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02章 没有比欺负恶人更爽的事

第1002章 没有比欺负恶人更爽的事

 
    被咒诈尸,刘青羊非但不生气,反而还哈哈大笑,显然这位老人也是真正的开明之士,不是那种“我有大道三千,不给人看,非要藏于南山”的傻。

    “你们有完没完?”

    诊室内一派欢乐祥和的气氛中突兀的响起了一声怒吼,众人转眼望去,就见晁玉山站在那里,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愤怒和耻辱。

    “萧晋!方子已经被两人证明没有问题,老子没时间跟你在这儿瞎耗,告辞!”

    萧晋斜乜着他,眼中的光芒寒冷如冰锥:“你走一个试试?”

    晁玉山被他看的心里一咯噔,想起昨天动武后的失败,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便咬着牙问道:“你还待怎样?”

    “怎样?你眼瞎啊?没见我郑奶奶正要看你的药方吗?”萧晋像个土匪一样蛮不讲理道,“郑奶奶看完,还有朱爷爷、曹爷爷和黄爷爷他们,指不定谁就能看出你在药方里搞得鬼呢!小爷儿怎么能让你走?”

    “你……”晁玉山目呲欲裂,嘶声道:“萧晋,你不要欺人太甚!”

    “哈!你还真说对了。”萧晋仰天打个哈哈,走到他面前,直视着他的双眼说:“绑架、伤人、威逼利诱,我向来谦和柔弱的华医界好不容易出了你这么一号强盗式的人物,小爷儿不抓住机会赶紧欺负欺负怎么行?这年头,还有比欺负恶人更爽的事情吗?”

    晁玉山气的胸口一阵闷痛,双拳用力到整个身体都开始发抖,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诸位长老!”深吸口气,他望向房间里的老人们,大声道,“今天我晁玉山技不如人,愿赌服输,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我想问一下,你们属意的这位准长老如此作为,是要绑架我吗?”

    刘青羊眉头皱起,问:“萧小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萧晋转身刚要回答,眼角瞥见窗外有几个人走了过来,便笑着说:“请师父稍安勿躁,答案马上就能揭晓了。”

    话音刚落,就听房门被人敲响,刘青羊挑挑眉,开口:“进来。”

    房门被推开,两名妇人一前一后走进来。前面的妇人相貌温婉柔和,神色却有些失魂落魄,像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后面那妇人则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弓腰塌背的样子明显写满了心虚和害怕。

    刘青羊见两人身后的门外还站了几个穿黑色风衣的人,而且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就起身迎上去道:“妤娴,淑然,你们这……这是怎么了?”

    那两名妇人赫然正是沈妤娴和刘淑然。

    “刘老,对不起!”沈妤娴自进门开始,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晁玉山的脸庞,此时对刘青羊弯腰致歉也没有挪开。

    刘青羊更加疑惑了:“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道什么歉呀?”

    “妈,发生什么事了?你身体不舒服么?”田新桐也紧张的走了过来。

    沈妤娴摇摇头,谁都没有理会,只是转身走到晁玉山的面前,抬脸静静看了他片刻,忽然,毫无征兆的,挥手就打了他一个耳光。

    晁玉山是会功夫的,所以这一巴掌本不该打到他,但就在他刚刚想躲的时候,腰部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样刺痛,接着身体便无法动弹了。

    身为高明华医的他自然感觉得到是被人封住了气血运行,一时间不由大骇,根本顾不上去看眼前悲伤的沈妤娴,只知道拼命的向后挪眼珠子,想要去看站在他身后的萧晋。

    见到他这副样子,沈妤娴心中最后一点点当年记忆中的美好也破碎成渣,泪水滚滚而落,涩声道:“晁玉山,我当年真是瞎了眼,你根本不是人!”

    说完,她转身就跑了出去。田新桐从来都没有见过母亲这样,呆愣在那里,完全傻掉了。

    萧晋推她一把,说:“快去追,先好好安慰伯母,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醒过神来的田新桐慌忙追了出去,萧晋也在这时拔出了晁玉山腰眼上的一枚银针。

    “姓萧的,你……啊!”

    晁玉山转身正要大骂,陡然一阵剧痛从脚踝处传来,人也惨叫着跌倒在地,却是萧晋一脚踹断了他的一条小腿。

    “萧晋,你做什么?”

    七位老人都吓了一大跳,刘青羊更是愤怒的须发皆张,大声质问。

    “师父息怒,请先看一段视频,看过之后,如果您还觉得弟子错了,弟子甘愿受罚。”

    对老头弯了弯腰,萧晋便唤了一声:“小雪。”

    “哎!”詹青雪答应一声跑过来,将手机屏幕送到了刘青羊眼前。

    视频一共有两段,第一段是在一间茶舍的包厢内,刘青羊看完的时候,脸上怒火更盛,但明显已经不是针对萧晋了。其余几位老人虽然没看,但光听内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向马阳德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马爷爷,您别担心,”在第二个视频播放之前,萧晋对马阳德笑着说,“您孙子已经被救了出来,没事的。”

    马阳德一怔,紧接着便冲了过来,不敢置信的抓住他的肩膀,急问道:“你说的是真的?我孙儿修平真没事?”

    “我向您保证!人是小雪家的人救的,您就是不信我,也该相信她家的能量吧?!”萧晋说,“哦,对了,您孙子这会儿应该已经拿到自己的手机了,您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

    马阳德嘴唇一阵哆嗦,连声谢谢都来不及说,就掏出手机跑出房间打电话去了。

    这时,第二段视频已经开始播放,听到里面传出刘淑然和晁玉山的对话声,老人们的表情就开始异样,刘青羊的脸色更是越来越青,直到的听见刘淑然说出那句“我们的儿子都那么大了”,老头儿才再忍不住震惊和愤怒,转身猛地一挥手,就狠狠的扇了刘淑然一个耳光。

    “我刘青羊一生虽不敢说多么高尚,但也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来?给老子跪下!”

    刘淑然身体一哆嗦,捂着脸跪在了地上。

    萧晋示意詹青雪关掉视频,走上前扶住气的剧烈喘息的刘青羊,说:“师父,晁玉山是个什么样的人,您现在应该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淑然师姐为情所困,被他迷惑也是情有可原,您消消气,反正他们也没造成什么损失,再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