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22章 高端私密俱乐部

第1022章 高端私密俱乐部

 
    “长老令?”萧晋哑然失笑,“这名字听上去好中二。”

    巫雁行也无声一笑,说:“杏林山始建于辫子狗朝末,那个年代起个这种味道的名字,很正常吧!”

    拿过她手里的玉牌,萧晋也对着阳光看了看,问:“我用它发出的什么要求都会得到回应吗?”

    “那当然不可能。”巫雁行说,“你要是看上了人家老婆或者闺女,人家肯定是不会仅凭一封信就给你的。另外,传家的医术也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说白了还是人脉嘛!”将玉牌丢到她的身上,萧晋继续撸胸口的猫,若有所思道,“听起来,这杏林山倒像是一个会员只有华医的高端私密俱乐部。”

    “本来就是,”巫雁行捡起那枚玉牌在掌心把玩着,说,“在本质上,它与国外那些什么骷髅会、共济会、兄弟会之类的组织没什么不同,区别只在于,它们是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联盟,而杏林山则只与华医有关,属于技术类的组织。”

    萧晋余光瞥见她因为把玩玉牌而颤颤巍巍的雪堆,忽然觉得自己撸猫的行为非常傻B,于是就把猫丢到一边,开始撸“碗”——所有婴儿都最喜欢的饭碗。

    巫雁行瞬间就没了心思继续欣赏玉牌,俏脸微红,眼眸半睁半闭,姿态妩媚惊人。

    强忍住翻身而上的冲动,萧晋又开口问:“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玉牌的作用的?我师父和我奶奶都没有告诉我。”

    巫雁行睁开眼,奇怪的问:“你师父应该就是刘青羊了,但你奶奶是谁?”

    “哦,我这次顺便认了艮长老做奶奶,而且还带来了龙朔,这会儿正由巧沁领着在外面玩儿呢!”萧晋仔细观察着指缝间那只碗的形状变化,漫不经心道。

    啪的一声,巫雁行用力的按住了他的手,吃惊道:“你认了丁夏山做奶奶?”

    萧晋不爽的将她的手拿开,反问:“怎么了?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吗?”

    “怪不得你不在乎这块玉牌带来的便利,感情你已经开始打长老们的主意了,我的格局还是比不上你呀!”

    巫雁行摇头苦笑:“丁夏山虽然在长老中屈居末位,但因为她和她丈夫当年为华医做出的牺牲,在整个华医界威望是极高的,连我父亲那么目中无人的脾气,提起她来也是赞不绝口。

    可以说,即便你这次考核失利没有拿到长老之位,有‘丁夏山的孙子’这个名头,在华医界也可以畅通无阻了。”

    萧晋倒是没想到丁夏山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挑了挑眉,却没有多问,而是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巫雁行张嘴刚要说话,忽然感觉到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滑到了小腹,慌忙抓住,嗔道:“你还要不要继续跟我说话啊?”

    萧晋很满意女人对于自己的接触如此敏感,微微一笑,便扯过被子将她盖上。“好了,不动你了,说吧!”

    见他竟然连碰都不碰了,巫雁行心里本能的涌上一股空虚,想都不想就把他的手塞进了被子,重新放在心口,这才松了口气般的说:“你师父和你奶奶不告诉你那些,倒不是因为和你不亲,而是杏林山有这个规矩:新晋长老必须经过一年的观察期,确定德行都足以匹配之后,才能正式享受长老的待遇。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就露出了傲然之色,“我祖父的太爷爷本就是杏林山的创始人之一,祖父的爷爷、父亲和他自己也都曾担任过长老,杏林山的一切对我而言都不是秘密。”

    萧晋呵呵一笑:“抽你抽多了,倒忘了你也是名门之后,真是失敬失敬!”

    说着失敬,他的手却同时用上了力,巫雁行一声娇yin,迷人的眼睛就化作了一汪湖水。

    然而,正当她想要将滚烫的身子贴近萧晋时,他却突然抽回了手,并坐起身开始穿衣服,情急之下,她脱口道:“主人,你……”

    “别瞎想,”萧晋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说,“你今天已经挨过一次了,再动鞭子是会伤到你的。”

    巫雁行躲闪开他的目光,低低地说:“如、如果你不想那样,也可以……可以对我做别的事情。”

    萧晋眉头一挑,坏笑着问:“别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巫雁行目光抬起,里面满是嗔怨,见他依然不为所动,索性银牙一咬下唇,捉住他的手再次塞进了被子,只不过,这一次没有放在上面。

    不知过了多久,在女人身体极度绷紧的时候,萧晋将指尖放到了她的嘴里,玩弄了片刻香舌,这才转身继续穿起自己的衣服。

    “不准再勾引我了哦!”他笑着说,“忍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忍?”巫雁行喘息着问,表情复杂。

    “因为我不喜欢自己身下的女人心中还住着别的男人。”萧晋起身倒了杯水端回来给她,然后手指点着她的胸口说:“放心,等这里面只有我的时候,你就是哭喊着以死相威胁,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巫雁行用力握住水杯,沉声道:“那一天不会到来的。”

    “话别说的那么绝对,我有耐心等待。”

    说着,萧晋走到衣帽架前拿下外套穿上,然后从兜里又掏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接着道:“这是晁家传承超过五百年的‘润骨金方’,你不是觉着山里的噬心蜂毒有可能可以治疗痛风吗?拿去好好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代替方子里的某些药材,从而实现量产的可能。”

    巫雁行虽然心理变态,但也是真正的爱医之人,一听他竟然拿出了“润骨金方”,登时就顾不上郁郁了,掀开被子就扑过去,夺过方子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萧晋摇摇头,去衣柜里找出一件睡袍为她披上,又帮她喂了猫,这才离开。

    “哦,对了,”临出门前,他回头又道,“跟你说一声,我让小鸾把头发剃了。”

    然而,巫雁行似乎已经被那古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只是头也不抬的摆了摆手,意思是赶紧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