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04章 惩戒
    华夏武学不是单纯的格斗术,在强身健体之余,它更加注重的是对心灵素养的锻炼。也就是说,有悟性的人,在武学上的进益绝对会远超身强体壮者。

    而詹青雪年纪轻轻,却能做到不骄不躁,轻易进入老僧入定般的空灵境界,何止是有“悟性”,简直是天赋异禀。

    看来,她说她三岁开始习武,并没有夸张。

    仔细想想,这女孩儿也挺可怜的,明明生在豪富之家,可以一辈子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当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却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与死神挣命。

    她这二十来年所经历的辛苦,常人绝对无法想象。或许,这就是她能更容易进入空灵状态的原因。

    天黑闭眼后是不是还能醒过来都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

    “我看到了!”没多久,詹青雪便睁开了眼,里面满是喜悦的光芒,“每一个缺口,每一条裂缝,我都感觉到了。”

    果然,这姑娘是个武学奇才。

    “嗯,既然都能看到,那就帮他给正回去吧!”萧晋笑着随口道。

    “啊?”詹青雪傻了眼,“我虽然懂医,但是从来都没有给人看过病耶!这第一次上手,你就让我正骨,步子迈的是不是有点大啊?”

    “迈的大怎么了?你又不会扯到蛋。”

    “去死!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斜乜晁玉山一眼,萧晋说,“医学是一门非常注重实践的学科,不动手,你就是把全世界的医书都倒背如流也没用。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有心理负担的活道具在,你不赶紧练手,更待何时?”

    “什么?你们……啊!”

    晁玉山一听这话就急了,开口刚要发表意见,就被断腿处传来的剧痛给弄得什么都顾不上了。

    萧晋面无表情的收回戳在人家断骨位置的手,对詹青雪道:“还愣着干嘛?赶紧的,沿着裂口给丫掰回去就行。”

    詹青雪瞅瞅“楚楚可怜”的晁玉山,为难道:“这毕竟是个大活人,太不人道了吧?!”

    “人道?”萧晋一声嗤笑,“这年头你跟我提人道?那要不要再给丫念一遍人权宣言啊?”

    詹青雪撇撇嘴,转脸递给晁玉山一个“你可别怪我”的眼神,小手再次落到了他的断腿上。

    “啊啊啊啊!”

    这一次,晁玉山的惨叫像是在杀猪,吓得女孩儿慌忙缩回手,紧张的抓住萧晋问:“怎么了怎么了?他怎么这么疼?我是不是用力过大,给他把骨头完全掰折了?”

    萧晋瞅瞅晁玉山那似乎又红肿了许多的断骨处,伸手一摸,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詹青雪被他笑的一阵心慌,忍不住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嗔道:“笑个屁!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放心,”萧晋边笑边道,“你不是用力过大,而是用力过小了。”

    “啊?”詹青雪满脸不解地问:“那他惨叫个什么劲儿?”

    “废话!”萧晋抬手就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一刀捅死你和用刀刃一点点的划死你,那个疼?正骨的疼痛不亚于断骨,你刚才用力那么小,速度自然会慢,等于是让他又慢慢的体会了一遍断腿之痛,他能不叫吗?”

    詹青雪小脸儿唰的一下就变得通红,嘟嘴道:“我说我不干的,是你非让我干,要我看,你就是想要这种效果才对!”

    萧晋哈哈一笑,也不否认,起身道:“继续吧!这次加点力,我去喊几个这里的工作人员抬他。”

    说完,他就转身出了门,完全不理会身后晁玉山的叫声有多大多惨。

    等他回来的时候,詹青雪正在往手上抹护手霜,显然已经洗过了,而晁玉山则浑身大汗的躺在原地,脸上还带着泪痕,望着天花板的眼中毫无生气,像是刚刚被人蹂躏了一百遍似的。

    萧晋走到他脑袋边上蹲下,看着他的脸,目光中毫无温度地说:“我不知道你曾经都干过什么坏事,但从你的行事风格来看,想来肯定是不少的,所以,别想不开,这就是你的报应。

    以后出门前最好带上脑子,你在你家那一亩三分地上怎么作威作福那是你的事,外面可没人惯你的臭毛病。

    另外,想报仇随时可以来找小爷儿,但小爷儿劝你还是忍了这口气的好,因为,下次你要是再落到小爷儿的手里,能活着回家都算你上辈子积了大德。

    哦,对了,还有,润骨金方现在是小爷儿的东西,如果让我听到你、或者你晁家的任何一个人敢再拿它赚钱,小爷儿会让你家都不能给你任何安全感,记住喽!”

    “小萧。”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丁夏山的声音,他慌忙站起身,转过脸时,表情就已经恢复了乖宝宝似的人畜无害。

    让医馆的工作人员把晁玉山抬走抹药上夹板,他走到老太太跟前问:“奶奶,啥事儿?”

    “得饶人处且饶人!”丁夏山柔声道,“用你的话说,他这次毕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稍加惩戒也就是了,戾气太重,会影响你心境的。”

    “是,孙儿记住了,多谢奶奶教诲。”规规矩矩的鞠了一躬,抬起头,他又嬉皮笑脸地说:“奶奶,你平日里喜欢吃什么菜喝什么茶?咱们明天就回去了,孙儿得提前跟家里说一声,好让她们准备呀!”

    一句话说的丁老太立刻又心花怒放,拉着他的手直笑:“你有心了!不过,奶奶也不是什么金贵人,当年也是吃过苦的,什么都行,不用刻意准备。”

    “谁说您不是金贵人了?”萧晋瞪起眼,一本正经道,“在孙儿的眼里,您可要比庙里坐着的菩萨都金贵的多,起码您的手能治病救人。”

    “哎,慎言!”老人家就算不信佛,多多少少也都会有点迷信,丁夏山闻言吓了一跳,忙佯怒地骂道:“臭小子,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啊?菩萨也是能随便开玩笑的?”

    萧晋笑嘻嘻的拍了拍脸,说:“没关系,菩萨普度众生,心胸何止宽广,不会跟孙儿一般见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