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49章 你酸死我吧

第1049章 你酸死我吧

 
    到了家,赵彩云就把丁夏山当老佛爷一样给供上了,先是扶着上了烧的暖烘烘的炕,然后亲手给脱了鞋。幸亏老太太没有汗脚,所以并不冰凉,否则的话,看样子她都想抱怀里给暖一暖。

    水果、茶水、点心,能摆的全都摆在炕桌上,这还不够,说厨房里温了醪糟,转身就出门去端了。

    萧晋屁颠屁颠的跟过去,抱住女人刚温存了不到五秒钟,就被无情的推开了。

    “你先别闹,奶奶还在屋里等着呢!乖,晚上再陪你。”拍拍他的脸,赵彩云就端着香气扑鼻的热米酒出了厨房,搞得他不上不下的,一阵郁闷。

    而且,这一郁闷就郁闷了一下午,因为赵彩云始终都像个丫鬟似的陪在丁夏山身边说话,连正眼瞧他一下的时候都不多。至于詹青雪,这喜欢热闹的丫头一等巫飞鸾到家,就又拽着他出门赶集去了,直到天黑要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

    晚饭后,赵彩云去了厨房收拾,詹青雪拉着巫飞鸾坐在堂屋里不知在嘀咕什么,萧晋则陪着丁老太在里屋炕上喝茶嗑瓜子,冷不丁脑门上挨了一个爆栗子,不由诧异道:“奶奶,您打我做什么?”

    丁夏山侧耳听听门外的动静,做贼似的小声怒道:“你说我打你做什么?这个彩云又是怎么回事?”

    萧晋愣了愣,问:“奶奶,您对彩云不满意?”

    “我怎么可能不满意?”丁夏山叹息一声,说,“那孩子都快把我当祖宗一样伺候了,我要是再不满意,还有良心吗?”

    “那您是啥意思啊?”

    “我问你,她那个跑路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现在是不是还没有离婚呢?”

    “呃……”萧晋挠挠头,说,“她原来的男人是个混蛋,犯了事儿就没了影,现在人在哪儿都找不到,怎么离婚嘛!”

    “你……”丁夏山有点生气,却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伸手点点他的脑门,无奈道:“你呀!怎么就不知道一点轻重呢?彩云是个好孩子,你喜欢她,那就把那些首尾都处理的干净一点,就算没有名分,起码也要让人家能堂堂正正的跟着你吧?!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

    萧晋无所谓的摊开手:“这有什么呀?穷山僻壤的,孙儿才不怕被人说闲话,彩云那个性子也不会在乎的。”

    “这根本就不是在乎不在乎的问题!”丁夏山怒道,“外面那些村民们嚼几句舌根本来就没什么,人活在世,谁能真正万家生佛?你要考虑的是你的将来!

    仔细想想,未来你的成就肯定与现在有着天壤之别,所谓‘不遭人妒是庸才’,到时你的对头或者敌人必然也不可能少,如果你还是像现在这样吊儿郎当的,不检点的私生活就会成为别人对付你的把柄。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呀!你明不明白?”

    “明白明白,您消消气,孙儿马上就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好不好?”见老太太真的发火了,萧晋就赶紧哄道。

    “你要怎么解决?”丁夏山问。

    想了想,萧晋说:“这个也好办,孙儿不是跟天石县的县令很熟嘛!回头跟他打声招呼,让县民政局开两份离婚证明就行了呗!”

    “什么?两份?”丁夏山被惊着了,瞪大了眼问:“还有谁?”

    萧晋嘿嘿讪笑:“那什么……山里您那个最正宗的孙媳妇儿好像也……也还没离婚呢!”

    “胡闹!”丁夏山抬手就在他后脑勺上抽了一把,还想再打,但看他缩头缩脑的可怜样,就下不去手了,长叹一声,郁闷道:“臭小子,你真是气死我了!”

    “不气不气,孙儿错了,孙儿保证以后再也不这么胡来了。”萧晋腆着脸给老太太捋后背顺气,“赶紧再想想一堆重孙辈围着您的画面缓一下。”

    丁夏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白他一眼,哭笑不得道:“臭小子,真是被你在老刘那里的知礼样子给骗了,要早知道你是这么个没皮没脸的家伙,老太婆才懒得搭理你呢!”

    “嘿嘿!奶奶,您现在已经上了孙儿的贼船,现在说什么都晚啦!”萧晋嬉皮笑脸道,“既来之则安之,以后啊,您干脆什么都别想也什么都别操心了,就安安心心的待在孙儿身边,无聊了就随便喊个孙媳妇儿陪您唠嗑,心烦了就抓一个重孙子打一顿屁股,多好!”

    丁夏山呵呵一笑,又点点他的脑门,没好气道:“哼!我才不舍的打我重孙呢,要打也是打你这个一天到晚气人的小混蛋!”

    晚上,因为堂屋主卧让给了老太太,詹青雪沾光跟她睡在一起,巫飞鸾自己睡东厢房,而萧晋和赵彩云则相拥挤在西厢房的那张小床上。

    一番压抑着声音的运动之后,赵彩云紧紧的抱住萧晋,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开心地说:“奶奶真好!”

    萧晋轻抚她缎子一般的后背,笑着说:“肯接受你就是好啊?那你还真挺容易满足的。”

    “去你的。”扭了扭身子,赵彩云说,“饭后你跟奶奶说话的时候,我就在窗户根底下呢,全都听到了。”

    啪的一声,萧晋在她的小月亮上抽了一巴掌,说:“就你鬼心思多。”

    赵彩云张口轻咬了他一下,抬起脸,媚眼如丝的看着他道:“人家要是鬼心思不多,当初怎么可能会第一次见面就爬到这张床上来?”

    想起两人第一次坦诚相见的场景,萧晋便会心一笑,揶揄道:“说实话,当时你还真吓着我了,想我以前阅女无数,还真没遇到过一上来就不客气的抓我小兄弟的娘们儿。”

    “呸!”赵彩云红着脸啐他一口,噘嘴道:“你还有脸说呢,当时我可是告诉你已经很久没那个了,你还跟条恶狗似的,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老娘的大腿足足酸了两天!”

    萧晋哈哈一笑,翻身将她压住,笑问:“那现在呢?还会酸吗?”

    一双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赵彩云眼波似水,吐气如兰:“男人,你酸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