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96章 谁输谁赢
    虽然萧晋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孕妇脉象记忆作为参考,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为孕妇切脉,所以他非常的谨慎,几乎是自人生第一次为人看病以来精神力最专注的一次。

    也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马阳德在他看诊的中途出去了一趟。

    “呼……”

    将近二十分钟后,萧晋终于长出一口气,抬起了手,对那妇人笑着说:“大姐,恭喜你啦!”

    “怎么了怎么了?”妇人立刻喜笑颜开的追问,自从怀孕之后,她最喜欢听的就是“恭喜”这两个字。

    “抱歉!现在我还不能说,要等后面那个人也给你看过脉之后才行。”萧晋扯过一张纸,低头边写边道,“不过,我要先提醒你一下,待会儿听了之后可要克制一点,不能太兴奋,以免刺激到小宝宝。”

    妇人紧紧抓住身旁丈夫的手,脸上写满了焦急,显然对于好消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没一会儿,萧晋写完,吹了一下纸上的墨迹,然后叠起来,双手放在马阳德身旁的桌子上,弯腰说:“晚辈恳请诸位老前辈待晁先生答完之后再一起比对阅看。”

    马阳德面色一紧,转脸看向其余三人。丁夏山自然是第一个点头的,接着曹乐山与黄成礼也表示同意。于是他瞥了晁玉山一眼,开口说:“可以。”

    “晚辈谢过。”又施了一礼,萧晋才转身走回座位,似笑非笑的对晁玉山道:“晁先生,该你了。”

    晁玉山深深的看他一眼,问:“萧先生答的可还顺利?”

    “还行吧!”萧晋坐下说,“看出来的都写了,没看出来的想写也写不了不是?”

    很自然的,晁玉山把这话当成了他的妥协,笑容越发的得意起来,还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才起身说:“嗯,年轻人张牙舞爪的那不叫个性,懂规矩守规矩才有前途可言。”

    萧晋黑着脸不吭声。于是他哈哈一笑,走向了坐在房间中央的孕妇。

    当他刚刚在孕妇对面坐下时,萧晋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一切问题都已解决,放心!”

    萧晋扭过脸,就见詹青雪正冲他微笑,脸上满是“我厉害吧”的得意。

    两人这样的互动自然让田新桐很吃味,于是她就低声问道:“小雪,你跟那家伙在干什么呀?”

    “呃……这个我不好说,”詹青雪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还是待会儿考核完了让他讲给你听吧!”

    田新桐不满的噘噘嘴,却也只能耐心等着。

    那边,晁玉山看诊的时间要比萧晋短得多,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就开始在纸上书写。

    这一幕让刘青羊和丁夏山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些许紧张之色,丁夏山更是找马阳德将那孕妇的孕检报告单要了过来。反正这会儿萧晋已经答过了题,她没必要再继续避嫌。

    片刻后,晁玉山将自己书写的纸交给了马阳德。马阳德当众将他和萧晋的答案并排放在桌子上,然后邀请曹乐山、黄成礼和丁夏山一起同时阅看。

    四个老人围成一圈,都没说话,但不时会响起的一声惊咦,还是证明了今天的考核结果并不平淡。

    刘青羊看完孕检报告单后就急的像是锅上的蚂蚁一样,听了他们的声音更是不耐,等了半天见他们还没完事儿,就忍不住出声道:“到底结果怎么样啊?你们四个都是老江湖了,看个脉诊而已,用得着这么长时间吗?”

    丁夏山看看他,又看了看晁玉山和萧晋,开口说:“咱们去东厢房谈。”

    说完,她便当先出门而去,其余六人面面相觑,只好也跟着陆续走了出去。马阳德离开前还望了晁玉山一眼,目光复杂。

    “我觉得应该让老刘他们也参与进来,七个人明显比四个人更容易出结果。”东厢房里,人一到齐,丁夏山立刻就建议说。

    “这怎么行?”马阳德反对道,“说好了长老之位由我们四个来判定,要是让他们三个也加进来,那一开始分开的意义不就没了吗?”

    “关键是我们四个根本达不成一致啊!”丁夏山道,“两票对两票算什么?平局然后加考一场?”

    “就不应该两票对两票!”马阳德瞪起眼,“你看这份,内容和报告单上的结论没有丝毫出入,就应该判它赢才对。”

    “另外一份也没有多大的出入啊!”丁夏山眼珠子瞪得比他还大。

    “但它明显比前一份少了一条结论。”马阳德坚持道。

    “可它也多写了一样啊!”丁夏山据理力争,“而且,这多出来的一样有多么困难和可贵,别说你不知道。”

    马阳德眼角抽搐一下,说:“咱们当中谁敢保证自己看这个能看准?没有证据对照,它多出来的这一样根本做不得数。”

    “想要证据还不简单?”丁夏山冷笑,“胎儿父母虽然不知道这个,但医院做检查的医生肯定是知道的,让老黄给那位院长打个电话问一问不就清楚了?

    另外,你要是觉得我和老刘会偏心作弊,那我们可以退出,由你们五个来判定。如果医院那边的结果是肯定的,老太婆还就不信你们所有人都会昧着良心判他输!”

    马阳德一滞,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反驳了。这时,黄成礼点了点头,说:“我同意夏山的这个提议。”

    旁边曹乐山想了想,也点头附和。马阳德无奈,只好抬头对刘青羊、郑怀玉和朱启正说:“你们过来吧!先看看玉山和小萧的答案再说。”

    刘青羊全程都听到了马阳德和丁夏山的争论,急得抓耳挠腮,现在一听可以看了,立刻就跟火烧了屁股一样蹿过去,一手拿起一张纸,细细阅读一遍,就啪的一声将其中一张拍在桌子上,指着最后几个字斩钉截铁道:“不管这是谁的答案,只要确定这一点是对的,那无论另一张写的是不是开出了花儿,它都赢定了!”

    马阳德闻言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不悦的说:“老朱和怀玉都还没有看,你就这么急着下结论做什么?刚刚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和夏山都退出,不参与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