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83章 手眼通天
    如此无礼的行为,自然引起了那群人的不悦,当下便有狗腿子模样的人要上去呵斥萧晋,却被陈康安一眼给瞪了回去。

    萧晋嘴里歪叼着一支烟施施然的推门下车,陈康安和娄伟才已经联袂走上前来。

    啪嗒!一簇火苗在萧晋的眼前燃起,他也不客气,凑过去点燃了香烟,抽一口随意向旁边一吐,恰好全喷在了娄伟才的脸上。

    娄伟才的油脸瞬间就成了猪肝色,肺都要气炸了,却一个字都不敢说,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丝毫收敛,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萧晋在天石县的地位,本就在衙门里当差的他自然一清二楚。搞死段学民的手段神鬼莫测,一个半死不活的马建新被他给捧的如日中天,原本鸟都不拉屎的穷乡僻壤,愣是被知府大人力排众议支持举办国际性的展会。

    这是个有大背景和大能耐的人,他惹不起,也不敢惹。

    “萧先生,多日不见,您的气色可是一如往昔啊!”收起打火机,陈康安便笑着恭维道。

    萧晋抬抬眼皮,态度恶劣:“会说话吗?什么叫一如往昔?老子又不是七老八十了。”

    陈康安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连忙低头用手轻轻拍了一下腮帮子,笑着说:“哎呦!您看小弟这张嘴,果然是连话都不会说,实在该打。萧先生您春秋正盛,自然是一天更比一天好的!”

    萧晋哈哈一笑,表情瞬间就变得亲热起来,仿佛刚刚摆谱的人根本不是他似的。“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呢?对了,你们这么多人站在这儿做什么呐?”

    “哦,是这样,还记得上次见面时小弟跟您说过的话吗?只要是萧先生您看上的地方,那就一定是个财源滚滚的好地方。这不,见您已经开始在这里投资,小弟就马不停蹄的跟了过来。

    家里一直做的都是酒店生意,所以小弟就看上了这家酒店,打算把它盘下来,刚刚这是在跟娄主任闲聊,顺便谈一下关于它的重新装修和经营方式。”

    陈康安的话语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表情也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仿佛真的认为萧晋对此一无所知一样。

    当然,他的话也不算假话,当初极力说服父亲参与天石大酒店的竞标,不惜全资包揽下国际农副产品推介展览会的一切费用,就是因为从舒兰那里得到的情报——萧晋要大力发展天石县的生态旅游业,光是前期投资就高达数亿,参与者除了他之外还有贾雨娇、董雅洁和夏凝海。

    他可以不相信萧晋的商业头脑,但绝对不敢质疑另外那三位的投资眼光,尤其是夏凝海。华夏第五富豪都看上的地方,没理由不赚钱。

    恰好因为前知县的倒台,这里最好的酒店没了经营者,不趁着它现在最贱的时候买下来,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呵呵,这么说,这间酒店的归属已经毫无悬念喽?”将只抽了几口的烟随手弹飞,萧晋笑的像是一只来到了鸡窝前的老狐狸。

    陈康安已经得到了娄伟才拍胸口的保证,这时候自然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淡淡一笑:“借萧先生吉言。”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先说声恭喜了。”亲热的拍拍他的肩膀,萧晋说,“回头酒店装修好了,记得给我留一间不错的套房,我要常住。”

    “一定一定,只要是我陈氏旗下的酒店,不管在哪儿,萧先生都是绝对的贵宾。”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们继续,我还有事,晚上再去你的庆祝酒宴上叨扰。”

    “您忙您忙!”

    陈康安微微弯腰目送萧晋转身走上酒店台阶,直到他身影消失在了旋转门内,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生性多疑,身边还站着一个娄伟才,哪怕差不多已经完全掌控在了手中,也不会轻易表露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陈少,这个萧晋到底什么来头,您知道吗?”娄伟才就比他蠢多了,脸上的不忿毫不掩饰。

    陈康安当然不会跟他掏心窝子,含糊地回答道:“他什么来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短短数月之内就把你们原来的知县大人和龙朔副知府大人的公子都送进了监狱,手眼通天,不过如此了。”

    娄伟才一听,额头就有汗珠冒了出来,心说那姓萧的果然来历牛B啊!连知府公子都说干就干,段学民算个屁啊!怪不得那么嚣张,幸亏老子能忍。

    来了那么多次,方菁菁的秘书早就知道萧晋是自家大老板了,见他不敲门就直接进来,慌忙堆出最灿烂的笑脸相迎。

    “菁菁有客人吗?”

    秘书很会说话,摇摇头:“原本日程上是有的,不过在一个小时前方总让我给推掉了,想必是因为要等您吧!”

    好听话儿听着就是心里熨帖,递给秘书一个赞赏的笑容,萧晋便径直走进了方菁菁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人,通往里间卧室的房门却半开着,他走过去探头一瞧,就见方菁菁正坐在梳妆台前,面对着一堆口红发呆。

    “你的皮肤不是特别的白,我觉得带一点浅棕的豆沙色比较适合你,会看上去特别的温柔有气质。”在女人面前,萧晋从来都不知道客气是什么东西,而且他也一直都认为,跟女人太客气的一定是个傻子。

    方菁菁被他吓了一跳,红着脸扭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恼道:“你就不会敲门吗?万一我在换衣服怎么办?”

    萧晋嘿嘿一笑,枕着双臂往床上一躺,说:“相信我,如果你是在换衣服,就算锁了门,我也不会敲的。”

    知道这货就没有脸皮,方菁菁也懒得跟他置气,回头看看面前那一大堆口红,伸手便拿起一支,正是萧晋推荐的那个颜色。

    细细的涂抹好,在镜子里确定没有丝毫瑕疵之后,她才起身。“贾总都还没有到,你就这么早巴巴的赶过来,让彩云姐一个人跟着运山鸡的货车一起来,就不怕她伤心么?”

    “还是来晚了呀!”萧晋唉声叹气,“要是再早来半个小时,说不定就能欣赏到你为我梳妆的全过程,不像现在,只看到了你涂口红的样子,亏大了。”

    “谁、谁说我是为了你呀?你见我什么时候不化妆了?”

    萧晋翻个大大的白眼:“拜托!我的方大经理,你要糊弄我,好歹也找个靠谱一点的理由好不好?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你是刚起床?还是有起床后先上班然后想起来再化妆的毛病呀?”

    方菁菁的脸色更红了,却找不到其它的理由辩解,心中一恼,抬脚便在他腿上踹了一下,然后气鼓鼓的走了出去。

    在带着姑娘身上甜香的床上打了个滚,萧晋才笑嘻嘻的离开卧室。外面,方菁菁已经倒好了一杯威士忌,加了一半苏打水和三块冰,正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大上午的本来不该喝酒,但萧晋是北方人,而且也不怎么风雅,所以一向不喜欢喝茶,白水更不合适,咖啡又过了时辰,想着他以前每次去董总的办公室都是直奔酒柜,于是方菁菁这才为他倒了酒。至于口味,当初给他当助理的时候早就记在了脑海里。

    “哎呀!”萧晋一脸的受宠若惊,“菁菁你对我这么好,让我可怎么报答你呀!要不这样吧,正好这会儿也有时间,咱们回卧室,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好不好?我保证会检查的非常非常仔细的。”

    “呸!”啐他一口,方菁菁走回办公桌后坐下,嗔道:“一天到晚的满脑子不想正经事,我刚刚得到消息,陈正阳的二儿子和金景山的儿子在国外同一所学校念书,据说两人关系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