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61章 麻木不仁和思维逻辑

第1061章 麻木不仁和思维逻辑

 
    “还不知道你的身手居然这么好。”追上笑眯眯等在前面不远处的陆熙柔,萧晋似笑非笑的说。

    “别说的像是我刻意隐瞒你什么一样。”女孩儿不满的噘噘嘴,然后又得意道,“是你让我平时不要总坐在电脑前、要多运动的嘛!人家闲着无聊的时候就会去找鲛哥哥,小擒拿手已经练了好几个月了呢!虽然目前水平很烂,但掏一个傻B的钱包还是很容易的。”

    看着她拿出一个黑色的钱夹子,萧晋无奈的摇摇头,问:“你是想向我证明‘红颜祸水’这四个字的正确性吗?”

    “你这个人,怎么比我还要变态?”陆熙柔将钱夹子里的钞票全都掏出来,然后顺手丢掉钱包,说,“平日里善良的跟天使附体似的,这会儿咋又开始扮演麻木不仁了?”

    “我的善良仅仅只针对同样善良的人,并不是路见不平就出手,说到底,我压根儿就不是好人,会麻木不仁一点都不奇怪。”萧晋道。

    “那你怎么知道被那两个王八蛋坑了的商贩不是个善良的人呢?”女孩儿说,“首先,他们的对话你也听到了,一人说那张钱造的很假,一摸就能摸出来,另外那人也没有要面子的反驳,这说明那钱能够以假乱真的可能性确实不大,经常摸钱的人肯定能摸得出来。

    其次,那俩王八蛋要减少损失,自然会挑相对便宜的东西,而售卖廉价小商品的摊子一般都比较小,摊主的年纪相对也会较大。

    综上所述,那位被他俩坑害的摊主很可能是一个刚刚才出来摆摊做生意不久的老人家。

    一个老人,无论孤寡与否,不吃救济也不乞讨,凭自己的双手挣钱吃饭,人品可以说非常的坚挺且有保证了吧?!”

    闻言,萧晋笑了起来,伸手刮刮她挺翘的鼻梁,说:“没想到你还有推理的天赋。”

    “那当然啦!”陆熙柔顺势又抱住他的胳膊,仰着小脸而得意洋洋道,“要是没点逻辑思维,敢当你的情报头子么?”

    “那以后你调查分析出来的结果,我可得再好好甄别核实一下了。”萧晋揶揄道。

    “为什么?”

    “因为你所谓的逻辑思维根本就说不通呀!”

    陆熙柔本以为这家伙是故意逗自己,没想到他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停住脚步,认真且不解的问道:“哪里说不通了?”

    萧晋也不绕圈子,直接回答道:“你得出那个结论的两个前提并没有不对的地方,只是结论太过牵强了,有先入为主之嫌。

    首先,那张假钞确实很容易摸得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但这并不代表被坑的就是一个没有经验的新摊主,也有可能是那两个混混选择了一个正在降价大甩卖的摊子。

    想想一下,摊主站在高处声嘶力竭的喊着自家商品大甩卖的广告,底下一堆人围着挑选,不时就会有一张、或者几张钞票同时递过来,注意力当然不可能太过集中,出错收到假钱也就很正常了。

    其次,就算不是甩卖,廉价的商品也不一定就是年纪大的人才会卖的指甲刀挖耳勺之类的东西,那些一两块钱一个的耳钉、发卡、皮绳之类的小玩意儿,不也常常有年轻人在卖吗?

    所以,你的结论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并不能作为事情的推断依据。”

    陆熙柔小脸微微一红,知道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明显不服,梗着脖子道:“我还是觉着我的结论可能性更大一点,要不咱俩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那个被坑的摊主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以四十岁为界限。”

    萧晋失笑,摇头道:“不赌,因为根本没法赌,咱俩总不能挨个摊子问人家有没有收到假钱吧?!就算真问,还不知道最后会问出多少呢!”

    “那我不管,你侮辱了我的智商,我不服气!”

    见女孩儿较起了真,萧晋就无奈的叹了口气,拉住她的手转身就往回走。

    陆熙柔更生气了:“你干嘛?我还没逛够呢!”

    萧晋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说:“刚才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不过这会儿倒是真有点怀疑你的智商了,想要知道收到假钱的摊贩是谁,还有比找那两个小混混直接问更容易的办法么?”

    陆熙柔眼睛一亮,快速跟上他的脚步,舔着脸道:“那先说好,这可是你自己去找人家麻烦的,回头惹了事儿,不准说我‘红颜祸水’。”

    萧晋翻个白眼:“想当‘红颜祸水’,起码你也得有颜吧?!”

    女孩儿勃然大怒:“姓萧的,你不但侮辱了本小姐的智商,现在竟敢还侮辱我的容貌,我、我跟你拼啦!”

    说着,她抱住萧晋的胳膊就咬了上去。

    萧晋也不在乎,依然向前走着,像是拖了一条咬人不松口的小母狗。

    好在往前走了没多久,他们就看见了那两个小混混正急匆匆的寻找着什么。

    “在那儿!”丢钱包的那小混混一眼就发现了陆熙柔,跟同伴朝她一指,便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臭婊子,连老子的钱都敢偷,活腻歪了你!”

    话音未落,他的巴掌就朝陆熙柔的嫩脸扇了过去。

    女孩儿一动未动,还扬起了脸,像是主动去迎接耳光一样。

    萧晋当然不会让她被打到,抬手抓住那混混的胳膊往外一别,那混混就“哎呦哎呦”着矮下去了身子。

    他的同伴显然比较机灵,见状立刻就停住脚步,凶巴巴道:“小子,赶紧放手!我警告你,这片儿可都是我们虎哥的地盘,只要老子喊一声,分分钟就会有一车人过来!”

    萧晋有些郁闷,想他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属于一定范围内的特权人士,什么时候跟这种最低端的小地痞打过交道?虽说不上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但心里也够晦气的。

    瞅瞅四周快要围上来的人群,他揪住手里的小混混就大踏步朝夜市旁边的一条胡同走去。“想要钱就过来,老子有话要问你们!”

    “啊啊啊……”那混混的胳膊被拽疼了,不由自主的惨叫着跟了过去。

    他的同伴见状掏出手机犹豫了半分钟,却没有打,而是很快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