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19章 陆熙柔的怒火

第1019章 陆熙柔的怒火

 
    李战似乎被萧晋给说懵了,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道:“我怎么突然觉着……欠你的人情又没那么大了呢?”

    “这么想就对了!”萧晋表情一变,就哈哈笑着松开他,坐回去说:“虽然我确实戴上了狗链子,但也真的没你想的那么悲惨,好处还是有不少的。最起码,那位姐姐很有味道。”

    李战眼角抽搐了一下,“我记得我应该跟你说过:如果你做了对不起瑶瑶的事情,我会杀了你。”

    萧晋翻个白眼:“有能耐你倒是杀啊!小样儿的,刚见了一次血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那每个月都见一次的女人们还不全都变成杀人魔头?琢磨你自己的事儿吧!我所有的混蛋事,瑶瑶都知道,还轮不到你瞎操心。”

    说完,他就从怀里掏出一条烟丢在桌子上,起身又道:“行了,你在这里好好接受改造,争取早日回归革命群众的怀抱。最重要的是,早点搞定你爹妈,我可不想整天被一对师级的夫妇咒着玩。”

    离开警备大队,萧晋又赶往市局,用自己的证件调出了有关张嘉茂的所有档案资料,然后驱车来到了自己的小基地。

    找到陆熙柔把资料交给她,他说:“前几天网络上热炒的军人杀人案,你知道吧?!这个就是死者。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这个人给搞臭,也不用给他安什么大的罪名,就从道德层面出发,什么虐杀小猫小狗、欺负老头、偷看老太太洗澡之类的,反正就是怎么恶心人怎么来。

    记住,只字不提‘军人’和‘杀人案’的相关内容,只是单纯的把这个人给摁进粪坑里,能做到吗?”

    陆熙柔挑挑眉,翻看了几眼张嘉茂的档案,好奇问:“死了都要被你这么祸害,这人怎么得罪你了?”

    在她身边坐下,萧晋点燃一支烟,说:“杀他的人是李战,我朋友。”

    陆熙柔嘴角一翘,放下档案道:“好!一周之内,我保证网上的键盘侠们会气愤的想把他的尸体找到再杀一次。”

    萧晋斜眼看她:“怎么,你不觉得我为了帮朋友就不择手段吗?”

    陆熙柔嘻嘻一笑,将他嘴里的烟拿下来叼在自己嘴里,熟练的吸了一口,说:“我就喜欢你不择手段,你要是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那才刺激呢!”

    萧晋满头黑线,把烟抢回来,蹙眉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就最近呀!”陆熙柔无所谓道,“整天坐在电脑前面,嘴里没点嚼头不舒服,吃东西又怕胖……对了,你帮我看看,我的屁股是不是已经有点扁了?”

    啪!

    用力在杵到眼前的小满月上抽了一巴掌,萧晋掏出纸笔写了一个药方,然后没好气道:“以后用这个泡茶,提神醒脑,对身体也没什么坏处,再敢抽烟,老子就把你的屁股打成八瓣儿!”

    陆熙柔小嘴儿撅得老高,委屈道:“你就是不肯对我好,从认识到现在,就只会欺负我!”

    萧晋无奈的摇摇头,拉住她的手就向楼上走去。

    女孩儿起初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眼看着是奔着自己的卧室走,顿时就害怕了,慌道:“你……你要干什么?死变态!我可警告你……哎呀!”

    推开她卧室的房门,萧晋直接就将她给甩到了床上,然后将门反锁,表情似笑非笑,慢条斯理的开始脱自己的外套。

    陆熙柔小脸儿通红,抓起被子挡在身前,一边试图把腿也缩进去,一边颤声小意道:“死变……萧晋、萧老板,我错了,你别乱开玩笑,有、有些事,可比咱们分手还要严重的多哦!”

    将外套挂在门边的衣帽架上,萧晋抬步走向她,解着衬衫袖口笑问:“为什么呢?伯母已经把我当成女婿看待了,女婿要跟她女儿做点什么,她应该不会太反对吧?!”

    “那不是假的嘛!”女孩儿是真的怕了,脸色也由红转成了白,手臂更用力的抱着被子说,“还有,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知道你很多的秘密,还有地下室里关着的小纯父母,你、你信不信我会找记者来曝光你?”

    萧晋摇头:“不信。”

    “你……”陆熙柔急了,脾气一上来,索性将被子往旁边一丢,然后就呈大字型躺在了床上,闭眼咬牙道:“来吧!有种你就上,看姑奶奶事后怎么报复你!”

    “想什么美事儿呐?!谁说要上你了?”萧晋憋着笑问。

    陆熙柔猛地坐起身,瞪着俩不相信的大眼珠子看着他:“那、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呀!”萧晋将衬衫袖子卷到胳膊肘处,道,“你不是担心久坐会影响臀型嘛!我准备教你一套动作,每天睡前和清晨都做一遍,保证你的身材会越来越好。贾雨娇那惹火的身段儿你见过吧,她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陆熙柔呆住,原本煞白的小脸儿又一点点的恢复了通红,眼神也从惊愕慢慢变成了怒火。

    “王八蛋!我咬死你!”

    忽然,女孩儿一声大叫,竟直接从床上跳到了他的身上,双腿用力的箍住他的腰,抱住他的后背张口就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怕她摔倒,萧晋轻轻的托住她,待她发泄的差不多了,才拍拍小满月柔声说:“好了,气撒出来就行了,血的味道并不好,没必要非得尝到。”

    陆熙柔依言松开了嘴,却没有从他身上下来,而是顺势将脸埋进他的颈窝,幽幽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有气?”

    萧晋笑笑,就那么抱着她在床边坐下,说:“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让你办事,你总是会推三阻四,非要我说尽好话或者付出冲你呲牙才行,有哪次是痛痛快快就答应下来的?今天你这么反常,我要是都感觉不出来,那还有什么脸出去泡妞嘛!”

    陆熙柔沉默,抱着他的双臂却越发的用力了。

    良久,萧晋的脖子感觉到了湿热的液体,眉头一挑刚要开口,就听女孩儿带着哭腔说道:“我查到了买小纯弟弟的那个人贩子……”

    闻言,萧晋身体瞬间僵住,紧接着一股寒意便从脚底板直冲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