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72章 最古老的职业

第1072章 最古老的职业

 
    下午四点的夜总会还没有开始营业,只有一些做最后准备和打扫的工作人员,所以显得特别冷清。

    跟在迎接的石三后面走进大堂,萧晋环顾四周,神色怪异。

    “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吧!你可别说你从没有来过这种地方。”陆熙柔鄙夷地说。

    萧晋淡笑:“以前的时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起码有三百天会在这种地方喝酒,只是从来都没有这么早来过,也没有见过它如此明亮的样子,那些浮夸的装修在暧昧的灯光下看着挺舒服,现在纤毫毕现,忽然感觉特别违和。”

    “那现在给你一个穿着清凉又知情识趣的漂亮姑娘,你还能有感觉吗?”

    “只要是知情识趣的漂亮姑娘,我什么时候都有感觉。”

    “那你为什么总是对我没感觉?”

    “谁说的?我经常对你有感觉呀!”

    “真的?什么时候?”

    “不在我眼前的时候。”

    “混蛋!无耻!垃圾!败类!死变态!臭流氓!”

    挨过女孩儿一顿暴揍狠掐,两人随石三来到了这家夜总会最大最豪华的一间包厢。

    贾雨娇就半卧在里面的沙发上喝酒。今天的她依然还是一身黑色的打扮,上身一件简单的圆领针织衫,下身则是一条阔腿裤,性感又不失干练,但她端着红酒杯的样子又充满了她独有的慵懒,长长的睫毛眨合之间,尽显风情。

    “哎呀!雨娇姐,你说你到底是咋长的呢?人家每次见你都会小鹿乱撞,有初恋的感觉呢!”萧晋的马屁是张嘴就来。

    贾雨娇呵呵一笑,刚要习惯性的跟他调侃几句,忽然看见一个漂亮女孩儿从他身后闪了出来,眉头不由微微一蹙,脸色就拉了下去。

    “废话少说,赶紧办事,老娘很忙,没空陪你在这儿闲扯。”

    “咦?姐姐你心情不好么?”萧晋腆着脸坐到她的身边,伸手想像往常一样捞起她的一双美腿,却被躲开了。

    贾雨娇顺势坐起身,冷冷地瞥了陆熙柔一眼,对他说:“有一只让人讨厌的臭猴子在眼前乱晃,谁的心情能好的起来?”

    她吃醋了,萧晋自然喜闻乐见,朝陆熙柔招了招手,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陆熙柔,知府大人的掌上明珠,同时也是平易安保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贾雨娇呆住,眼睛瞪的溜圆。她知道萧晋跟龙朔的知府老爷关系不错,也知道他曾为知府家的千金治病,但怎么都没想到,这货居然真敢把这位千金给勾搭到手,还让人家为他工作。

    这小混蛋……真真是胆大包天啊!

    “贾女士,你好!”陆熙柔走过来伸出手,却又顿了顿,笑着改口说:“抱歉!身为平易的员工,我应该称呼你一声贾董才对。”

    因为身份的关系,贾雨娇在官府面前总是会习惯性的心虚,今天也虚,但她却不想像以往那样自矮半头。

    握了握陆熙柔的手便松开,她面无表情的说:“陆小姐客气了,请坐。”

    陆熙柔翘着嘴角就坐在了萧晋的身边,还有意无意的依偎着他,姿态亲昵。

    叹了口气,萧晋问她:“姑娘,你是不是有抖M倾向啊?天天数落你数落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你咋就不知道自觉呢?”

    “我怎么啦?”女孩儿一脸的无辜。

    萧晋翻个白眼,手一指旁边的沙发:“坐那儿去!”

    “哼!小气鬼!臭混蛋!”

    陆熙柔嘟囔着坐了过去,贾雨娇这才明白是自己误会了,脸色就有些泛红。为了掩饰,她不等萧晋再说什么就对石三吩咐道:“把人都叫进来吧!”

    古龙说:天下有两种最古老的职业,一个是杀手,另外一个就是ji女;这并不是小说胡邹,而是无限接近于事实的。由此可见,欲望是人类自诞生以来最永恒的主旋律这句话一点都不错。

    当然,那两种职业都是不道德的,在现今大部分的国家也属于违法的范畴,然而,它们却不会消失,而且也一定会一直的存在下去。

    对于前一种职业,萧晋并不了解,但第二种嘛,“了解”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

    首先,他对于那些女人没有丝毫的歧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靠着自己赚些辛苦钱,总比那些趴在别人身上喝血的蛀虫要强得多。

    至于有人说她们引诱了年轻人或者破坏了成年人的家庭和谐,就属于强盗逻辑了,跟杀了人不去怪凶手却指责凶器一样无耻。

    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的,逼良为娼这样的事情,萧晋同样也无法容忍。

    直觉告诉他,贺兰艳敏并不是心甘情愿堕落的。

    因此,在看着四个人低头从门外走进来时,他的脸色就阴沉了下去。

    四个人中,前三位都是女人。两个很年轻,约莫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剩下那个三十多岁,身材前凸后翘,风韵犹存。

    她们都没有化妆,所以脸色和皮肤都很差,黑眼圈也很重,典型熬夜过多的后遗症。

    最后一人则是一个不到四十岁的男人,精瘦精瘦的,颧骨很高,整个脑袋呈倒三角型,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像只老鼠精。

    四个人的脑袋都用力的低垂着,仿佛新闻里的衙门扫黄,就差头顶上扣一个写有“我干了亏心事”的帽子了。

    冷冷的扫了他们一遍,萧晋问贾雨娇:“就这四个?”

    贾雨娇点头,伸手依次点着四人说:“从贺兰艳敏做包厢公主时的朋友、妈妈桑、再到下海之后的合租舍友和毒品来源,所有和她打交道最多的人,全都在这儿了。”

    萧晋眯起眼,冰冷的目光就落在了最左手边的那个年轻姑娘脸上。

    “你叫什么?”

    姑娘偷偷瞄了他一眼又马上低下了头,嗲嗲的说:“回……回老板的话,我叫小梦……”

    啪!一个烟灰缸碎在了姑娘脚边,吓得她一声尖叫,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剧烈抖动起来。

    “你姓小吗?”仿佛瞬间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往萧晋面对漂亮女孩儿时的怜香惜玉已经消失无踪,声音里没有丝毫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