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78章 出去之后先打一架

第1078章 出去之后先打一架

 
    人都是天生的演员,没人不会说谎,也没有人的脸上不戴面具,或因为责任、或因为面子、或者因为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种事谈不上是好还是坏,只是人的心理太脆弱,演戏演的太多,多多少少的总会出点毛病,要想保持健康,就必须有个宣泄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家。

    一个人如果在父母妻子这样的至亲面前都不会摘下面具,那他的人生绝对是悲惨的,哪怕登上了世间的巅峰,也只能体会到高处不胜寒。

    苏巧沁话说的很对,于是萧晋就将小纯父母与贺兰艳敏的事情告诉了她,惹得这个善良温柔的女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可把他给心疼坏了,哄了半宿才算消停下来。

    第二天一早,几乎没怎么睡的苏巧沁随便做了点早饭就去医院了,虽然只能隔着病房玻璃说话,但离那个孩子近一点,她的心也能安定一些。

    吃过简单的早餐,萧晋驱车来到了警备大院。

    经过十几天的舆论发酵,张嘉茂已经彻底臭成了粪坑,陆熙柔也是够缺德的,愣是让人在网上用张嘉茂大学舍友的口吻编造了许多黑料,个个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甚至还有他偷偷对着宿管阿姨DIY的事情,可把一众键盘侠们给恶心坏了。

    最后,有人把张嘉茂被杀的过程及原因一爆,网民们顿时就沸腾了。以往那些持“军人杀人和军方包庇凶犯”之类论调的人,已经有大半开始转而夸奖军人见义勇为了,偶尔有头脑清醒者、或者别有用心者提出“杀人犯法”的论调,也会很快被淹没在群情激愤之中。

    据董雅洁说,军方的大佬们对舆论风向的变化非常满意,董李两家趁机开始多方活动,效果显著,就算没有国安出面,李战也肯定不会受到太严厉的处罚,撑死被革职回家。

    至于张嘉茂的家人则完全麻了爪,之前支持他们不依不饶的人见势不妙都没了影子,他们求告无门,四处碰壁,回家也被乡邻们指指点点的戳脊梁骨,八百多万什么的是肯定不敢再提了,老老实实的等着李家找他们谈赔偿的事情,估计能有个五六十万就足以让他们烧高香了。

    毕竟,要不是李家需要“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协议来给李战脱罪,一分钱都不会给他们。

    这一次萧晋没有再让董雅洁给警备大院的人打招呼,出示了证件没三分钟,上次那个拦着他不让进的王姓青年军官就迎了出来。

    “萧同志,你好!请跟我来。”王姓军官笑呵呵的走在侧前方带路,等近处没人了才压低声音说:“你们国安就是厉害,网上那么大的风波,十来天就搞定了。”

    这明显是一名一直生活在军营里的标准军人,几乎已经与社会脱节,还不清楚影响舆论这样的事情一家媒体甚至一个公关公司就能做到。

    萧晋也不费劲跟他解释,只是问:“现在你们的领导对李战的事情是个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军官摇摇头,然后又笑着说:“不过,我觉得他应该问题不大,前几天领导还让我去通知食堂把他的餐食标准往上提一个等级呢!”

    “是嘛!那真是谢谢你对李战的照顾了。”

    军官憨厚的摆手:“没有没有,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啥忙都没帮上,光干着急了。”

    探视房里,李战没什么变化,依然还是那副标枪一般的坐姿,面部表情刻板且冷漠,只是看到萧晋的时候,眼睛里多了一丝笑意。

    “腮帮子好像多了点肉,看来这些天你过的很不错。”在桌子对面坐下,萧晋随手就把一盒烟抛了过去。

    李战接住掏出一根点燃,问:“我的事情有眉目了?”

    他不傻,就算他父母没有派人通知他情况,通过提高的伙食标准也能猜到什么,所以萧晋也不卖关子,直接点头道:“只要你爹妈不再捣乱,估摸着月底之前你差不多就能自由。”

    “我已经跟他们谈过了。”李战说,“我的理想,我想要的生活,通通都告诉了他们,如果他们不想把我救出去之后再关进家里,就应该问题不大。”

    “我呢?”萧晋指指自己鼻子,“你替我说好话了没有?”

    李战微笑:“说了有什么用?就算没有这档子事儿,光是抢走瑶瑶这一条,就足够他们不待见你的了。”

    “我救了他们的儿子也弥补不了?”

    李战摇摇头,叹息一声,说:“我能感觉得出来,他们心里是感激你的,但是,瑶瑶被他们当作儿媳妇看待了十几年,这个心结是很难打开的,更不用说你国安的身份了。所以,抱歉!我替他们向你说声对不起。”

    “算了,大不了以后逢年过节不去你家串门,还省了一份礼物呢!”萧晋能理解李战父母的感受,毕竟是人就有私心,你不能指望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通情达理。

    “经过这档子事儿,他们应该不会再让人压着你的调令不放了吧?!”他又问道。

    “谁知道呢?”李战苦笑,“在父母的眼里,孩子总是长不大的,他们永远都比你懂得多,也比你自己更知道什么事情对你更好。

    他们生我养我,还给了我优渥的生活,我实在没什么资格违逆他们,向他们阐述我的理想和梦想,已经是能做出的最大反抗了,能不能获得他们的理解,只能听天由命。”

    萧晋闻言吧嗒了一下嘴,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郁闷道:“合着你们一家三口老慈幼孝,就我忙活半天还弄了个里外不是人,对吗?”

    李战锤了锤胸口,很严肃的看着他说:“我都记着呢。”

    “咦~~!”萧晋夸张的搓了搓胳膊,恶心道:“老子只是想把你捞出来去保护自己的妞儿,没想跟你爬背背山,你他娘的以后要是再这么肉麻,信不信老子揍你?”

    李战双眼一眯,里面精光闪烁:“被关起来的这段时间没地方活动筋骨,感觉身体都快生锈了,正好,出去之后,咱们先打一架?”

    自从过了年,糟心事就一件接着一件,萧晋的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李战的提议自然正中下怀。

    约定好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他便告辞离开。刚刚走出警备大院,还没来到自己的车前,不远处一辆军牌的黑色A6前门打开,一名年轻的士兵小跑过来,冲他敬了个礼,然后冷冰冰的说:“萧晋先生,我们首长要见你。”

    萧晋挑了挑眉,然后便大踏步的向A6走去。

    A6的车厢里烟雾缭绕,烟雾中坐着一名老人。

    老人一头银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挺括的军装肩章上缀着一麦一星,赫然是一位少将。

    虽然萧晋自己也抽烟,但他受不了纯烟叶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所积攒的味道,好烟叶也不行。于是,他上车之后就将车窗完全降了下去,然后才对身旁的老者笑道:“放放烟气,董老爷子不怕冷吧?!”

    老人自然正是董千秋。只见他深深的看着萧晋,目光如锥,身上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股子铁与血的味道,气势逼人。

    很明显,这是位真正经历过战场洗礼的将军,不是那些和平年代靠裙带关系上位的所谓领导。

    不过萧晋不在乎,这位老者已经被他划进了鄙视的名单,要不是因为他是董初瑶的爷爷,他连搭理都不会搭理,更不会主动上车来了。

    看着一脸淡然和无礼的用手扇着烟雾的萧晋,董千秋心中是有些暗暗赞叹的。倒不是他自认为身上的杀气都多么吓人,只是能在他面前如此坦然的小辈,萧晋还是头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