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50章 一家子莺莺燕燕

第1050章 一家子莺莺燕燕

 
    第二天一早,告别浑身酸软但强撑着送到山口的赵彩云,萧晋背着老太太进了山。

    丁夏山心疼他,不肯全程都让他背着,所以一到平缓的路段便会要求下来。萧晋也不坚持,顺带着还和她一起教詹青雪和巫飞鸾辨别野生的药材和有毒山菌。

    就这样,像是游览一样,一行四人走走停停,到达囚龙村时,已经是午饭后了。

    远远的看见周沛芹牵着梁小月站在村口的大槐树下,萧晋的脚步就不自觉加快了一些。他背上的丁夏山有所感应,就问:“那个就是我正儿八经的孙媳妇儿了?”

    “嗯!”萧晋回头咧嘴憨笑,“她已经答应孙儿的求婚了。”

    这个笑容让丁夏山瞬间体会到了他和周沛芹之间的感情,心里对于周沛芹还带着那么大的一个孩子的些许不悦也就被抛到了脑后。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表达了对周沛芹的不满,就算萧晋再怎么尊敬她,也不免会心生不悦。

    “爹爹!”见到父亲,梁小月就开心的唤了一声,想要跑过去,手却被母亲紧紧的抓住。她皱着眉头抬起脸,想要控诉母亲把自己握疼了,但看见母亲脸色凝重的吓人,就把话又咽回到了肚子里,跟着慢慢的向前走。

    “媳妇儿周沛芹,拜见奶奶!”

    迎到距离萧晋他们还有四五米的位置时,周沛芹就拉着女儿跪在了地上,额头触地,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出声音中的颤抖。

    萧晋知道她这会儿肯定又紧张又害怕,却不好替丁夏山做主,正心疼着,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

    “臭小子,你傻啦?还不赶紧把奶奶放下扶你媳妇儿起来?”

    “哦哦!”萧晋慌忙放下丁夏山,然后上前将周沛芹拉起来,又抱住梁小月亲了亲,这才安慰道:“沛芹姐,不要害怕,奶奶很慈祥的。”

    周沛芹深吸口气,走上前搀住丁夏山,低眉顺眼的说:“这一路翻山越岭的,奶奶一定累坏了,咱们快赶紧回家休息吧!”

    “哎,好!”

    丁夏山笑眯眯的拍了拍她扶着自己胳膊的手,就抬腿向村里走去,边走还边询问起诸如村里现在有多少口人、一亩地能产多少粮食之类的废话,显然是想让周沛芹不再继续那么紧张。

    “小雪姐姐好!”听了萧晋的介绍,梁小月有些腼腆的跟詹青雪打了个招呼。

    “小月真漂亮,”捏捏小丫头的脸蛋儿,詹青雪笑着说,“姐姐还带了礼物哦,到家就给你。”

    “谢谢姐姐!”

    “乖!”

    说着,詹青雪又叹了口气,对萧晋感慨道:“穷山沟沟都能让你找到那么令人惊艳的媳妇儿,你这运气用逆天都不足以形容了,能把奇迹变成稀松平常,我现在对你算是彻底地服气了。”

    “是啊!”望着周沛芹小心翼翼的背影,萧晋笑容温柔,“我的运气真的很好!”

    见他没有习惯性的怼自己,詹青雪意外的歪头看他,发现了他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柔情,不由越发的诧异起来。

    这个家伙对周沛芹的感情竟然是真的,那他山外面的那些女人又是怎么回事?人真的可以拥有复数的真爱吗?

    到了家里,梁玉香、郑云苓、梁二丫、贺兰艳敏、梁翠翠、秋语儿和秋韵儿全都站在院子里迎接,莺莺燕燕阵仗着实吓了丁夏山一跳。

    待到进了屋,周沛芹又带着她们下跪时,老太太实在受不了了,用力踢了萧晋一脚,骂道:“你个臭小子,还不赶紧给奶奶介绍,是想看奶奶出丑吗?”

    萧晋哈哈一笑,说:“都起来吧!咱家不兴这个。还有,语儿、韵儿你们跟着瞎凑什么热闹啊?是想当我媳妇儿?还是想当我闺女?”

    秋韵儿登时就闹了个大红脸,低着头不吭声,秋语儿倒是眼睛亮晶晶的,让人猜不透心里在想些什么。

    握住梁玉香的手,将她拉到周沛芹的身边,萧晋说:“你们两个待会儿自己跟奶奶说话,我就不介绍你们了。”

    接着,他又来到郑云苓的旁边,对丁夏山道:“奶奶,这是郑云苓,算是孙儿的亲妹妹吧!她小的时候害过一场病,不能说话了,但您可不要小瞧她哦,在医术方面的造诣,孙儿很多地方都还不如她呢!”

    “哦?也是华医?”丁夏山惊讶极了,朝郑云苓招手道,“闺女你过来,到奶奶身边来。”

    听见萧晋说出的“亲妹妹”三个字,郑云苓心里既开心又难过,滋味儿复杂极了,但此时根本容不得她想太多,低着头走到丁夏山面前,把手放在了老太太伸出来的掌心里。

    丁夏山仔细的打量她一番,便叹息一声,怜惜道:“多俊的孩子呀!医术能让那个臭小子赞不绝口,一定也聪慧非常,怎么就……唉,老天不公啊!”

    郑云苓微笑着摇摇头,目光环顾四周,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意思是说她有这么多的亲人陪伴,很幸福。

    丁夏山看懂了,笑容也灿烂起来,连连点头道:“好孩子!既然萧晋说你医术不错,那平日里就多陪奶奶练练手。”

    郑云苓点头答应下来。

    那边萧晋见她们说完话了,就又揽住贺兰艳敏的肩膀,对丁夏山介绍道:“她叫贺兰艳敏,是我一个兄弟的妹妹,因为身体的原因,是在孙儿这里治病的。另外,她的大脑受过刺激,目前意识停留在了孩童阶段,所以平时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我都是拿她当闺女一样疼的。”

    丁夏山没想到这又是一个身有残缺的,愣了愣,便也对贺兰艳敏招了招手,说:“孩子,过来让奶奶看看。”

    贺兰艳敏非但不过去,还一个劲儿的往萧晋身后躲,口中说着:“哥哥朋友,敏敏怕!”

    “没事没事,哥哥朋友会保护你的,敏敏不怕。”安抚了一下,萧晋又道:“奶奶,这孩子认生,等她跟您熟悉了就好了。”

    丁夏山叹了口气,也不强求,点头之后,目光就落在了旁边梁二丫的身上,萧晋连忙介绍道:“这是梁二丫,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很懂事,也很自强,孙儿特别的喜欢她,不止一次说要认她当女儿,可惜这臭丫头看不上孙儿,所以目前只是孙儿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