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脏。

    前面三种他就算做也不想跟马建新一起做,只好选择最后一条。

    一起分赃其实不在于一个“脏”字,而在于“一起”,大家干了同一件坏事,那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的方法用来对付衙门里的人最管用了。

    于是,他什么都没说,就当不知道那些各地商人到处走门路的事儿。原以为马建新会忍不住来找自己,但让他意外的是,从始至终,这位县太爷也只是趁着上次丁夏山来的机会发泄了一下不满,其它的什么都没做。

    萧晋很好奇他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直到看见娄伟才跟陈康安站在一起,心中才不得不赞叹的想:马建新果然不愧是官场中人,栽赃嫁祸阴人的手段炉火纯青,这样的人只当一个小小县令实在是太屈才了。

    “大哥千万不要这么说,”他掏出烟来亲自为马建新点上,笑呵呵道,“您才是小弟的胆魄和底气所在啊!这天石县要是没有大哥您,小弟我钱多烧的慌才会在这里投资。”

    一听这话,马建新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心说这小王八蛋不会为了他的生意就把老子一辈子都困在这么个小县城里吧?!那他娘的老子还费这么大的劲儿巴结你干嘛?难不成没有你,老子连个知县都做不好吗?

    好在没等他把这个想法刻在心里,方菁菁泡好茶送了过来,萧晋特意起身接过,亲自将茶杯放在他的面前。

    “不过,哥哥是有大才的人,将来总是会高升的,小弟只盼望着能在哥哥发达之前,把这里的生意稳定下来,只要平易成为了天石县的经济支柱,想必不管是哪儿来的县太爷都得给小弟几分薄面吧?!”

    马建新瞬间就放下了心来,别看萧晋口气随意,但点烟和端茶这两个动作却真切的表达了他的郑重,其中似乎还有一点点对于天石大酒店竞标事件的歉意在里面。

    他满意了,非常的满意。萧晋的意思很明显,只想在他的任期内尽快让公司发展壮大,成为天石县的龙头企业,然后他想怎么升官就怎么升官,萧晋只会帮忙,绝不会拖后腿。

    马建新一点都不怀疑萧晋能够做到这件事,一个屁玩意儿都没有的穷县城,他揣着数亿的资金进来,要是还当不上老大,那段学民进监狱可就进的太冤枉了。

    当然,在心结解开之余,他的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不满,两人从认识到现在差不多也快半年了,亲兄热弟的戏码演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他担着前途被毁的风险满足了萧晋的胡闹,才换来了一个正式的承诺,不见兔子不撒鹰,小王八蛋还真能沉得住气。

    不过,话又说回来,萧晋要是没有这么谨慎,他还真不敢轻易相信这些承诺,身为体制内的一员,真心诚意是奢侈品,阳奉阴违才是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