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56章 碍着人家祖坟了

第1056章 碍着人家祖坟了

 
    萧晋笑着揉揉小丫头的脑袋,说:“这正说明了你是爹爹的女儿呀!因为爹爹也有怎么都学不会的事情。”

    “真的?”梁小月瞪大了眼,明显不信,“爹爹你那么厉害,还有你也学不会的?”

    “当然啦!”萧晋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娘、玉香姨以及全村大部分人都会的天绣,爹爹就打死也学不会。”

    “爹爹又哄我,”梁小月不满的噘起嘴,“天绣本来就是女人才学的东西,村里的叔叔伯伯们也都不会呀!”

    “你错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技能是有性别男女之分的,不过这个等你长大了爹爹再给你解释。”萧晋摇摇头,又接着道:“既然天绣的例子你不服,那就再说个连你都会,爹爹却不会的。”

    梁小月停住脚步,兴奋地问:“是什么?”

    指指前面路边的一棵大树,萧晋说:“如果不用功夫的话,爹爹是爬不上去的。”

    “什么?爹你不会爬树?班里连一年级的孩子都会的。”

    “我确实不会。”萧晋无奈的摊开手,“你看,爹爹是不是也非常的笨?”

    梁小月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说:“爹爹是老师,会教我们读书,会讲好多好听的故事,能让村里的人都有钱,还能打跑大坏蛋,爹爹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爹爹,一点都不笨!”

    萧晋哈哈一笑,蹲下身看着她的眼睛,说:“那我家小月考试能考第一名,那么难的天绣也已经掌握了基本针法,跟班里男孩子打架都能打赢,也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闺女呀!”

    梁小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蹙眉问:“那我为什么总也学不会打拳呢?二丫和敏敏都学的很快呢!”

    “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各自喜欢和擅长的东西。”萧晋耐心的解释道,“二丫喜欢功夫,敏敏也是大孩子了,所以她们才会学的那么快,小月你学不会只能说明你不适合打拳,并不代表你就比她们笨。

    还有,不只是打拳,别的事情也是这个道理,只要你能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做到最好,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不比任何人差,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梁小月眼睛亮了起来,“比如云苓姨教我们辨认药材的时候,我一遍就能记住,二丫她们总是得教好几遍才行,所以,在打拳上,她们比我聪明,但在辨认药材上,我就比她们厉害,对不对?”

    “没错!”萧晋笑着说,“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且平等的,没有绝对的高低贵贱之分,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不因为自己擅长的就自大,也不要因为自己缺少的就自卑,更不能因为别人的评价就丧失信心、或者轻易更改自己的目标,记住了吗?”

    小丫头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不好意思地说:“爹爹,我不是很懂你话里的意思,但是我记住了。”

    “记住就好,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捏捏闺女的小鼻尖,萧晋起身正打算牵着她继续往前走,却发现詹青雪手里捧着一束迎春花,亭亭玉立在不远处看着他。

    “虽然你做男人挺失败的,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很适合做父亲。”女孩儿笑着说。

    萧晋撇撇嘴:“我还很适合做师父呢!姑娘家家的一大早就跑出去浪,小鸾给你的惩罚做完了吗?”

    教育的本质是传道、授业、解惑,虽然现在的学校只剩下了授业这一种,但萧晋这个赶鸭子上架的父亲兼老师,还是在努力的秉持着传统。

    乖巧的孩子就应该把道理掰碎了揉烂了悉心教导,面对刺儿头,同样也要掰碎了揉烂了,不过不是道理,而是刺儿头本身。

    这不,在家刚刚休息了四五天,他就不得不出山又赶到了青山镇,因为有人需要他亲自出马教育一下才行。

    要在囚龙村后山悬崖建造电梯的事情,年前他就跟青山镇的镇长满白梅达成了共识,地点已经选好,建筑专家和设计师的工作也快要完成,眼看只要建筑方案一确定就可以破土动工,却有人跳出来把正在悬崖下做最后测量的工作人员给打了。

    据满白梅在电话里所说,打人的是离青山镇不远的一个村子的村长和他率领的十几个村民,理由则是距悬崖电梯选址地向西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是那个村长家的祖坟,他认为电梯会破坏他家的风水。

    这还不是整件事理最恶心的地方,那个村子名叫金家村,虽然离青山镇不远,却不归它管,甚至都不在天石县的管辖范围,而是属于隔壁石竹县下辖的一个乡。

    满白梅这个青山镇的镇长管不了人家,镇派出所的人派过去也没用,她只好先找车将被打伤的工作人员送到县医院,然后给萧晋打电话汇报。

    顾不上拐去赵彩云家,萧晋直接来到了镇政府,敲开镇长办公室的房门就问:“打听清楚了吗?那村长什么来头?”

    满白梅从办公桌后站起身,脸色凝重的走向饮水机,口中道:“事情有点麻烦,萧先生先坐,咱们慢慢说。”

    萧晋挑挑眉,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支烟,待满白梅端了茶水过来,便又问道:“怎么回事?那村长是县里有人还是市里有人?”

    “都不是,”满白梅摇摇头,“他是省里有人。”

    萧晋眼睛眯起:“说详细点儿。”

    满白梅抿了抿唇,沉声说:“那个村长名叫金大川,本身不过是莽夫蠢货一个,但金家在石竹县却是很有名气的一个大户人家。他家在县里的产业几乎涵盖了各行各业,黑白两道通吃,据说,逢年过节的,县太爷都得拎着节礼登门拜访,很是风光。

    这一切的源头,则是因为金家出了一位朝廷大员,江州省巡抚衙门长史金景山,从三品的高官。

    当然,那个金大川之所以敢这么嚣张,倒也不全是仗着金景山的名头胡作非为,而是因为金家的祖宅就在金家村,他所说的那个祖坟,其实就是金景山亲爹妈的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