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51章 好奇害死猫

第1051章 好奇害死猫

 
    梁二丫似乎有些不满萧晋对自己的介绍,冷冷的瞥他一眼,但什么都没说,规规矩矩的跪下冲丁夏山磕了个头,喊道:“奶奶。”

    “咳咳咳……”萧晋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背着人蹲下身小声对梁二丫道:“小祖宗,算老师求你,这种时候就别闹别扭了好不好?求求你喊太奶奶成不?”

    梁二丫嘴角不易引人察觉的翘了翘,上身又俯了下去,说:“太奶奶对不起,二丫喊错了。”

    老人家都喜欢漂漂亮亮的小孩子,所以丁夏山一点都不在乎梁二丫“错误”,笑眯眯的点头道:“没关系没关系,快起来吧!太奶奶给你们带了礼物,待会儿让小雪阿姨分给你们。”

    接着,萧晋正要介绍梁翠翠,女孩儿却主动给丁夏山跪下了,磕了个头笑着说:“奶奶您好!我叫梁翠翠。本来应该跟二丫一样喊您太奶奶的,因为翠翠曾经认了萧哥哥当干爹,但他嫌翠翠年纪太大,只肯当翠翠的哥哥。”

    到这会儿,丁夏山已经被这一家子之间莫名其妙的关系给弄得见怪不怪了,闻言只是笑着摇摇头,说:“这又是个漂亮的不像话的丫头,快起来吧!关于干爹的事情,想必还有一个故事,有时间了要讲给奶奶听哦!”

    梁翠翠开心的站起来,用力点头:“嗯!等奶奶休息好了,翠翠带您在村里好好逛逛。”

    接下来,萧晋又来到秋语儿面前,张了张嘴,忽然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她,只好先把她略过,摸摸秋韵儿的头顶,介绍说:“这个漂亮的丫头是翠翠的同学,名叫秋韵儿,您别看她内向腼腆,却是个特别善良也特别坚强的女孩儿,也是孙儿很喜欢的一个妹妹。”

    秋韵儿脸色更红了,迷迷糊糊的就要下跪,胳膊却被萧晋给拉住了。

    “傻丫头,”萧晋逗她道,“还是那句话,你不是我媳妇儿,也不是我闺女,就不用跟着跪啦!”

    秋韵儿的小脸儿顿时就红的像是马上会滴出血来,冲丁夏山深深的鞠了一躬,用比蚊子大不了的声音说:“奶奶好!”

    “好!真是个俊俏的好丫头!”照例夸了一句,丁夏山又瞪了萧晋一眼,笑骂道:“你看你把孩子给吓得,那么大的人了,一点正形都没有。”

    萧晋嘿嘿一笑,再看向秋语儿,眉头就皱了起来,问她道:“我们现在算是朋友吗?”

    秋语儿笑得无比恬淡:“那是语儿的荣幸。”

    “得嘞!”萧晋打了个响指,转头看向丁夏山道:“奶奶,这位是孙儿的好朋友秋语儿,也是韵儿的亲姐姐,人家可是大明星哦!春晚您看了没?国民女神说的就是她。”

    “啊!”还不等丁夏山说话,一直站在她身边的詹青雪就冲了上来,惊呼道:“真的是秋语儿!刚才我就看着像,觉得不大可能所以就没敢认,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天呐!秋小姐,我是你的粉丝,待会儿请你一定要给我签个名啊!”

    “去去去,一边儿去!”萧晋揪住女孩儿的脖领子将她拎到一边,没好气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没规矩,小心老子抽你屁股!”

    “你敢!”詹青雪转身就抱住了周沛芹的胳膊,仰着下巴挑衅道:“姓萧的,有种你再说一遍抽我的什么!”

    “呃……”萧晋半尴不尬的抓抓头发,视线就落到了巫飞鸾脸上。

    不等他开口,小正太就无奈地叹息道:“知道了,弟子会代您惩罚师妹的。”

    “切!”詹青雪不屑地撇撇嘴:“就会捡软柿子捏。”

    萧晋懒得理她,秋语儿却道:“詹小姐,这件事确实是你不对,我们都是一家人,还要签名做什么?”

    詹青雪眨了眨眼,瞅瞅她,又瞅瞅萧晋,忽然表情就像是吞下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一样,怪异极了。

    一个气质超然如仙子下凡,一个吊儿郎当痞气十足,这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要多违和就有多违和,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都要比这一幕美好的多。

    然而,现实却又令她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秋语儿看向萧晋的目光都不能说是爱慕,用“倾慕”来形容才更贴切一些,就好像一只美丽的仙鹤不在天上享福,偏偏要趴在一个凡夫俗子的脚边当宠物一样。

    这一刻,詹青雪对萧晋的好奇心达到了顶点,并且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彻底的挖出他所有的秘密才行。

    不过,她忘记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好奇害死猫!

    介绍完所有人,萧晋就让詹青雪去给孩子们发礼物,周沛芹、梁玉香、郑云苓和秋语儿陪着丁夏山说话,而他则拎着慈善拍卖会上买的那根藤木拐杖来到了老族长家。

    还和以前一样,梁庆有腿上盖着毛毯,正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晒太阳,只是面前木桌上以往常在的酒壶变成了一杯热茶。

    看见萧晋踏进院门,老人脸上就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开口道:“听说你这次带了长辈进山,不在家里好好伺候着,到老头子这儿来干嘛?”

    萧晋将拐杖递过去,说:“给您送这个呀!试试,看合手不。”

    梁庆有掂了掂那拐杖,浑浊的小眼睛就亮了一下,啧啧赞叹道:“不错,沉甸甸的,一定是上好的藤木,雕工好,上面的桐油也刷的均匀,好东西,一定很贵吧!”

    萧晋点头:“是挺贵的,您猜猜多少钱。”

    梁庆有又仔细看了看拐杖,说:“起码也得三四百吧?!”

    萧晋咧开嘴露出满嘴大白牙:“再乘以一百,就对了。”

    “多少?”梁庆有声音高的都破了音,握着拐杖的手也开始哆嗦,“萧老师,老头子现在可经不起吓,这根木头要真值三四万,你就干脆把我的老命拿走得了。”

    萧晋哈哈一笑,说:“您别担心,小子确实是花了四万块钱,但那是捐出去的钱,这拐杖不过是我做好事儿的一个奖励而已,说它值四万块没错,说它一分钱没花也没啥问题,所以啊,您就安心的用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