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06章 无冕之王
    杏林山长老一共八位,萧晋占了一个位子,剩下的七人中,乾位长老是他的师父,艮位长老成了他的奶奶,现在排行第二的坤位长老又欠了他一个大人请,再加上与坎位长老的亲切互动……

    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拉拢了四个人,算上他自己,就等于直接或间接控制了八个席位中的五个,今后要是他拿出什么提议来,只要不太过分,绝对畅通无阻。

    这个家伙,哪儿是来参加长老竞选的啊?丫就是来掌控杏林山的。起码,在几位老人家的身体还硬朗的时候,他基本无异于杏林山山长、整个华医界的无冕之王!

    如此心智,绝不可能出自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支教老师,鉴于他始终都没有说出自己师承何人何处,典型的是想扮猪吃老虎嘛!

    想到这里,詹青雪撇撇嘴,低头拿出手机又开始噼里啪啦的打起字来。

    那边,在巩固了跟马阳德的关系之后,萧晋就向老人们告辞离开了。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有个中年人从花厅后门出来,急匆匆的朝堂屋走去。

    这中年人的相貌也属于不错的大叔型,颜值虽不如晁玉山,但气质却能甩他几百条街,即便脸上写满了焦急,步伐也不见丝毫混乱,看见他走出来,还不忘点头致意。

    十有**,这位应该就是师父的女婿、刘淑然的丈夫吧?!

    萧晋摇摇头,同情的想:平白无故的替别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也是个可怜人。

    给田新桐打过电话,得知她和沈妤娴都在酒店的房间,于是他便直接回了酒店。

    敲过门,田新桐却没有让他进去,而是欺身向前,一边关门一边瞪着他问:“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有什么瞒着我?”

    “伯母没有告诉你吗?”萧晋意外道。

    “她回来后就只是哭,我问什么都不说,这会儿可能累了,刚刚躺下。”田新桐小脸儿闷闷的说完,又伸手拧了他一下,怒道:“你个坏蛋,还不说,是想急死我吗?”

    萧晋叹了口气,牵住她的手进了自己房间,然后将手机里昨天詹青雪传过来的视频打开给她看。

    才看到一半,田新桐就忽然丢掉手机冲进了卫生间,紧接着便有干呕的声音传了出来。

    萧晋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跟进去手掌贴住她的后背,一边用内息舒缓她的胃部痉挛,一边开玩笑道:“得亏我没碰过你,要不然,这会儿我就得跑出去买验孕棒了。”

    田新桐抬起头,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只有几欲喷出的怒火,唬的他赶紧闭上嘴,啥话都不敢说了。

    片刻后,女孩儿在盥洗池前漱了口又洗了把脸,才看着镜子里的萧晋咬牙说道:“那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一心想要我嫁给她的儿子,而晁玉山跟我妈……我现在一想起她亲热的嘴脸就觉得恶心!”

    萧晋扯过毛巾递给她,微笑说:“我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刘淑然的丈夫了,多想想他,你的心里总能好受一点。”

    田新桐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转身捶了他一下,嗔道:“你这个家伙,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人家都那么可怜了,你还拿人家开玩笑。”

    “能让我亲爱的田大警官高兴起来,就说明他的绿色人生还不算太失败,他应该感到荣幸才对。”马屁话萧晋自然是张口就来。

    “去你的,越说越不像话了。”田新桐摇摇头,推开他走出了卫生间,“今天上午,我妈和刘淑然一起出门,是不是也发生什么事了?”

    “是。”萧晋也不隐瞒,直接回答道,“为了在今天的竞选中要挟我,晁玉山指使刘淑然在刘家的美容院里给伯母下药……”

    “什么?”田新桐霍然转过身来,紧张道:“那我妈她……”

    拦住要往外跑的女孩儿,萧晋说:“别担心,小雪派去的人赶到的很及时,刘淑然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控制住了。”

    田新桐的身体瞬间放松下来,不过紧接着又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怒声道:“该死!那对狗男女都该死!你为什么不报警?”

    看着女孩儿指节都已经发白的小手,萧晋就委屈道:“小姑奶奶,我不是狗男,也不是狗女,你这么用力的掐我干嘛?”

    田新桐一呆,就有些讪讪的松开了手,但口气依然很硬:“回答我,为什么不报警?绑架胁迫,这可是大罪,你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请注意,我的田大警官,小雪的人到达美容院的时候,伯母正惬意的做着面膜,绑架事件还没发生呢!”

    “那……那也是未遂!也该报警!”

    “然后呢?”萧晋拉着她走到沙发前坐下,柔声道,“以刘家在本地的影响力,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且我们也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给他们定绑架未遂罪的,撑死判个非法拘禁未遂。

    以你对法律的了解,应该知道,这种轻罪一般都是缓刑,跟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闻言,田新桐的小嘴儿就撅了起来,固执道:“起码也能让他们受点罪吧?!”

    萧晋笑笑,说:“确实,在案子审结之前,他们肯定是要在拘留所里住上几天的,可你仔细想想,仅仅只是因为这点对他们而言不痛不痒的惩罚,就让伯母承受警方盘问、一次次揭开当年往事的伤疤,值得吗?”

    田新桐低下了头,口气也弱了下去:“难道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吗?我妈现在所承受的痛苦,又该谁来赔?”

    “打断腿够不够?”

    “哈?什么打断腿?”

    摸摸鼻子,萧晋笑着说:“我在几十分钟前把晁玉山的腿给踹断了,虽然后来又给他接好,但好歹也让他受了不少的罪。”

    田新桐眨巴眨巴眼,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就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紧接着便将红红的小脸儿转过去,像往常一样轻车熟路的傲娇道:“这是给你的奖励,和昨天的那个一样,不代表任何意思,明白吗?”

    这姑娘,是昨天亲那一下把胆子给亲大了吗?

    心里这样想着,萧晋摸摸脸,却故意做出后怕的表情说:“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会因为我随便伤人而生气呢!”

    “不就是刚认识的时候对你态度不好嘛!这么久了还记着,小气鬼!”女孩儿嘟起嘴,不满道,“就算我会觉得你这样触犯法律不应该,但你毕竟是在为我母亲出气,于情于理,我都没有指责你的资格吧?!话说,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可理喻么?”

    “那倒没有,”萧晋嬉笑,“只是觉得你一直都惦记着要把我打成猪头,现在给了你这么好的一个由头,怕你借题发挥。”

    “诶?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田新桐转回脸来,凶巴巴地说,“萧晋,你无故伤人,如果不想进监狱的话,就乖乖地不要动,让姑奶奶打成猪头。”

    “好啊!”萧晋双手呈龙爪状,掌心对准她鼓囊囊的欧派,一脸猪哥相地说,“按照咱们来之前的约定,打一次,摸一下。”

    女孩儿慌忙抱住胸口,红着脸怒骂:“臭色狼,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