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52章 都是好人
    听到拐杖是萧晋捐赠得来的,梁庆有沉默了,轻抚着杖身良久,忽然一滴浑浊的眼泪流过斑驳的皱纹,像是不甘命运的一条小溪试图滋润早已干涸的荒原。

    “老头子这一病,村里人有事儿也都不敢过来找我了,一天天闲的心慌,我就开始回忆这一辈子都干过什么,这一想不打紧,老头子是连死都不敢死了呀!

    以前我只觉得我问心无愧,对得起梁氏的列祖列宗,到了他们面前也能挺直腰杆,现在看来,估计连见都见不到他们,阎王爷就得把我给下了油锅。

    亏心事干的太多了,全村人有一个算一个,每人都朝我啐口唾沫,然后再扒了我的坟,都不带有一点冤枉我的。”

    梁庆有越说眼泪就越多,止都止不住,但说到这里,他忽然又看着萧晋笑了,拍拍手里的拐杖,道:“萧老师,你果然是老头子的福星,不但让老头子看到了村子富裕起来的希望,在老头子闭眼之前,还送来了这样一份大功德。

    谢谢你啊!虽然四万块钱还远远不足以赎我的罪孽,但好歹能让我睡个安稳觉了。回头我死了,这根拐杖也给我烧了。到了下面,它就是老子的一件法器,要是那些小鬼真要把老子下油锅,哼!老子怎么着也得凭它弄死几个垫背才行!”

    “老爷子这话说的霸气!”萧晋极力压下内心的苦涩,由衷的冲老头竖起大拇指,笑道,“小子这次捐钱还得了一堆小玩意儿,到时候一并都给您烧了,虽然不过是些蚂蚱、兔子之类的小兽,但也是有功德傍身的,怎么着也应该能帮您多咬几只小鬼。”

    “好!说定了,就这么办!”梁庆有哈哈大笑,声音洪亮,直冲云霄。

    又坐了一会儿,萧晋便告辞离开,走出院门的那一瞬间,脸上的笑容就变成了悲伤,回头对送出来的梁秀兰说:“秀兰嫂子,最近请你和柱子哥受累多注意一下老爷子,但凡有一点不对,无论什么时间,都要及时通知我,明白吗?”

    梁秀兰顿时紧张起来:“萧老师,俺爹他怎么了?最近能吃能睡的,看上去都快好转了呀!”

    如果他想活,那自然很快就会好转,但现在老头儿明显已经萌生了死志,不出意外的话,神仙也难救。

    心里这样难过的想着,萧晋挤出一个笑脸,说:“嫂子你先别着急,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老爷子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但是他的年纪毕竟大了,多年饮酒又掏空了身子,已经非常的脆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产生什么反复,所以,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应该多加注意。”

    “哦哦,”梁秀兰凝重的点头,“俺记住了,从今天开始,俺就跟柱子三班倒,轮流看着俺爹。”

    “辛苦了。”

    叹息一声,萧晋转身离开。

    自从梁庆有病了之后,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想到死了,但萧晋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想方设法的去鼓励他、激发他对生的渴望——不是厌倦了或者烦躁了,而是心里非常的清楚,已经没用了。

    梁庆有是典型的工作狂,他的整个人生几乎都是被“改变囚龙村”的这个责任感给推动过来的,囚龙村就是他的命,族长的身份和工作就是他赖以呼吸的氧气。

    现在,这些都将离他远去,他自然就像是一条被捞上岸的鱼一样,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可能和意义。

    这是一个可以拍着良心说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别人的人,即便做过许许多多的亏心事,依然足以将电视里宣传的那些爱民如子的老爷们的脸给全部打肿。

    如果,他的身体状况还可以继续工作,那萧晋绝对会发动全村的人给他找麻烦,但不幸的是,老头儿已经经受不起任何劳累了,连精神上的疲惫对他而言都是致命的。

    除了尽最大的努力去调理他的身体,萧晋找不到任何办法救他。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如果说成功救活一个人是医生最大的荣耀,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逝去,就是医生注定要背负在身上的精神枷锁。

    仔细想想,如今的社会上有医德的医生越来越少也情有可原,毕竟,医德太多了,医生的精神压力也会相应增多,心理素质不好的很容易就会崩溃。

    当然,不涉及生死的医生也没有医德的话,就是纯粹的该死了。

    回到家,看到丁夏山和孩子们的笑脸,萧晋的心里才算是好受了一些,但是,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掩饰自己的情绪,还是被早已习惯他元气满满样子的家人给发现了。

    周沛芹心里只有他,见他进门说了两句话就又出去了,当下便也顾不上再陪丁夏山,追出门关切的问:“萧,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无解的事情,萧晋不想让她也跟着难过,就笑着摇摇头,说:“没事儿,就是忽然间想起了一点不爽事情,你又不是不了解我,过一会儿就好了。”

    周沛芹明显是不可能放心的,但看他不想说,也就不再追问,只是握住他的手道:“没事儿就好,知道你在外面会很累,但没办法,你是男人,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我帮不上你什么忙,只希望你回到家里之后能让你完全的放松下来,什么都不要想,就让我伺候着享享福。”

    “嗯!”萧晋点点头,眼角瞥见她袖口的一抹金黄,抓住一看,发现是一枚颜色已经有些发暗的龙凤金镯,就小声地问:“奶奶给的?”

    周沛芹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也低声说:“刚才奶奶要我带她围着咱家的院子转转,一出门,她就从手脖子上撸下了这个,还说是她当年出嫁时的嫁妆,我不敢要,她硬塞给了我。”

    “给你你就拿着,”萧晋笑道,“这事儿老太太瞒了一路,连我都不知道,看来就是专门等着给你呢!”

    周沛芹点了点下巴,轻抚着那枚手镯,幽幽道:“昨天接到你的电话之后,可把我给吓坏了,想着要是奶奶因为我带着个孩子而不喜欢我,那我可就活不成了。还好,还好,奶奶和你一样,都是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