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82章 爱的枷锁
    山外明显比山里温度高了不少,十几度的气温下,赵彩云家的火坑还没有彻底的熄灭,烘的整个卧室犹如盛夏,盖张毯子都会出汗,就更不用说剧烈运动了。

    在一声犹如濒死一般的低吟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喘息声。

    汗津津的腻歪在一起很不舒服,偏偏女人还抱得极紧,萧晋无奈,只能伸出脚去够窗户。

    赵彩云终于从极度的愉悦中回过魂来,见他伸脚伸的额头都爆出了青筋,便抿唇一笑,坐起身将窗户推开。

    院子里的凉风顿时吹了进来,让萧晋舒爽的像猪一样发出满足的哼哼。

    扯过被单将两人的腰腹遮上,赵彩云重新依偎进他的怀里,埋怨道:“都是你,我说要把火炕灭了吧,你非不让,弄的现在盖被子热,不盖又冷,我都不愿意在这屋子里睡。”

    “再坚持几天,下旬可能会有倒春寒,你身子瘦弱,以前冬天没有这么暖和倒没事,今年你第一次睡火炕,猛一着凉,会生病的。”

    懒惰是一件非常容易成瘾的事情,在山里悠闲了一段时日,萧晋就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雄心壮志都没有了,躺床上就不想起来,尤其是在怀里还拥着美人儿的时候,连睁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赵彩云自然不是真的嫌床太热,不过是撒娇耍耍小性子罢了。她喜欢萧晋哄她,也喜欢萧晋训她,总之只要是萧晋说出来的话,她都喜欢,要是那些话都只对她一个人说,就更喜欢了。

    肚子里开始咕噜噜的叫,天色已经全黑,两人却都还没有吃晚饭。萧晋懒得不想动弹,赵彩云也贪恋他的怀抱,就是再饿也不想起来。

    但“有情饮水饱”这句话终究只是穷人的自我安慰,饥饿的感受没几个人能承受得住,尤其是在隔墙便有吃食的情况下。

    啪!清脆的巴掌声连同赵彩云的娇呼在黑暗中响起。

    “讨厌!每回你都打人家,小柔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变态!”

    “你全身上下就这么一个肉多的地方,我不打那儿打哪儿?”萧晋没好气的推了推她,说,“没听见我的肚子都叫了吗?赶紧起来做饭去,越来越懒,惯得你都不成样子了。”

    “呸!你惯过我什么?每次来了除了吃老娘之外就是睡老娘,拿我家当宾馆了都,还是有小姐的那种。”

    嘴里嘟囔着埋怨,赵彩云起床穿衣服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对于她自比“小姐”这种事,萧晋也只是呵呵一笑,并不以为意。这娘们儿本就是个泼辣的性子,在床上的时候什么脏话荤话都敢说,“小姐”这种量级的,根本不算什么。

    因为出的汗有点多,吃过饭赵彩云烧了热水,两人一起洗澡,洗着洗着就又黏在了一起。

    良久,随着“哗啦”一声水响,萧晋抱着浑身酸软的赵彩云踏进木桶式的大浴缸,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闭上眼享受热水给身体带来的惬意。

    “明天就要起运那些山鸡去县城参加展会了,紧不紧张?”他问。

    赵彩云摇摇头,骄傲地说:“不就是向别人介绍自家的鸡有多好嘛,跟集市上卖东西也没啥区别,该说什么你也都教过我了,再说还有菁菁以及满镇长帮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嗯,不错,不愧是我萧晋看上的婆娘,就是大气!”萧晋笑着赞了一句,接着又道:“原本我还担心你在镜头面前会说不出话,现在看来,倒是可以放心了。”

    “啥?”赵彩云猛地抬起脸,湿漉漉的长发抽的萧晋脸生疼,“镜头?什么镜头?”

    “当然是电视台的摄像机镜头啊!”萧晋揉着腮帮子说,“这次展会是天石县十几年来所承办的最大的公开活动,县电视台肯定会全方位报道的嘛!估计市里和省里也会派记者来。

    我已经跟马建新和菁菁打过招呼了,回头让那些记者都采访你一遍,好好的报道一下,咱们的山鸡卖那么贵,不把名气打出去怎么行?”

    一听这话,赵彩云本来被热气蒸腾的红扑扑的脸立马就白了,瞪着眼急道:“你……你个死人,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的啊?我就是一个乡下女人,跟人斗斗嘴还行,怎么能上电视?不得丢死人啊?!”

    “怕什么?那又不是直播,说错话了也可以改嘛!”拍拍她的小脸儿,萧晋道,“再说了,所谓的采访也跟你平日里与人唠嗑没什么区别,只要当旁边的摄像机是个摆设就成,你的口才那么好,连董雅洁那种女强人都赞不绝口,一个小小的记者还摆不平么?”

    赵彩云知道他的脾气,现在事情已经决定了,自己说什么也晚了,再者,山鸡的名声确实需要打出去,上电视宣传也是躲不掉的事情。

    重新趴回萧晋的怀里,她叹息一声,说:“我连初中都没有毕业,你还真敢什么都交给我去做。先说好,要是我搞砸了,你可不准生我的气、冲我发脾气。”

    “山鸡的养殖产业本来就是你的,不交给你交给谁呀?在我的规划中,你赵彩云将来可是龙朔、乃至整个江州省都鼎鼎大名的民营企业家哦!”

    赵彩云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幽幽地问:“你给沛芹姐她们的是什么?”

    知道女人不是在嫉妒或者不平,萧晋便柔声道:“别胡思乱想,我没有要给你准备后路的意思,话早就跟你说过了,不出意外的话,你这辈子能摆脱我的可能性不大。我既然已经无耻到这种地步了,自然不能再把你当成我的附庸。

    你应该有属于你自己的事业,也应该有只属于你的经济来源,我希望你在爱我之余,同样也是独立且骄傲的。退一万步讲,就算哪天我犯了浑或者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和孩子至少有底气……”

    “你瞎说什么?”赵彩云一把捂住他的嘴,脸上满是凶狠,“小野狗,我警告你,如果你真敢……那样,我扭头就会带着你的孩子去找别的男人,我赵彩云说到做到!”

    自己的女人如果移情别恋,萧晋会非常的伤心,虽然什么捆起来关起来之类的话说过很多次,但事实上,若是实在挽回不了,他也不会强求。老爷们儿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不过,连孩子都被带走,就是他无法容忍的事情了,萧家的孩子决不能喊别的男人爸爸,就是他死了都不行!

    赵彩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话说的斩钉截铁,他除了叹息以及鞠躬尽瘁之外,别无他法。

    老话儿说温柔乡是英雄冢,一点都不假,只要不是铁石心肠,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都会变成脖子上的一套套枷锁。周沛芹是这样,赵彩云也是这样,苏巧沁更是一直都这样。

    萧晋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英雄,所以即便脖子上挂满了锁,他也甘之如饴。

    天亮后,因为赵彩云还要等山鸡装车,所以他先一步来到了天石县。关于天石大酒店的投标已经开始好几天了,今天正是报标的日子。

    车子驶进酒店前的停车场,远远的就看见一群人站在台阶下对着酒店大楼指指点点。被围在正中的是一名年轻人,相貌帅气,西装挺括,身姿挺拔,正是陈康安。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个秃顶的胖子。两人指着大楼不知在说着什么,不时会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萧晋嘴角冷冷一勾,便打方向盘驶了过去。停车场里有的是空位,可他偏偏要从那群人的前方慢悠悠的驶过,停在酒店的正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