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39章 渐行渐远
    萧晋知道何心砚与自己接触一定会让很多人吃惊,但他没想到居然会把那个年轻人给吓尿。不过,这也让他很直观的了解到了一点,那就是不管在华夏当首富有多么的不安全,詹斯年在商人们的心中,都是一座令人敬畏的高山。

    离开乔木会馆之前,拍卖会的工作人员过来询问他是直接将拍下的东西都带走,还是由主办方送到家里去。他给了对方一个京城的地址,让他们将那瓶威士忌快递过去,手工艺品和拐杖则直接装进了车里。

    将贾雨娇送回酒店,他驱车往家里走,半道上的路边忽然有车闪了两下远光,离近了降速一看,却是董雅洁的那辆总裁。

    停下让那女人上车,萧晋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笑问:“怎么?突然想通了,准备当我的一整个屁gu了吗?”

    董雅洁眼睛眯了眯:“你不会是忘了在会馆跟我说了什么吧?!”

    萧晋转脸看了她一眼,诧异道:“我亲爱的大姨子,你已经这么关心我了吗?”

    “滚蛋!”董雅洁伸手掐了他一下,怒道,“以为我瞎吗?当时你手机上来电显示的号码分明是国外的,告诉我,是不是瑶瑶那边出什么问题了?”

    萧晋闻言一怔,紧接着脸色就冷了下来,靠边停车后深深的盯着她的双眼,沉声问:“你知道什么,对不对?”

    董雅洁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目光看向前挡风外,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真的不知道吗?”萧晋冷笑,“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只是接一个国外的电话,你就会联想到瑶瑶出事了?”

    “那是因为你当时的表情不对,除了女人出事,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你那么慎重和紧张。”

    “嗬!这倒是个不错的理由,只不过,你也知道我以前是个花花大少,就不能在国外还有别的女人吗?”

    “你……”董雅洁气结,推门就要下车,忽然胳膊上传来一股大力,紧接着整个人便被摁在座椅上动弹不得。

    萧晋的上身已经完全探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脸,眼底似乎有火焰随时都会喷薄而出。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董雅洁愤怒的挣扎着,低胸晚礼服下的俩大球晃的仿佛随时都会跳出来。

    “既然这么担心瑶瑶,你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问她?”

    “我……”

    “你不敢,对不对?”不等女人回答,萧晋就厉声抢白道,“你害怕自己猜测的事情发生,所以就自欺欺人的过来找我,希冀着能从我这里听到让你安心的答案,对不对?”

    董雅洁娇躯一僵,眼泪就从眼角无声滑落,只是一双通红的桃花眼依然死死的盯着他,里面一半是委屈,一半是倔强。

    萧晋默叹口气,松开手,扯张纸巾想为她擦拭泪水,却被一掌拍开。

    “因为你爷爷的行为让我很生气,我实在不愿意再见到你也会那样冷酷,所以……对不起!”他涩声说道。

    董雅洁用力抹了下脸,冷声道:“那真是要让你失望了,事实上,早在一周之前,我就已经猜到了爷爷可能会利用瑶瑶出国这件事来做些什么,而且并没有通知瑶瑶。你看,我就是这么的冷酷无情。”

    “为什么?”萧晋不解,“瑶瑶有可能身陷险境,你哪怕跟我说一声也好呀!”

    董雅洁的表情寒若冰霜:“涉及到最高级别的国家机密,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你以为你是谁?太子爷?还是救世主?”

    “雅洁!”萧晋蹙起眉,“我刚才是有点激动了,你生气可以冲我发火,甚至打我都行,但能不能先好好跟我说话?”

    “我现在不想和你好好说话。”董雅洁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浓浓的悲伤和自嘲,“萧小明,请你告诉我瑶瑶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她没事,只是柳白竹暴露……”

    不等萧晋把话说完,董雅洁就推门跳下车,提着裙摆在寒风中快步走到早已停在后面的总裁旁边。

    萧晋注意到,她最后回头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夜太黑,看不清她的神色。

    总裁带着特有的悦耳声浪远去,萧晋坐在车厢里点燃一支烟用力的吸着,企图借助烟草给肺部带来的闷闷感觉来压制越来越烦躁暴虐的心。

    董雅洁是真的伤心了。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冷酷无情,在担忧害怕时第一时间来找他寻求安慰,就代表了她已经将他视作一个依赖一般的存在了。然而,他却没有给她安慰,反而还怀疑她、伤害了她。

    她是一家市值达数百亿的上市集团总裁,骄傲的个性不允许她在毫无回报的情况下继续露出脆弱的一面。

    萧晋知道这些,但是,他生平最见不得的事情就是珍贵的亲情被践踏,哪怕是为了所谓的大义,所以他并没有阻拦董雅洁的离去。

    看上去,两人之间的矛盾似乎无法调和,就像绝尘而去的玛莎拉蒂一样,他们之间的距离,在这一刻也开始渐行渐远。

    足足抽了七八支烟,萧晋才开车回到了家。苏巧沁为他脱外套时闻到了浓浓的烟味,秀眉皱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温柔的问他饿不饿,在他摇头之后就转身去卫生间放热水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吃过饭,萧晋跟苏巧沁说了与何心砚签约的事情,便带着丁夏山与她告别,驱车到酒店接上詹青雪,又到雁行医馆接上巫飞鸾,这才离开龙朔,向天石县驶去。

    在刚听到巫飞鸾是萧晋的大徒弟时,丁夏山就露出了极其严肃的表情,一路上提问了许多有关华医基础方面的问题。

    好在巫飞鸾虽然性子跳脱,但学医的态度很是端正,尤其是在萧晋动不动就惩罚他默写知识点的情况下,这孩子的基础被夯实的非常牢固,不但回答出了大部分的问题,还能举一反三,处处透着灵性,让丁夏山老怀大慰。

    于是,在他们到达天石县城的时候,老太太就已经对小正太喜欢的不行了,并当场表示要将自己的一生所学都传授给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