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67章 也懂医术的老太太

第1067章 也懂医术的老太太

 
    邵念琼的话让萧晋非常郁闷,却又无可奈何。华医难学难精,但凡名医,几乎就没有四十岁以下的,以至于一般人都会看人年纪来判断医生的医术高明与否,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句话,放在华医这个职业上都快要成真理了。

    也就是因为萧家的《养丹诀》足够珍贵,他才能小小年纪就通晓医理,这情况属于特殊中的特殊,天下间仅此一例,总被人看轻也是理所当然。

    “首先,老夫人您猜得没错,善芳姐确实拜托了晚辈劝您回家。”萧晋撇撇嘴,说,“其次,请允许晚辈向您孙子表示一下歉意,因为打他的那两个耳光里,有一个挺冤的。”

    “怎么个冤法儿?”邵念琼问。

    “在刚刚见到晚辈时,您的孙儿也认为晚辈不可能是华医,这才对晚辈有所侮辱。”萧晋淡笑说,“原本,晚辈以为那是他的劣性使然,现在见如此明事理的老夫人您居然也是同样的看法,晚辈才知道,他那样说是有情可原的。”

    邵念琼闻言一怔,随即便哈哈大笑。

    笑完,她盯住萧晋的脸,眼睛里闪烁着光芒道:“自从老太婆搬出来住,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被人指责过不是了,萧先生敢当面骂我们祖孙俩狗眼看人低,真真是好胆!”

    说到这里,她伸出了手腕,接着又道:“来吧!老太婆倒要看看你是真有本事,还是胆大妄为!”

    萧晋叹了口气,掏出脉枕搁在老太太的手腕下面,苦笑着说:“晚辈真不该答应善芳姐接下这个差事呀!

    打了您的孙子不说,还让您先入为主的将晚辈给划到‘不待见’的那个范围里了,不过是为自己被看轻而表达了一下不满,就背上一个骂您‘狗眼看人低’的罪名,上哪儿说理去呢?”

    话说的幽怨,他切脉的手指却没有丝毫犹豫,所以邵念琼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仿佛下一刻,他的脸上就会开出花儿来一样。

    过了约莫五六分钟,萧晋的眉头高高一挑,收回手,没有先说话,而是拿起老太太面前的茶碗,掀起盖子闻了闻,才笑着说:“怪不得老夫人会看不起我,原来您也是位医道中人呀!”

    邵念琼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问:“此话何解?”

    “老夫人您这是在考我么?”萧晋收起脉枕,说,“您年轻那会儿肯定遭受过极大的痛苦和磨难,以至于身体气血都亏虚的厉害,尽管这几十年优渥的生活补回来不少,但仍然是不够的。

    平日里稍微劳累一点便会头昏脑涨,一点小病就能卧床不起,夏秋整日整日的昏昏欲睡没有精神,而在寒冷的冬天,守着火炉都可能会浑身发冷,一年四季之中,唯有春天万物显出生机之时是最佳的治疗时间。

    现在正值春日,您喝的茶水中又都是对您症状的补药,显然您也是非常了解这一点的,若非医道中人,又怎么可能?”

    邵念琼的眼中已经露出了赞赏之色,却还是说道:“这可不见得,老太婆已经病了那么多年,中西医都看过不少,各种药物也多到可以当饭吃,手里有这么一个药茶方子,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当然不奇怪,只是如果您早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方子,现在就算还没有痊愈,起码也应该好的七七八八了,但按照您现在的脉象来看,离痊愈可还差得远。

    而若是您近期才得到这么一个方子,善芳姐不应该不知道,那晚辈自然也不应该不知道。”

    邵念琼呵呵一笑,揶揄道:“照你这么说,既然我懂医,为什么不早早的给自己开这个方子,偏要等到七老八十再治?还是说,萧先生认为老太婆是近期才医术大成的么?”

    “确实是这样。”萧晋点头,“准确来讲,应该是老夫人您几十年来一直都在以身试药,这从您身子整体很虚但某些脏器却又非常健康上就可以得到证明。

    而晚辈认为您是最近这一两年才成功摸索出最佳的药物配伍来,则是因为您的这个方子里有两味药用的非常大胆且奇怪,但偏偏又很对您的症状,除了您根据自己的情况反复摸索出来这一点之外,晚辈想不出别的可能。

    反正,如果让我给您开药,第一次肯定不会也不敢这么开。

    另外,如果您不懂医,这么多年乱吃药的结果,很可能早就……呵呵!”

    啪啪啪!

    邵念琼听完拍了三下手掌,之前脸上的盛气凌人已经消失无踪,只余满满的赞叹。

    “萧先生果真术精岐黄,老太婆老眼昏花,先前确实失礼了!”

    “不敢当不敢当,”萧晋连连摆手道,“华医本就最重阅历和经验,晚辈在这方面确实还有很多不足,至少就开不出您现在所服用的这个方子来,老夫人会那么想也是人之常情。

    而且,之前是晚辈无礼在先,又生怕您将我给赶出去,无法向善芳姐交代,所以这才对您用上了一点激将法,还请老夫人见谅。”

    老太太听的连连点头:“不错不错,难得你还能如此坦荡,善芳待人接物一直都粗枝大叶的,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总算是聪明了一次。”

    “老夫人谬赞了。”萧晋客气道,“善芳姐为人豪爽,粗中有细,像晚辈这种喜欢摆弄小心思的人,能被她接受而不被骂娘炮,已经很荣幸了。

    另外,晚辈名叫萧晋,两晋的晋,您直接喊我小萧就好,千万别再叫什么萧先生了,要是让善芳姐知道了,晚辈的耳朵可就遭殃喽!”

    邵念琼哈哈一笑:“好!小萧,闲话待会儿再说,对于老太婆的病,你有什么说道没?”

    “原本在来之前是有的,”萧晋挠了下头,讪讪说道,“不瞒您说,晚辈一开始的打算是把您的病说的吓人一点,把您给忽悠住,好趁机进行善芳姐的任务,但现在见您自己就能把自己治好,晚辈这会儿只觉得很是挫败,还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