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55章 家的美好
    多了一个名额的事情,萧晋在当时也觉得奇怪,但周沛芹没有解释,他以为是她的口误,所以就没往心里去,跟梁翠翠说的时候也没多想,所以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的话非但没能打消女孩儿的念头,反而让人家充满了希望。

    对未来同样充满希望的,还有丁夏山。

    老太太一辈子无儿无女,也没收徒弟,自从丈夫去世之后,就再没有体会过热闹的滋味儿,现在身边围了一圈大小晚辈,嘴里还嚼着最喜欢重孙巫飞鸾塞进来的奶糖,心里就像是被人一下子灌满了甜蜜和幸福,那点儿因为萧晋私生活不检点而产生的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

    如果最终闭眼前能有这么多孝顺的孩子送自己离开,莫说这本就是一家子好人了,就是江洋大盗,自己也甘愿落草当一个贼老太婆!

    享受着梁小月的捶背服务时,丁夏山这样想着。

    至于詹青雪,在缠着秋语儿为她清唱了一首歌之后,就觉得拜萧晋为师并不是一件多么委屈的事情了。然而,这个想法只坚持到了晚饭——周沛芹和郑云苓的厨艺直接让她认为给萧晋当徒弟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深夜,一番激烈地温存结束,周沛芹枕着萧晋的胳膊,星眸半睁半闭,双颊酡红,连不均匀的呼吸里都带着满足。

    “萧,我真的好开心!”用力抱着萧晋的胸膛,她呢喃一般的说。

    萧晋笑笑,抬头瞅着下面说:“臭小子听到了没有?客户对你的表现很满意。”

    “人家指的不是那个!”小寡妇娇羞无限的轻咬他一口,又用充满希冀的口吻说:“如果将来我能像今天得到丁奶奶承认一样得到你家的认可,然后再给你生一个儿子,那我这一辈子就真的算是圆满了呢!”

    “傻婆娘,那才哪儿到哪儿啊?”萧晋侧过身吻吻她,柔声说,“一个儿子可不够,国家都给了俩名额呢,起码也得再生一个闺女呀!另外,光生还不行,难道你就不想养育他们、不想看着他们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么?

    退一万步说,就算不管他们,咱们自己也还有好多好多的日子要过呀!山里住腻了,咱们就搬去城里住几天;国内呆烦了,咱们就去国外转一转。老了你扶着我出门遛弯,然后我再厚着脸皮跟你挤一张躺椅晒太阳,阴天下雨出不了门,咱就在家关起门来揍孙子……

    这些时光都还没有经历,怎么能算圆满呢?”

    周沛芹听得热泪盈眶,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紧抱着他,问:“萧,我们的未来……真的有这么好吗?”

    “把‘吗’去掉,我们的未来一定会有那么……不,是比我所说的还要好,我向你保证!”萧晋轻轻叼住她的一只耳垂,温柔地动作道,“所以啊!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开启未来美好生活的第一步——怀上一个孩子!”

    “萧,我爱你……”再次陷入迷失一般的愉悦之前,周沛芹人生中第一次说出了这三个字。

    一夜柔情蜜意,旖旎缱绻。第二天清晨,萧晋醒来睁开眼,却懒得起床。

    窗外很安静,只有早春的鸟儿叽叽喳喳,偶尔还能隐约听到秋语儿在半山腰练嗓子的歌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连续几天的奔波和劳累,让他十分贪恋这样的宁静和温暖,如果不是膀胱一直在抗议的话,他真想就这么一直躺下去。

    院子里,丁夏山正在教孩子们打太极拳。梁二丫与贺兰艳敏一板一眼的都学的很认真,梁小月也很认真,但可能这孩子的身体协调能力不是很好,歪歪扭扭的样子倒是很可爱。

    巫飞鸾早就会打了,所以纯粹就是在摸鱼,丁夏山能看到他的时候,每招每式都很标准,但只要老太太一转身,他就干脆连动都不动。

    萧晋也不揭穿他,只是上前将梁小月抱起来的时候对他小声说:“欺瞒师长,这可是大不敬,你知道该怎么办了?”

    巫飞鸾瞬间就像是没了电量一般,耷拉着脑袋说:“知道,‘行针要义’一百遍,徒儿会在三天后交给师父的。”

    “乖!”萧晋嘴角一翘,便抱着梁小月去了厨房。

    厨房里,周沛芹见他抱着闺女进来了,探头瞅瞅外面丁夏山还在教授,就问:“你怎么不让小月继续练了?”

    “孩子的兴趣和强项明显不在那上面,练了也白练。”萧晋无所谓道。

    “怎么能是白练呢?”周沛芹皱起眉,“小月的身体总是这么瘦弱,就算练不好,活动活动总是没有坏处的呀!”

    “想活动还不简单?走,闺女陪爹爹出门溜达溜达。”说着,萧晋便抱着梁小月离开了。

    “哎……”周沛芹追了两步,最终却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埋怨道:“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太惯着孩子了,将来小月要是被惯的脾气太坏,嫁不出去可怎么办呀!”

    身后传来梁玉香的一声轻笑:“这话要是被那家伙听到了,肯定会臭屁哄哄的说:脾气不坏那还是我萧晋的闺女吗?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老子养一辈子!”

    她神态举止模仿的惟妙惟肖,看的周沛芹一阵摇头。“你呀,平日里看着横的跟只螃蟹似的,怎么一到他跟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呢?别的地方不说,单就溺爱孩子这一方面,以后你可得跟我站在一块儿,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胡来。”

    听到这话,梁玉香愣了愣,紧接着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

    自除夕那晚她与萧晋的关系被挑破之后,这是周沛芹第一次表露出已经彻底接纳她的意思。

    深吸口气压下内心的悸动,她重重的点头:“嗯,我都听你的。”

    灶台旁正在往锅里下面的郑云苓心中一阵苦涩,但因为整张脸都被水蒸气给遮住了,没人发现。

    “爹爹,我其实不讨厌打拳的。”被萧晋牵着出了院门,梁小月就有些委屈地说,“不管是竹阿姨教的,还是太奶奶教的,小月都很想练好,只是……小月太笨了,总也学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