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65章 狐狸精是练出来的

第1065章 狐狸精是练出来的

 
    那年轻人自然就是李善芳的儿子谭鸿鹿,突然动手打他,是萧晋灵机一动的结果。因为他想看一看李善芳的婆婆到底有多疼爱这个孙子,如果真到了溺爱的程度,那他会马上转身离开并回绝掉李善芳的请托。

    只有知理且明理的老人才能讲通道理,“溺爱”这两个字是完全与理相悖的,你不可能指望一个连怎么样才是对孩子好都不知道的老人会跟你讲道理。

    至于是否会因此跟谭家交恶,以他对李善芳的了解,可能性不大,就是“想得到谭小钺”这个事儿,必须从长计议了。

    “不干什么呀!”他慢条斯理的掏出一张纸巾,一边擦手一边淡淡的说道,“我和你家夫人的关系,你是知道的,有人当着我的面侮辱我姐,我当然要出手替她讨个公道。”

    谭小钺皱了下眉:“可他是我家少爷。”

    丢掉纸巾,萧晋冷笑:“那又如何?论辈分,他起码也得喊我一声叔叔,教训他一下怎么了,不行吗?”

    谭小钺毕竟是从小就被当做武器来培养的,就算自我意识并没有完全被抹灭,也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去理解萧晋的强词夺理,沉吟片刻,竟闪身到一边,说:“萧先生,我会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如实向夫人汇报的。”

    萧晋笑了,谭鸿鹿却怒了,俩眼珠子瞪得都快爆出来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谭小钺道:“汇报?谭小钺,有人打我,你眼睛瞎了吗?还不赶紧给我报仇?你他娘的还是不是我家养的狗……”

    话又没说完,当然是因为萧晋又扇了他一巴掌。而且,这一巴掌似乎比方才那一下还要更重一些,打得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他完全傻了,瞅瞅一脸嚣张的萧晋,再看看仿佛真的已经瞎了一样的谭小钺,气的身体哆嗦半天,才咬着牙道:“好!姓萧是吧?!老子记住你了,有种你别跑,这两巴掌要是不加倍还给你,老子的谭姓倒着写!”

    说完,他也不进电梯了,转身跑到标有“802”字样的房门前开始咣咣砸门。

    片刻后,房门打开,门里刚刚传出一声“少爷”,他便嗷的一嗓子大哭着冲了进去。

    “奶奶,有人打我!就在咱家门口,您看看我的脸……”

    萧晋没去管谭鸿鹿都哭诉了些什么,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心思去管,因为他此时此刻全部的心神都被之前门里那声“少爷”给勾了去。

    那声音到底有多么动听呢?明明是被吓到的惊呼,可里面却带着几分如泣如诉的味道,软而不嗲,幽而不怨,让人一听便犹如被什么东西勾住了心脏一样,忍不住想要去探究和关注。

    不出意外的话,那声音的主人就是来自谭小钺的妹妹谭小戟了。不愧是按照服侍男人的标准培养出来的‘超级玩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就让阅女无数的萧晋本能的心动,还不知道真人会是怎么一副模样。

    很快,谜底就揭晓了。

    说实话,在看见谭小戟的第一眼时,萧晋有点失望。这女孩儿的相貌美则美矣,却并不如何惊艳,充其量也就是巫雁行的水平,不过是更加年轻水嫩一些罢了。

    但紧接着的第二眼,他就立刻推翻了这个评价,因为他对上了一双生平仅见的迷人眼眸。

    标准的杏眼,白的如雪,黑的如墨,如一汪无尘秋水,溢满了浓浓的情意,楚楚动人。

    当初听李善芳介绍说这女孩儿随便一个媚眼就能让心动,他还不以为然,因为他身边的每个女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李善芳说的太粗糙了,这哪儿是“随便一个媚眼”,明明是时时刻刻都在抛媚眼好吗?

    当然,李善芳最后的总结非常精准——传说中的狐狸精也不过如此了。

    “先生,您是……姐姐!你怎么来啦?”

    见萧晋站在门外看着自己发呆,谭小戟似乎早已习惯了,表情中没有丝毫异样,开口刚问到一半,发现了谭小钺,笑容立刻就在脸上绽放,甜甜的唤了一声。

    生平第一次,萧晋在见到一个陌生姑娘的笑脸后想哭。不是他主观的想,而是谭小戟的笑脸美到了让人心碎的地步,什么百花齐放、倾国倾城都不足以形容,唯有囚龙山里夜空上那条璀璨的银河可以与之相媲美。

    不行不行,不能再这么想了!萧晋,你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当初所谓的京城第一美人当面时,你不也照样该怎么戏弄就怎么戏弄吗?怎么现在面对一个十几岁的黄毛丫头就开始心猿意马,家里的女人还少么?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在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一顿,他深吸口气,强行让目光恢复了清明。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在作祟,这一冷静下来,再去看谭小戟,就发现她不过是一个很美很诱人的女孩儿罢了,仿佛之前那一切的感觉都是幻象一般。

    “这位是萧先生,夫人请来给奶奶检查身体的华医。”面对妹妹的亲昵,谭小钺的态度依然还是冷冰冰的。

    谭小戟早就习惯了,所以并没有怎么失落,对萧晋微弯了弯腰,说:“萧先生,怠慢了,请进。”

    萧晋点点头,抬腿走进屋里,与女孩儿擦肩而过时忽然脑海中一声霹雳,猛地转过脸,神色凝重且阴沉的盯住了她的双眼。

    谭小戟仿佛被他吓了一跳,弱弱的问:“萧、萧先生,怎么了?”

    萧晋眯了眯眼,摇头,一语不发的向室内走去。

    明白了,怪不得第一眼觉得不过尔尔,第二眼惊为天人,冷静下来之后又恢复了尔尔。说到底,不管培养谭小戟的机构有多么高明,其主导者终究还是人,是人就不可能摆脱的掉人的局限性。

    谭小戟是很漂亮,但“漂亮”的概念是非理性且因人而异的,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世界上所有的美女都不过是恰好符合这个时期人们的审美标准罢了。

    也因此,真正要把人迷的神魂颠倒,光靠一张脸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那人对那张脸渴望已久。

    这也就是说,谭小戟的魅惑需要外在条件的辅助,比如恰好能够引起他人心神共振的声音频率,再比如一双无时不刻都在用眼波施展着简单催眠的眼睛。

    是的,谭小戟真正勾人的地方,就是她被刻意培养到已经成为本能的催眠术。

    她的声音音调、说话方式、乃至换气的时机都绝对经过精心的计算和艰苦的锻炼。同理,她的眼神、眼波也百分百不是天然。

    人终究不是传说中的狐狸精,但人足够聪明、或者说比妖怪还要变态,有的是办法无限接近于传说。

    怪不得全世界的富豪都对“超级玩偶”那么的趋之若鹜,五百万美金换来小钺小戟这对姐妹,价格实在是太良心了。

    “打我孙子的人就是你?”

    一道苍老中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萧晋的思绪。他收起心神,目光聚焦在了客厅中主位里的老太太身上。

    鞠了一躬,他说:“老夫人您好!我叫萧晋。是的,打您孙子的就是我。”

    “不错,”老太太点头冷笑,“在老太婆的家门前打我孙子,还敢大摇大摆进来的,你还是头一个,倒是有种!”

    老太太姓邵,叫邵念琼,出自书香门第,留过洋,挨过斗,关过监,算是经历过生死磨难,比起一代枭雄谭正信来也不遑多让,所以性情谦和中带着霸道,即便已经年过花甲,也丝毫不输须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