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26章 尬聊
    “对不起!这两天糟心事一件接着一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深吸口气,萧晋向董雅洁道歉说。

    “到底怎么了?”董雅洁上前一步问,“今天早晨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说出来的呀!”

    “是啊!”贾雨娇也顾不上再暗争什么,附和道,“我们都认识那么长时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即便再难,也可以大家一起想办法嘛!”

    夏愔愔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点头,脸上满是关切。

    萧晋微笑摇头:“谢谢两位姐姐和愔愔的关心,事情已经解决了,只是它们本身让我感到愤怒,说出来也只会把你们弄得跟我一样郁闷,于事无补,所以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自己调解一下就好。”

    “师父!”

    他话音刚落,便有个一身整齐礼服的小正太跑了过来,不是巫飞鸾又是谁?

    “你小子怎么来了?”萧晋诧异地问。

    “我拉妈妈来的。”巫飞鸾回头指指不远处正在走来的巫雁行,得意道,“有人送请柬给妈妈,她原本是不想来的,我跟她说师父你肯定也在,她才跟我出了门。”

    一听这话,萧晋的眼角就忍不住开始抽抽。因为他天快黑时才离开医馆,而请柬肯定是一早就送到的,所以,巫飞鸾百分之百是在说假话。

    这小子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让他吃瘪的想法,无时不刻、无所不用其极,此时见他被三个女人包围,要是不趁机搅合一下的话,就配不上“灵性”二字了。

    “三天,‘行针要义’一百遍,今天也算一天。”萧晋毫不留情的就给出了惩罚。

    小正太的脸瞬间就黑了,抱住曾对他兴趣最浓厚的贾雨娇就哀求道:“娇师娘,救命啊!‘行针要义’一共两千多个字,一百遍就是二十多万字呀!今天已经这么晚了,肯定写不成,等于是要在两天之内写完,徒儿实在做不到,师娘您帮我求求师父好不好?”

    贾雨娇不知道这是萧晋和巫飞鸾师徒之间的一种游戏,闻言也觉得过分,有心开口,但想到萧晋这会儿心情不好,替孩子求情可能会适得其反,便松开萧晋的胳膊,将小正太拉到一边,低声哄道:“臭小子,算你倒霉,你这是正好撞枪口上啦!不过你也别慌,等他心情好些了,师娘再帮你说好话试试。”

    “咦?”巫飞鸾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您居然真的自称师娘了,上次在医院不还坚持让我们喊您姑姑的么?”

    贾雨娇俏脸一红,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刚才喊她师娘就是别有用心,不由抬手在他脑袋上抽了一巴掌,佯怒道:“臭小子,连我都敢取笑,信不信我让你师父再给你加一百遍啊?”

    小正太立刻就抱着她的胳膊撒娇:“好师娘,您最好了,小鸾再也不敢啦!”

    贾雨娇一阵苦笑不得,手指点点他的脑门,笑骂:“跟你师父一样,没皮没脸的。”

    说完,她直起腰,回头一瞅,眼睛就眯了起来。只见巫雁行已经走了过来,而且一只手还挽在萧晋的臂弯,姿态表情一如往常般冷漠傲然。

    今晚的她依然还是一身灰色长衫的打扮,在一众西式晚礼服中给人的观感明明应该不伦不类,但因为她绝美的容颜和冰山一般的气质,愣是让人油然而生一种鹤立鸡群之感。

    她个头不高也不矮,将将到萧晋鼻下唇上的样子,两人站在一起,般配的就像是为彼此量身定做的一样。

    人生第一次,贾雨娇心里竟涌出了些许的自惭形秽。

    “你儿子刚刚因为捣乱被我惩罚,你怎么也来凑热闹?”萧晋把巫雁行的手从臂弯了抽出来,没好气道,“还有,你穿裙子是不是会死?有种你内衣也别穿现代的呀!”

    如果是别的女人被他这么无情对待,百分百会当场翻脸,即便是苏巧沁和周沛芹,也会难过的离开,但巫雁行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仔细看看,眼睛深处似乎还隐隐有些兴奋在翻滚。

    心理变态的人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就像是露出play一样,当众被羞辱,自然也能带给巫雁行异样的刺激,萧晋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

    但是,董雅洁她们不知道,因此一见巫雁行竟然一语不发,心中不由大惊:堂堂名医居然已经被他调教到如此服帖的地步,那两人之间的关系会有多么亲密,还用猜吗?

    “娇姐姐,过来呀!你站那么远做什么?”放开巫雁行之后,萧晋就开始笑眯眯的唤贾雨娇。

    贾雨娇抿了抿唇,便走了过去,只是手却没有再次挽住他的胳膊,而是挽住了董雅洁的。

    “雅洁,今晚拍卖物品的小册子你看了吗?里面有幅水彩画我觉得不错,拍回去可以挂在办公室……”

    眼看着两个女人携手走向了不远处的沙发,完全当他不存在一样,他也只能摇头苦笑。

    从路过的侍者托盘里拿下两杯酒,递给夏愔愔一杯,他问:“夏叔叔来了吗?”

    “你找他有事?”夏愔愔反问。

    萧晋摇头:“没有。”

    “那就是没话找话的尬聊喽!”

    这话听得萧晋一怔,不由深深的看了女孩儿一眼,惊讶发现她的眼中虽然还带着幽怨,但整个人却已经不再是前些日子那种柔弱委屈的模样了,似乎以往自信骄傲言语犀利的夏愔愔又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淡淡一笑,他说:“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小郁闷,但总的来说,见到你现在的样子,我还是开心比较多的。”

    夏愔愔嘴角扯了一下:“你得意的太早了,本小姐只是觉着你不配让我委屈成那副模样罢了。”

    萧晋眉头一挑,“所以呢?难道接下来你还会上演当众抢夫的戏码?”

    “说不定哦!”

    女孩儿冲他狡黠的挤了挤眼,刚要转身离开,就看见一条洁白的手臂从萧晋背后伸出来,抱住了他的胳膊。待她看清了那手臂主人的模样时,瞳孔便瞬间缩成了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