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99章 不稀奇的神技

第999章 不稀奇的神技

 
    口气满是赞叹,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呆呆的田新桐都能听得出来,萧晋话里的意思就差直接说晁玉山作弊了。

    本来嘛!人终究是人,有感情,会自主思维,自然也就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干扰,而机器却只是冰冷的二进制数字组合,思维能力或许还和人类差得远,但分析计算能力却是人类绝对无法比拟的。

    当然,这并不足以证明晁玉山作弊,萧晋不过是故意说出来刺激他罢了。

    果然,晁玉山腾地一下就站起身,怒视他道:“萧晋,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萧晋一脸的无辜,“我在夸你耶!难道这也不行?晁先生,恕我直言,有时间的话,你还是去看看心理医生比较好。”

    “你……”晁玉山气的脸色铁青,却又无法直接指责什么,毕竟人家确实没有说他作弊,要是他主动提出来,可就有些心虚的嫌疑了。

    刘青羊想起之前在东厢房丁夏山的异样,就瞟了马阳德一眼,见这位多年老友面色有些灰败,眉头就蹙了起来。

    “玉山你坐下!”他沉声开口道,“萧晋,快解释你得出那个结论的原因,不准再说不相关的话。”

    “好嘞!”萧晋笑嘻嘻的转回去,再次面对着七位老人道,“晚辈能够诊出那位大姐腹中胎儿的性别,看上去挺神奇,其实不过是讨巧罢了,说通了毫无值得惊讶之处。而且,晚辈很不解,长者们都应该猜得到原因才对呀!”

    “小萧,你就别卖关子啦!”丁夏山以为他又在拍大家的马屁,就苦笑着开口道,“华医断胎儿性别从来都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只有那些一生诊过无数准妈妈的妇科国手才能通过丰富的经验积累出只专属于他们自己的判定方法,推广可行性几乎没有。

    今天在座的这些老家伙里、包括奶奶在内,都不敢说自己的胎儿男女诊断准确率能超过八成,你小小年纪不但诊对了、而且诊的还是龙凤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如果你的法子能够推广出去,那我敢说,不出十年,华医在社会、乃至世界上的地位都能再上一层楼!

    所以,你就快快的说出来吧!非要把我们都急死不成?”

    “丁奶奶,您怎么也跟我师父学会扣帽子啦?”萧晋委屈的挠挠头,说,“弟子没有卖关子,你们确实应该知道原因的嘛!”

    “那你倒是说说,我们为什么应该知道?”刘青羊被这货急的眼皮都开始跳了,咬牙威胁道:“要是说不上来,哼!老子就先让你尝尝师门家法的滋味儿!”

    萧晋叹了口气,说:“就在昨天,就在这里,晚辈曾说过从元老那里继承了一本医书,那医书……”

    “以气运针!”朱启正忽然一声大叫,神色激动道,“对啊!我们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普通诊脉只是通过感知病人的气血运行来判断病人的身体状况,而孕妇与胎儿完全是两套气血系统,除了怀孕导致的母亲身体变化之外,其它我们什么都把不出来。

    而以气运针就完全不同了。气能运针,自然也就能运气,只要小萧将内息精准的送进那位孕妇的气血经脉之中,自然就能轻易的找到胎儿所在。

    也就是说,这小子等于是在直接给胎儿把脉,要是还看不出男女,那才是见了鬼!”

    “朱爷爷说的一点都不差,”萧晋笑嘻嘻道,“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一点都不稀奇!”

    “怎么会不稀奇?”郑怀玉感慨地接口道,“一般能够做到真气外放的人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内家高手了,而那本神气药经居然有办法让医者能如此精准的控制内息游走于他人的气血经脉,这……这简直可以在我华医界掀起一场大的变革呀!何止稀奇?说是神技都不为过!”

    “哎呦!郑奶奶,您这话可真有点儿过誉啦!”萧晋挠着头说,“那本医书的理论虽然奥妙,但也是脱胎于我华夏传统医术的,尤其是治病方面,除了多了一项可以使用医者自身内息之外,在原理上与传统医术并没有丝毫的不同。”

    “那也足以改善我华医现今的许多处境啦!”

    身旁忽然传来了丁夏山的声音,萧晋吓了一跳,转身就见老太太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正眼眶泛红、满脸激动的看着他。

    “小萧,奶奶想求你一件事:我们不觊觎你的医书,但你能不能将其中以气运针部分的理论公开出来,让天下有志华医者研习受益?奶奶先在这里替他们谢谢你了!”

    说着,老太太腿一弯竟是要下跪。

    这如何使得?吓得萧晋慌忙先一步跪下并托住老太太的身体说:“我同意我同意!您就是把整本书拿走当传单一样印都行!求求您了,您可不能这样折小子的寿啊,小子还想长命百岁呢!”

    听了这话,丁夏山眼中就有泪水溢了出来,忍不住将他抱在怀里,颤抖着声音说:“好孩子!你真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孩子,要是连你都不能长命百岁,那老天爷就是瞎了眼!”

    情绪剧烈波动对人体的消耗是极大的,丁老太已经年过花甲,纵然懂得养生之道,一时间也有些身体乏力。萧晋感觉到了,便顺势抓住她的手,源源不断的内息涌进去,滋养起老太太的经脉精神来。

    丁夏山心里更加的感动,叹息一声,感慨道:“你要真是我的孙儿,那该有多好啊!”

    萧晋嘻嘻地笑:“您就当我是您的孙儿好啦!反正我也是喊您奶奶的。说句不敬的话,您就是从今往后赖在我家了,无非也就是多一双筷子而已,就您这小身板儿,还能吃穷了小子不成?”

    丁夏山闻言眼泪越发汹涌,口中却哈哈大笑。

    笑完,老太太眼睛一瞪,盯着刘青羊说道:“老刘,你听见了,这是老太婆的乖孙,你要当他师父,那就好好的教他医术,要是无故怠慢欺负他,老太婆敢跟你拼命!”

    刘青羊一呆,随即满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