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86章 始料未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晋放下筷子,点燃一支烟,正色问贾雨娇道:“姐,你真的决定要这么早就收服舒兰吗?要知道,就算你不忍心废了她,留她在身边,需要的时候透漏一点假情报什么的也好呀!”

    之前萧晋让舒兰和石三留在饭店大厅吃饭,所以他并不担心说的话会被人听了去。

    贾雨娇闻言叹了口气,说:“虽然我还不知道她跟陈康安是什么关系,但从石三的调查结果来看,那也是个很可怜的孩子。父亲早逝,母亲又常年卧床,全靠她半工半读才撑起了一个家,再加上她弟弟又好赌无良,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只有她自己清楚。

    而且,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我对她的性子也算了解了不少,抛开她卧底的立场不谈,就本性而言,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你不知道,当初咱们当着她的面商谈天石大酒店的事情之后,第二天她来上班时一双眼睛都红肿的厉害,人也特别的憔悴,我相信她是因为又一次背叛我而遭受到了良心上的煎熬,就冲这一点,我也想给她一个机会,不希望她在这条见不得光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说到这里,她又淡淡一笑,接着道:“最最关键的一点,是她确实非常优秀,我当了这么多年老板,就只有她用着最顺手,这样的人才,最终废在商业间谍的身份上,实在太可惜了。”

    萧晋听完咂吧咂吧嘴,摇摇头,说:“我现在觉得自己比你更像是混江湖的,姐,就你这菩萨一般的性子,到底是怎么管理下面那帮桀骜不驯的大混混的呀!”

    “那是因为你比我还坏,当然觉得我是菩萨性子,下面那些人可是一直都认为我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呢!”

    有味道的女人撒起娇来,魅力是惊人的,不说眼睛已经有些发直的萧晋,连方菁菁都忍不住多看了贾雨娇几眼,同时心里也震惊的无以复加。

    她知道贾雨娇和萧晋是有点暧昧关系的,但她听董雅洁说过,贾雨娇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男人,与萧晋暧昧不过是不拘小节的个性使然,原则上绝不会越雷池一步。

    可是,从现在贾雨娇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眼神上,她分明都感受到了对萧晋的浓浓情意,刚才那撒娇的模样毫不做作,犹如娇憨少女,哪里还是一个“暧昧”能够解释得了的?

    萧晋……混蛋,这世上还有他追不上的女人吗?

    萧晋不知道桌前的两个女人都在为彼此跟自己的关系而吃惊酸楚,就算知道了,除了装不知道之外也什么都做不了。

    吃过饭,看看时间,距离报标会的开始也就剩下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天石大酒店的停车场多了几辆豪车,大堂的休息区也有不少人坐在那里,有的信心满满,有的满面愁容,显然都是来参加酒店竞标的各地企业高管。

    商人永远都是嗅觉最灵敏的一群人,龙朔知府衙门将农展会的举办地安排到了天石县,虽然前面“国际”两个字有点虚,但他们还是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但凡生意能做大的人脉都不会差,平易风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从房家手里抢走了龙首峪山泉这件事儿早就传开了。仔细一打听,这公司的老板姓元,虽然不认识,但似乎跟如今刚刚创立才几个月就如日中天的海雅生物科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再加上平易风险驻天石县的总经理曾是诗咏国际的总裁助理,而诗咏国际又是海雅的大股东,这里面要是没有董雅洁的影子,打死他们都不信。更甚至,有心思活泛的,通过海雅还联想到了夏凝海。

    衙门刚刚在政策上对天石县有了小小的照顾,江州商界的两位大佬就蜂拥而至,由不得他们不得出一个结论——市里要开始扶持开发天石县了。

    身为商人,不趁着这里还穷困潦倒的时候插一脚进来,难道还要等到它的身价蹭蹭往上涨了之后再来吗?脑袋被驴踢了也不能这么干呀!

    于是,就这样,一个小小的天石大酒店招标,愣是吸引了多达十四家企业的争相竞投。这是萧晋所始料未及的,也是马建新的真正压力所在。

    毕竟,这事儿一开始不过是萧晋想要坑陈康安的一个诱饵而已,暗箱操作是板上钉钉的,如果只有陈家的王爵和贾雨娇的凌光两家企业,就算不小心漏出去一点风声,处理起来也简单,可现在情况就复杂的多了。

    天石县得罪得起一个王爵集团,却不敢得罪那么多家企业,一个陈家叫嚣天石县衙门不守信用无所谓,可要是这么多企业一起指责,那马建新除了引咎辞职之外,绝不会有第二条路可走。

    也因此,事情的操作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容不得半点马虎。

    “我现在有点后悔向你求助了。”看着大堂里那些江州、乃至周边数省酒店业的翘楚代表,贾雨娇有些歉疚道,“你经营出一个根据地不容易,要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前功尽弃,可让我该怎么赔你呀!”

    “把你赔给我就行了呀!”萧晋嘿嘿贱笑,一脸的满不在乎。

    贾雨娇无奈的摇摇头,刚要抬步继续往前走,忽听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回过头,就见旋转门里两两走出来六七个人,为首的年轻人迈步时挺胸抬头,器宇轩昂,不是陈康安又是谁?

    “贾董?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您。”看见贾雨娇,陈康安便快走几步过来,先对萧晋恭敬的点头喊了一声萧先生,然后笑着道,“可不要说您也是来竞标这间酒店的呀!”

    贾雨娇柳眉一挑,微笑反问:“怎么?康安你觉得我不可以?”

    陈康安惶恐的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敢那么想?只是……只是家父也看中了这里,所以……”

    “我当怎么了呢,这有什么?大家都是买卖人,商场上也从来没有一家做了就不准别家参与的规矩,我贾雨娇在江湖上的名声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霸道到那个地步,生意嘛!光是一家一姓的玩儿,也没意思不是?”

    贾雨娇话说的豪迈大度,但一双媚眼中却散发出了如鹰一般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