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18章 对得起老子的清白吗

第1018章 对得起老子的清白吗

 
    “看到了没?小爷儿上来就是中尉,相比之下,你小子的少校军衔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探视房内,萧晋靠在椅背上,嘴里叼着烟卷,二郎腿晃啊晃的一脸嘚瑟,跟个上门讨债的地痞流氓似的。

    李战标枪一样腰背挺直的坐在他的对面,看了几眼他的证件,然后放在桌子上,用手按住,问:“这就是救我出去的代价?”

    “诶?你小子脑筋转的可够快的呀!”萧晋惊讶道,“我还正想着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个人情有多大呢!说说,怎么猜出来的?”

    李战笑笑,点燃一支烟,说:“你很聪明,也很有才华,武力值也不低,起码我自认除了做人这一点之外,其它方面都是不如你的,而国安连这样的我都能看上,自然没有理由看不上你。”

    “喂喂喂!不如我就不如我?干嘛要把‘做人’这一条除去?小爷儿做人怎么啦?不好的话,能有那么多姑娘喜欢么?”萧晋不满的拍着桌子道。

    李战不理会这家伙的不要脸,继续说道:“以我对国安的了解,他们招揽人才向来都是不拘一格的,人品道德之类污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对这个国家有没有信仰,而你,恰好很符合这一点。

    综上所述,像你这种热爱自由藐视规则到极点的人,竟然会手持一本国安证件,除了是被迫无奈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可能。”

    萧晋呵呵一笑,摆手说:“没你想的那么惨,就是正常的交换而已,跟买东西没什么区别。”

    李战的笑容慢慢收敛,凝重无比的看了他一会儿,说:“萧晋,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怎么?你觉得我不像是一个可以为了义气而两肋插刀的人?”萧晋反问。

    “不,”李战摇头,“我只是觉得你不像那么傻的人。以你的聪明才智,若想为我脱罪,肯定能够想出别的办法来,没有理由去主动给自己戴上一套枷锁。毕竟,我不是美女。”

    “嗯,蹲了几天号子,学会开玩笑了,虽然冷了点儿,但还不错,继续保持。”萧晋笑笑,然后又正色说:“原因很简单,我需要你尽快出国去保护瑶瑶,而且也只相信你能在她发生危机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护在她的身前。另外……我朋友不多。”

    李战剑眉一挑,郑重道:“萧晋,谢谢你!我真的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好好记住这一点,要是哪天我需要你帮我挡子弹的时候,可千万别犹豫哈!”萧晋一本正经的敲定了跟脚,接着又道:“不过,我今天来的目的还真不是为了告诉你我为你牺牲了多少,而是你的事情出了变数。”

    “什么变数?”

    “你爹你妈知道了国安的事情。”

    李战一怔,神色瞬间黯淡下去,叹息着说:“他们把事情搅黄了?”

    “你也太看得起你家的能量了吧?!别说你老爹只是区区一个师级干部,就是将军级别的,在监督部门面前,也得当乖宝宝,几十年前惨死的元帅级人物还少吗?”

    萧晋嗤笑一声,鼻孔里冒烟道,“事情没黄,国安对你的调令已经签发,只是被你父亲的老首长给暂时压住了,估计这会儿你家人正四处活动想让国安收回成命呢!忙到连张嘉茂家属那边都顾不上了。”

    李战紧皱起眉,问:“你觉得他们活动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大不大的都不重要,”萧晋摆摆手,认真的看着他的双眼,说,“我只问你,你有多想要这份工作?是不是不惜让父母失望生气,也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李战神色一凝,慢慢的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萧晋也不催促,在烟灰缸摁熄一支烟,紧接着又点燃了一支。

    不知过了多久,李战长长吐了一口气,苦笑着说:“一面是养育之恩,一面是朋友之义,还真难选。”

    萧晋冷笑:“真的很难选么?”

    李战的眼中陡然闪过了一道火光,又问:“你打算怎么做?”

    “先在网络上把张嘉茂搞臭,消除这件事对军队带来的恶劣影响,然后以辞职威胁我的顶头上司,要求国安向你老爹的老首长施压。”

    李战淡淡一笑,说:“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的价值还没有高到可以左右国安高层的地步吧?!”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说:“没关系,要是威逼行不通,那我就用利益交换。就在昨晚,我派了人去国外做一件事,如果成功了,我想,用来换你官复原职应该都问题不大。”

    李战目光一凝,随即再次苦笑:“好像我欠你的人情越来越大了。”

    “这可不怪我,”萧晋一脸无辜的摊开手,说,“要怪,你就怪自己有一对坑娃的爹娘吧!”

    “你的这张嘴啊!”李战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又正色道:“求你一件事,就用你之前所说的那个办法,如果威逼不行,那就放弃。我不知道你派人去国外做什么,不过想来成功后一定可以为你换来巨大的好处,不要把它浪费在我的身上,我还不起。”

    萧晋撇撇嘴:“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见外了?咱俩之间虽然还称不上是过命的交情,但好处什么的身外之物,没必要这么看重吧?!”

    “我是认真的。”李战深深地看着他说,“我对你的了解不多,但从你平日里的行为处事上来看,你是一个非常崇尚自由的人,可能它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仅次于家人和感情,能被你如此看重,我深感荣幸,并以拥有你这样的朋友而骄傲。

    也因此,你真的不需要再为我付出什么了,如果结果就是那样,那或许正说明我的命运本该如此,被调往后勤也好,坐牢也罢,我都认了。”

    “放屁!”萧晋勃然大怒,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拽起来,咬牙道:“既然你知道自由对老子非常重要,那就打起精神来,别特么浪费掉老子的一番苦心。还有,你以为老子为了救你就只是戴了副狗链子那么简单吗?老子还陪人家睡了呢,不止一次!

    你就这么放弃,对得起老子反复丢掉的清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