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54章 进击的梁翠翠

第1054章 进击的梁翠翠

 
    听着女孩儿宣言一般的话语,萧晋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谁能想到,在去年这个时候还只会撒钱花天酒地的烂人一个,如今也有人发誓愿意为他而拼尽全力了呢?

    当然,上半身感动就可以了,下半身必须时刻保证绝对的冷静和冷酷。

    笑了笑,他拍拍梁翠翠的嫩脸,柔声说:“傻丫头,哥哥送你出去上学,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回报,甚至都不会强求你一定要学有所成。只要你能不辜负你自己的才智和努力,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哥哥就是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闻言,梁翠翠沉默了,过了好久才带着鼻音轻声问:“哥哥,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怎么会?”萧晋失笑道,“你就像是一块正在被打磨的金刚原石一样,马上就会绽放出钻石的璀璨光芒了,哥哥开心还来不及呢!”

    女孩儿抱着他胳膊的手臂又紧了些,瓮声瓮气道:“可是……我违背了哥哥帮我的初衷。”

    “哪里违背了?一切不都好好的吗?”萧晋诧异的问。

    梁翠翠抬起脸看他,眼眸如水:“不好!什么都不好!因为,如果没有哥哥你的话,翠翠一个人做不到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

    虽然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已经被捅开了,但这还是梁翠翠第一次如此正式的表白,而且话语中的意义远远超越了“我喜欢你”这样的层次,直接跨越到了“一生”上。

    身为一个男人,萧晋很动心,但身为一个还有那么一点点良知的男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么优柔寡断下去了。

    “好啊!那你就待在哥哥身边,”淡淡说着,不等女孩儿露出惊喜的表情,他就抽回自己的胳膊,坐起身又道,“给哥哥当一辈子的妹妹吧!”

    感受到他话语中的冷意,梁翠翠身体一僵,一股莫大的恐惧瞬间笼罩在了她的头顶,让她直接泪崩。

    用力抓住要起身离去的萧晋的衣摆,女孩儿哭着哀求道:“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惹你不开心的,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萧晋强忍着心疼,硬声道:“我没有生气呀!能够被你认为是唯一一个能够带给你快乐的人,哥哥很开心,也为能够永远拥有你这么一个妹妹而感到荣幸呢!”

    梁翠翠仿佛更加的害怕了,由抓他的衣摆改成一把将他拦腰抱住,哭的也越发大声:“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好哥哥,求求你不要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了,求你……”

    听着女孩儿伤心欲绝的哭声,萧晋忍了又忍,终究没能忍住,无奈的叹息一声,回身将她抱住,柔声说:“好了,别哭了,是哥哥不对,但哥哥真的是在为你好,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哥哥永远都不会害我,我全知道!”梁翠翠把脸埋在他怀里呜呜的哭,所以萧晋根本看不到,此时女孩儿的嘴角是微微翘起的。

    “还有,”萧晋又道,“实话跟你说吧!初一那天,我已经向沛芹和玉香承诺过,这个家里最多只能有七个女人,所以,别说哥哥不能接受你,就算能,也已经没有机会了,你总不会甘心一辈子都只能做个被我远远养在山外的金丝雀吧?!”

    “你说什么?”梁翠翠猛然抬头,还挂着泪花的大眼睛里只有浓浓的震惊,哪里有一点伤心难过的成分?“你……笨死了!平日里精明的像猴一样,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啊?真是气死我了!”

    女孩儿气得跳脚,萧晋的眼睛却一点点的眯了起来。

    “翠翠,把哥哥骗的团团转,很好玩儿是不是?”

    梁翠翠一呆,就吐了吐舌尖,两只手在他后腰死死的扣住,撒娇道:“不准生气,人家刚才是真的伤心了,只不过你故意说反话的样子好逗,人家立刻就知道你根本舍不得那么对我了。”

    “这么说,还怪我喽!”

    “不怪不怪,哥哥这么疼人家,人家开心死了呢!”

    “那就死远点,别烦我!”萧晋哭笑不得的推开她,摇头道:“真后悔把你送到龙朔去上学,这才一个学期,脸皮就厚的快赶上我了都,要是再上两年,那还得了?”

    女孩儿嘻嘻的笑,抹掉眼泪,又认真地问:“哥,你真的对嫂子们做那样的承诺啦?”

    “骗你是小狗。”

    萧晋坐回躺椅上,嘴里刚叼上一支烟,就被梁翠翠给抢走了。“少抽点,一身的烟味,臭死了。”

    “嫌臭就离我远一点。”萧晋无语的翻个白眼,又正色道:“该说的都已经跟你说遍了,该明白的道理,你也应该都明白了,哥哥最后再跟你强调一遍:做我的妹妹,那你要什么哥都会满足你,离开这个前提,你什么都不会得到。”

    梁翠翠的小嘴儿又高高的撅了起来,气鼓鼓的在他身旁坐下,皱眉问:“你真的能做到再也不带新的女人回来?”

    下意识的,萧晋脑海里依次掠过贾雨娇、董雅洁和方菁菁的脸,但片刻后,他还是点点头,说:“是的,这是我对沛芹的承诺,不能违背。”

    梁翠翠秀气的眉毛都快皱成麻花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那要是沛芹嫂子主动给你增加名额呢?”

    萧晋闻言心里一惊:“你要干什么?翠翠,我很郑重的警告你:如果你胆敢做出会影响到我和沛芹之间关系的事情,那我们真的连兄妹都没得做!”

    这话对于梁翠翠而言就像是针一样扎在了心上,疼得她身体都绷紧了,但她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轻推萧晋一下,嗔道:“讨厌!你想到哪儿去了?人家又不是白眼狼,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嘛!”

    “那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呀!就是问问嘛,沛芹嫂子那么疼你,万一哪天心情好,会开恩多给你一个名额也说不定呀!”

    “哈!那你在这儿慢慢琢磨那一天吧!”萧晋摇摇头,起身向房门走去,“不要乱动这屋里的东西,离开的时候记得锁门。”

    梁翠翠没有再拦他,而是托着腮帮坐在那儿发愁,忽然,她眼睛一亮,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数,一连数了好几遍,然后便欢喜的跳了起来:“六个!怎么数都是六个!也就是说,沛芹嫂子已经多给了他一个名额。梁翠翠,加油!你一定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