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76章 老狗
    说完这番话,萧晋特意看了贾雨娇一眼,见她低头沉默,神色复杂,心中就暗暗叹了口气。

    感情,是人类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弱点,或许,也是人与神之间最大的不同。

    没人能够做到完全用理智来思考问题,就像“大义灭亲”永远都是一个悖论一样,血脉亲情都灭了,那所谓的“义”还是干净的“义”吗?

    司徒金川不仅仅是贾雨娇的初恋,还是她整个青春的证明,她不可能也根本做不到在心里将他归类到魔鬼的角色中,这与爱情无关,只是单纯的情感倾向。

    所以,萧晋没有再继续劝说什么。劝也没用,这种事儿只能靠当事人自己调节。

    离开夜总会,萧晋将陆熙柔送回别墅,然后来到了诗咏国际。

    “我的大姨子,你要不要这么工作狂啊?都已经开始打动员剂了,怎么还天天在这里呆着,公司离了你就不会转了么?”一进办公室,他便对办公桌后面的董雅洁劈头盖脸的一顿训。

    董雅洁很难得的没有跟他怼,瞥他一眼,说:“原本我也是打算这几天好好休息的,没成想那个动员剂打完仅仅只是有点发热腰酸,其它什么感觉都没有。一天只打两次,剩下的时间纯闲着无聊死了,倒不如过来做点事情。”

    “发热腰酸都不够,你还想要什么感觉呀?”萧晋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没好气的说,“非得疼的死去活来才舒服?”

    董雅洁惬意的享受着他的关心,微笑说:“你不是女人,不知道一点发热和腰酸对于女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来例假的时候可比这个难受多了。”

    “这不是能不能承受的问题。”确定了她的身体没什么问题,萧晋摇头道,“明天打完动员剂,后天就要正式采集造血干细胞了,虽然那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损害,但消耗还是很大的,多休息休息总没坏处。”

    “好吧!”见他说的认真,董雅洁就合上面前的文件,起身伸着懒腰说,“你是我的医生,就听你一次吧,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冬天已经过去,气温早已开始回升,办公室里中央空调又开的很足,所以董雅洁的上身只有一件非常中性的白衬衫。

    伸懒腰时,她双臂举起,衬衫的腰部被拽出了一道道褶皱,欧派则将前胸衣襟绷的紧紧的,萧晋好像听到了纽扣不堪重负的呻吟,似乎下一刻就会飞出去一样。

    啪!脑门上挨了一巴掌,董雅洁与他擦身而过,到酒柜前倒了杯酒给他,凶巴巴的威胁说:“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萧晋厚着脸皮笑。

    两人仿佛都忘记了之前的那场争执,但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理念上的相悖,不是想改就能改变的。

    因为马上要采集造血干细胞的缘故,董雅洁不能喝酒,还要多补充维生素,所以她让秘书李思慧送了杯果汁进来,坐进沙发里边喝边道:“早晨给菁菁打电话,听她说,青山镇那边遇到麻烦了?”

    “是有点儿事儿,”在她对面坐下,萧晋回答说,“巡抚衙门里的长史可能有个皇帝梦,所以对他爹妈坟墓的风水非常看重,隔了一两公里都不愿意。”

    董雅洁犹豫了一下,说:“需要我帮忙么?我……家里有长辈跟巡抚大人私交不错,只要咱们占着理,事情就好解决,那长史就算再硬,终究只是巡抚衙门里的一条老狗罢了。”

    萧晋知道她所说的“长辈”就是她爷爷董千秋,也只有董千秋的级别有资格与巡抚相交。不过,既然人家都顾忌着他的感受没有明说,他自然不会傻不啦叽的挑明。

    呵呵一笑,他说:“呦!大姨子说话就是提气,让我们头疼不已的人物,在你嘴里就只是一条老狗,真是让人想羡慕都羡慕不来呀!”

    “那么贫呢?”董雅洁娇俏的白他一眼,“需不需要,给个准话儿。”

    “我还是自己来吧!”萧晋摇头,“不想欠你人情,要是还不了,回头你像我欺负你似的欺负我,那我多亏呀!”

    “去你的,不用拉倒!反正钱都在我的账上,那边不弄清爽了,一分钱的投资都不会到位,你自己看着办。”

    萧晋摇摇头,也懒得再跟她掰扯那些资金到底是谁的,只是说:“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常给菁菁打打电话吧!今天上午她去见过金景山,碰了个软钉子,金景山能混到今天的地位,肯定不是蠢货,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摸清楚了平易风险在天石县的情况。

    因为我要在天石大酒店的归属问题上坑一个人,所以巡抚衙门里已经有领导在过问天石县的事情了,保不齐金景山也会趁机插一脚,可想而知菁菁到时候的压力会有多大,她最信你,也最崇拜你,你多帮她出出主意。”

    “天石大酒店?”董雅洁眉头微蹙,“我记得,雨娇好像也很想得到它吧?!”

    萧晋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将自己与贾雨娇的计划说了一遍,然后道:“既然陈正阳先对雨娇姐出了手,那就怪不得我们反击了。

    当然,这次只是小小的惩戒一下不安分的陈康安而已。小王八蛋明知道我跟雨娇姐的关系,还利用卧底坑她,不割几块他的肉,估计他都不知道什么叫疼!”

    董雅洁很不爽,斜着眼问:“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她,你们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哪一步啊?”萧晋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嬉笑着说,“反正我亲她的次数没有亲你的次数多。”

    “滚!”董雅洁顺手就把一个抱枕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

    他哈哈一笑,拿开抱枕,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液,起身说:“走吧!时候不早了,我请你吃饭。”

    瞪他一眼,董雅洁说:“不了,我跟我妈说了收养小纯、以及要给她骨髓的事儿,她勒令我这几天都得回家吃饭,好好补一补。”

    “也好!外面的饭食肯定比不上亲妈做的。”萧晋笑笑,转身离开。

    临出门前,他犹豫了下,说:“柳白竹已经安全了,但什么时候能回国还不清楚,你家的那位长辈可以放心了——如果他还有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