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03章 活体教学
    “家门不幸啊!”刘青羊痛苦的闭目站立良久,才仰天长叹一声,转身对其它几位长老拱了拱手,说:“惭愧!家里出了这样的丑事,让老几位笑话了。现在,我要去处理这件事,麻烦你们帮晁玉山正一下腿骨,再给晁弘方打个电话,让他过来领他的儿子。”

    “老刘,”丁夏山走过来安慰道,“小萧说的没错,晁玉山卑鄙无耻,淑然也是年少无知时犯的错,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刘青羊摇摇头,无力道:“这次杏林山的长老竞选,如果不是萧晋医术扎实,让晁玉山这种小人成功的话,我华医界还不知道要遭受怎样的祸害和打击。我身为乾位长老,险些成为千古罪人,实在是愧对先贤,愧对诸位同仁的信任啊!”

    说着,老头儿便深深的弯下腰去,丁夏山拦都拦不住。

    “老刘你这话就有些过了。”其它几位老人也走过来,郑怀玉说,“这种事谁都想不到的嘛!晁玉山长着一副好皮囊,本来就很有欺骗性,淑然性子单纯,被他哄骗了这么多年,已经很可怜的了,你就不要再生这么大的气了。”

    “是啊!”朱启正接口道,“老头子我在听那两段视频之前还觉得小萧做事有些过分呢,更别说对他痴心一片的淑然了。”

    “没错没错!”黄成礼也点头附和着说,“刚才我都想着要等晁玉山离开之后好好教育教育小萧了。”

    “看来,除了小萧和小雪之外,我们所有人都被晁玉山给骗了呀!”曹乐山苦笑着摇摇头,感慨道,“一个个平日里都自诩吃的盐比别人吃的米都多,到头来却还不如两个孩子心明眼亮。老刘,说实话,你还真没脸生气。”

    刘青羊一声苦笑:“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脸生气。事情是由我发起,闺女也是我自己养的,一切都应归咎于我自己才对。”

    “你个死老头子,咋还开始钻牛角尖了呢?”郑怀玉微急道,“这事儿谁都不怪,就怪晁玉山这个王八蛋!养出这样的混账儿子,等晁弘方来了,看老太婆不啐他一脸唾沫!”

    刘青羊转头看看扔满头大汗抱着腿躺在地上的晁玉山,再次叹了口气,说:“还是先给他治腿吧!老晁就这么一根独苗,要是就这么废了,难保不会丧失理智。这百十年来,西医攻城拔地,我华医已是千疮百孔,再经不起内耗了。”

    “不劳长者们受累,”萧晋适时开口道,“弟子拉的屎,弟子自己擦屁股。”

    老人们顿时都被他逗笑了,刘青羊还一脸感慨的拍拍他的肩膀,说:“这才是好孩子呀!”

    萧晋咧着嘴嘿嘿傻笑。

    接下来,刘青羊带着刘淑然离开诊室去处理家事,萧晋则笑眯眯的来到了晁玉山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晁玉山就像个要被侵犯的无助少女一般眼泪鼻涕齐流,一边拼命的向后挪屁股,一边惊恐的大叫,“我、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碰我,我……我晁家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鄙夷的撇撇嘴,萧晋扭头问丁夏山道:“奶奶,我能不给他治么?这货太恶心了,脏手。”

    丁夏山笑着摇头,问:“你不治,难道要我们治么?”

    “那还是我来吧!”

    萧晋郁闷的转回脸,瞪着晁玉山寒声又道:“不想变残废就给老子老实点!”

    晁玉山瞬间不敢动了。他只是太自负,并不蠢,在刚刚詹青雪播放那两段视频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在这里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救自己,这个时候乖一点,起码应该能少受点罪。

    卷起他的裤管,萧晋伸手摸摸他断骨的位置,刚要用力,忽然想起了什么,手便收了回去,出声道:“小雪,过来。”

    詹青雪不明所以的在他旁边蹲下,问:“需要我做什么?”

    萧晋指指晁玉山断骨的地方:“摸。”

    詹青雪柳眉一挑,瞬间明白过来,这家伙竟然要趁这个时机教她正骨,还他娘的是**教学,这简直……简直太刺激啦!

    女孩儿瞬间就兴奋的俏脸都飞上两抹红霞,伸手就抓在了晁玉山毛茸茸的小腿上。

    “啊!”晁玉山疼的一声惨叫,本能的缩回了腿。

    “给老子闭嘴!”萧晋又瞪起眼,威胁道,“再敢动一下,信不信老子把你的波棱盖儿掰的向后拐弯?”

    晁玉山身体一僵,再不敢有丝毫动作,只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又不敢出声,只好死死咬住嘴唇。要是他长的能再中性漂亮一点,还真像个正在被侵犯的可怜女人。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毛毛糙糙的?”萧晋又开始训詹青雪,“手里连个轻重都没有,你还想当医生?这要是让你去拿手术刀,还不直接改姓孙啊!”

    “这可是人家第一次学正骨耶!你又没说要轻一点,我哪儿知道要用多大力啊?”詹青雪冲他不满的皱了皱鼻梁,又好奇的问:“为啥要改姓孙?”

    “学孙二娘开人肉包子铺呀!”

    “去你的!”

    詹青雪不好意思的捶他一下,又道:“既然想教我,那就好好教,赶紧说,我该怎么做?”

    萧晋笑笑,收敛起轻佻的表情,正色道:“手掌先轻轻握住他的断骨处,然后将内息缓缓地输送进去,不要太多,以刚好能够感应到为准。”

    詹青雪深吸口气,按照他的指示,重新伸手抓住了晁玉山的脚脖子。

    “然后呢?”片刻后,她问。

    “试着用内息包裹住断骨位置,看看能不能通过它的反馈在心中勾勒出断骨的大致画面。”

    詹青雪屏息凝神,好一会儿过去,眉头却皱了起来,似乎结果很不好的样子。

    萧晋刚要开口劝她不要急,却见女孩儿忽然闭上了眼,眉毛也缓缓平复下来,神情恬淡。

    他眼睛一亮,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蹲在一旁默默的耐心等待起来。

    这姑娘是不是个学医的好苗子,他不知道,但他这会儿已经能够断定,詹青雪一定是个习武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