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74章 非人的折磨

第1074章 非人的折磨

 
    萧晋又看了那个长着颗老鼠脑袋的浪哥一眼,对那姑娘道:“既然你们第一天就住在一起,那应该也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了。”

    “她从一开始就吸。”那姑娘毫不犹豫的回答说,“我见过不少客人溜冰的场面,也熟悉那个味道,她搬进来之后没怎么跟我说话就进屋关上了门,当时我还以为她高冷,但没一会儿就闻到了她房间里飘出来的味道,和溜冰一样。

    到了后来,她不溜冰了,也不避着我了,我经常早晨从酒店回家后,就能看见她只穿着内衣躺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摆着注射器。”

    萧晋作为医生,虽然没有研究过毒品,但对于这种东西的成瘾过程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一般人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摇头丸和冰毒这样的软毒品。

    虽然有个“软”字,但相对于海洛因那样的硬货而言,毒性和成瘾性其实一点都不小,只不过海洛因摧残的是身体,而它伤害的是神经,外在表现相对较轻罢了。

    如果在接触软毒品之后没有及时采取戒断措施,用不了多久,软毒品的毒性就很难再满足身体的需要,吸食海洛因几乎是必然的,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吸毒者就算真正踏进了地狱。

    “敏敏跟你说过自己是怎么染上毒瘾的吗?”他问。

    “说过。”姑娘点头,“有一次我们两个都没活儿,晚上就在家里喝酒,她喝醉的时候跟我说,她原来是当公主的,虽然没什么经验,但也知道在那种场合根本不存在什么真感情。

    不过,她很幸运,入行没多久就遇到了一个对她很好很好的人,虽然那个人的年纪和她父亲一样,却真的很疼她,并表示愿意帮她救治重病的爹娘。

    于是,她就辞了职,跟那个人去了他的家乡见他的父母,原本是打算一个月后就回自己老家的,可不幸的是,在一个极偶然的情况下,她发现那人是个毒贩,而且还是个大毒贩,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亿万家财都是用别人的鲜血积累起来的。

    她说她当时害怕极了,也矛盾极了。毕竟那个人是真心的想要娶她做老婆的,可她又不敢想象自己睡在一个恶魔身边的场景。

    她纠结了足足一个星期,最终决定用什么都没看见来回报那个人的疼爱,但是这段关系必须结束。

    她去找那个人分手,在百般追问之下,她说出了原因,然后那个一直都对她呵护有加的男人就变了脸。不但重重的打了她一顿,还将她关进地牢,找了四五个人没日没夜的侵犯她。更过分的是,那几个人累了就会溜冰,还强迫她一起。

    这样地狱般的日子足足过了一个月,她才被那个男人给放了出来,关进了车库里的一个狗笼子,想起来就会把她毒打一顿。她说她当时已经崩溃,要不是心里还惦记着重病的父母,早就自杀了。

    再后来,之前侵犯过她的其中一个人好像喜欢上了她,经常偷偷的给她送些食物和药品。她就苦苦的哀求那个人,终于在一个雨夜,趁男人出门还没回来的时候,那个人带她逃了出去。

    两人躲在码头附近,一边疗伤,一边联系偷渡的船只,但是,他们都有不小的毒瘾,两人匆忙之间带出来的一点存货很快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在终于找到了偷渡船的那天,那个人担心途中犯瘾会被蛇头丢进海里,就把仅剩的一点全给了敏敏,然后自己冒险出去搞冰,就再也没回来。敏敏等他等到最后一刻,无奈只能独自登船。

    回来之后,她自知回家肯定瞒不住吸毒的事情,也没脸再见家人,而且反正身子已经脏污不堪,于是就干脆下了海,打算用最快的速度攒够治疗父母的钱就自杀。”

    说到这儿的时候,那姑娘已经泣不成声,但仍然断断续续道:“她真的很……很拼命,不管什么脏活烂活,只要给的钱多,她都接,经常被客人糟蹋的遍体鳞伤,可她却一次医院都没去过,都是自己买点药在家里硬挺过去……”

    “停吧!不要再说了。”

    萧晋心痛的像是有一把钢锯在不停的割一样,眼珠子也变得通红。他实在不敢想象贺兰艳敏都遭受过怎样非人的折磨,回忆起初次见面时她皮包骨一样被贺兰鲛抱在怀里的样子,他前所未有的想杀人!

    陆熙柔此时也已经是泪流满面,看着那姑娘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仿佛一切都是人家害的似的。

    贾雨娇要好一些,她不认识贺兰艳敏,对她的遭遇只有唏嘘和同情,相比之下,萧晋此时的状态要更加牵挂她的心。

    “小猴子,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别太难过,我现在就发动所有的人手寻找那个所谓的‘涛哥’,一旦抓到他,就让他承受这世间最极致的痛苦,为贺兰小姐报仇!”

    萧晋摇摇头,吐出一口浊气,用仿佛来自地狱一般幽冷的语气说道:“敏敏是我的家人,这个仇必须由我亲手来报。凡是那个人施加在敏敏身上的,我都要他百倍千倍来偿还!”

    说着,他又问那姑娘道:“敏敏所说的那个人的家乡,是不是所谓的宝岛,夷州?”

    “就是夷州,”姑娘抹抹眼泪说,“要不然,敏敏也不用偷渡回来了。”

    萧晋点头,摆手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可以走了。”

    一听自己啥事儿没有,姑娘惊喜至极,嘴角刚要露出笑容,想起气氛不对,赶紧又做出悲伤的模样,冲萧晋弯腰深鞠一躬,走了出去。

    萧晋根本不在乎她那点儿自私的小心思,非亲非故的,你不可能指望一个所谓合租舍友能舍己为你。

    再点燃一支烟,他眼睛盯住最后剩下的浪哥,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那么冷冷的看着。

    半支烟下去,浪哥终于坚持不住了,啪叽一下就跪趴在了地上。

    “老板,我……我除了给敏敏介绍客人和找毒源之外,从来没对她怎么样过呀!”

    事情已经基本清楚了,萧晋也懒得跟这种人废话,直接就对石三吩咐道:“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