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1001章 开心到诈尸

第1001章 开心到诈尸

 
    想通了这些,晁玉山便沉着脸走到诊桌前,拿笔在纸上写下一份药方,然后拍在萧晋的怀里,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来:“希望你不要后悔!”

    “多谢,小爷儿从来不干会后悔的事情。”萧晋瞅了一眼纸上的字迹,嘻嘻贱笑道,“另外,还要请晁先生再多呆一会儿,小爷儿得确定了这方子的真假才能让你走。”

    “你……”晁玉山大怒,“老子堂堂晁氏医脉第二十六世孙,会用假的药方骗你?”

    “谁知道呢?你的人品本来就没什么可信度。话说回来,姓晁很牛么?小爷儿还是萧家这一脉的第五代呢!比你的二十六高了不知到哪儿去了,你见小爷儿跟人说过吗?”

    恶劣的翻着白眼,萧晋将药方递给丁夏山,又谄媚道:“奶奶,您见多识广,帮孙儿掌掌眼呗!”

    丁夏山无奈的摇摇头,接过去宠溺道:“你这孩子,说话怎么那么损呢?须知做人留一线,冤家宜解不宜结呀!”

    “孙儿记住了!”萧晋咧咧嘴,又小声说:“不过,您也看出来了,晁玉山明显比孙儿还要小心眼,今天孙儿获胜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把他给得罪死了,既然总是要当仇敌的,现在给他留一线,不就等于给咱们自己找不自在嘛!”

    丁夏山仔细想想,也觉得确实是这个道理,于是便不再劝什么,专心的看起那张药方来。

    接着,萧晋又走到詹青雪的面前,低声问:“事情都办完了吗?”

    詹青雪点点头:“人已经救出来了,阿姨也在回来的路上,应该快到了。”

    萧晋的表情终于真真正正的轻松下来,开玩笑说:“有钱人办事就是利索,我现在觉得收你当徒弟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情了。”

    詹青雪冲他皱皱鼻尖,不爽道:“今天这事儿是因为晁玉山太过分,可不代表我会任你差遣哦!”

    “有事弟子服其劳詹大小姐,这句话你听过没有?”萧晋笑的越发奸诈,“小样儿的,想学老子的针法,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说完,他刚要转身走,余光瞥见一旁田新桐的小脸儿瞬间垮下来,就又回过头柔声对她说:“别着急,待会儿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田新桐撅撅小嘴儿:“你这家伙,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要干什么坏事,还有小雪,你怎么也跟着他一起胡闹啊?”

    詹青雪耸耸肩,一脸无奈的说:“刚刚你也听到了,有事弟子服其劳,我这个当徒弟的不小心上了贼船,又有什么办法呢?”

    田新桐更加好奇了:“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呀?”

    “不急不急,稍安勿躁,乖!”

    摸摸女孩儿的小脸,萧晋就转身走回到丁夏山的身边。恰好丁夏山也在这时看完了药方,递还给他说:“这也是奶奶第一次见到润骨金方,没办法百分百确定真假,但就此方而言,确实是精妙无比,绝对当得起良方的称谓。

    不过,为保险起见,你还是给你师父也看一看的好,他比奶奶多出来的那几岁,也不是光吃干饭的。”

    “好,都听您的。”

    萧晋笑笑,拿着药方来到再一次黑了脸的刘青羊面前,咧着嘴说:“师父,事关您徒弟全家未来会不会上街要饭,您就暂时别小心眼儿了,先帮弟子看看方子,等事儿完了再罚弟子也不迟。”

    刘青羊直接气笑了,一把夺过方子,对两边的郑怀玉和朱启正郁闷道:“都看到了吧?!这小子逗人开心有一手,气人的本事也不差,现在老子都有点怀疑会不会因为收他当徒弟而折寿了。”

    “那也是因为你这个当师父的不好!”郑怀玉毫不犹豫的抨击道,“一把年纪了瞎吃飞醋,还总倚老卖老,你看人家小萧怎么不气夏山,偏偏就气你呢?”

    “你……”刘青羊被噎的胡子一阵乱抖,摆手道:“你们这些老太婆见着年轻孩子就没了原则,老子懒得跟你们争论,哼!”

    郑怀玉哈哈一笑,冲萧晋挤挤眼,还指着刘青羊偷偷做了个“老不死”的口型。

    萧晋陪着笑,心中一片安逸。

    这一次的长老位竞争之行虽然出了晁玉山这个让人不齿的败类,但总体上还是非常完美的,尤其是几位老人家,纵然各有各的私心,却也都是真正的明事理之人,只要他做足了小辈的本分,今后在杏林山和华医界的一切都必将畅通无阻。

    “好了,”不多时,刘青羊抬起脸摘下眼镜,将药方递还给萧晋说,“你丁奶奶说的没错,这药方确实精妙,真实的可能性应该很大,至少从药性上来说,绝对称得上是治疗风湿骨痛类疾病的良药。”

    “谢谢师父,弟子知道了。”

    萧晋弯了弯腰,刚要伸手接过药方,就听旁边的郑怀玉又道:“小萧,能给郑奶奶看看吗?奶奶保证不外传。”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萧晋随手就将药方递给了她,豪爽地说,“就是您要往外传、或者自己回去用它给人看病都是可以的,而且不光是您,在场的诸位长者谁想看都行,晚辈没有敝帚自珍的心思。

    另外,晚辈要它也是为了想办法实现量产赚钱,只要关键的技术在晚辈手里,就不怕被别人看了去。”

    郑怀玉眼睛一亮,又问:“那若是你想不出办法量产它呢?”

    萧晋摊开手:“那它就跟别的治病方子没有任何区别,更应该流传出去才对,呆在我手里又能治好几个人?全天下的华医都能用它治病,才算体现了它真正的价值嘛!”

    “说得好!”郑怀玉哈哈一笑,拍着桌子激动道,“不说别的,就光是你的这份心胸,兑长老之位要是不让你坐,那才是没天理了!”

    “嗯,怀玉说的不错!”朱启正也捋着胡须微笑道,“小萧不但医术精湛,心胸更是能让老夫汗颜,长老之位,实至名归!”

    “二位长者谬赞了,晚辈谢过。”萧晋郑重的躬身施礼。

    “老刘,”郑怀玉胳膊肘碰碰刘青羊,笑问:“还觉得这个徒弟收的亏吗?”

    “亏啊!能不亏嘛!”本来一脸欣慰的刘青羊瞬间变脸,瞪着眼道,“这臭小子那么大方,回头要是把老子的五运六气针也传的满天下人都会,那怎么办?”

    “又得了便宜还卖乖。”郑怀玉鄙夷的撇嘴道,“要是小萧真能把五运六气针改良的适合大规模普及,到时候就算你已经闭了眼,估计都会开心到诈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