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92章 胸有成竹
    对于这位情操纯粹的老人,萧晋是打心眼里敬重,闻言立刻深深的鞠躬道:“谢丁奶奶关心,有您昨天的神针妙手,别说只是跟一个不知所谓的人比比医术,就是让晚辈这就去山里偷猎只老虎来剥皮给您做褥子,都完全没问题!”

    话说的俏皮,丁夏山自然开心,笑的脸上皱纹都挤在了一起,其余几位老人也跟着点头微笑,刘青羊还特意瞪起眼,吃醋道:“臭小子,昨天是光丁老太给你扎针吗,老子还给你切脉了呢,你怎么不提?”

    萧晋知道老头儿只是在凑趣,于是便不情不愿的也对他稍微弯了下腰,嘴里却嘟囔道:“徒弟身体不适,师父给看一看不是天经地义的嘛!有啥可邀功的?小气!”

    “你说什么?我打你个不敬师长的臭小子!”

    刘青羊起身作势要打,萧晋慌忙窜到丁夏山身后,缩头缩脑的样子又逗得老人家们哈哈大笑。

    “好了,你的心意奶奶都感受到了。”笑完,丁夏山亲昵的拍拍他的手说,“你虽然年轻,但今天之后,我华医界就会正式有你的一个位置,总这么不稳重,会被人给看轻的。”

    “看轻就看轻呗,晚辈还不稀罕那些出门只带双眼睛的人看重呢!”萧晋无所谓道,“我哄我自家长辈开心,干他们屁事?”

    一句话说的丁夏山眼眶又红了起来。

    这老太太丈夫死得早,一辈子无儿无女,就有俩徒弟都年纪不小且已经出师了,徒孙辈的孩子们只知道敬重她,从来不敢在她面前放肆,可以说她从来都没有享受过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此时的萧晋看在她眼里就真的像是她的孙子一样,心中怎么可能不感慨万千?

    用力握握萧晋的手,她深吸口气,说:“好了,知道你是好孩子!快过去坐吧,等考核结束了,再陪奶奶好好说会儿话。”

    “哎!”萧晋点点头,刚要转身,忽然想起了什么,就又说道,“丁奶奶,你这几天要是没事儿的话,不如索性跟晚辈回龙朔住一段日子好了,晚辈支教的地方虽然偏僻,但山清水秀,空气干净,吃的都是纯天然的,没有一点污染,特别适合养生。”

    丁夏山一怔,脸上就浮现出犹豫的神色来。郑怀玉见状,就开口劝道:“夏山,我觉得小萧的提议挺好的,你们那里也不缺你这么一个华医,回家也是一个人,不如就跟小萧一起走,要是住的不习惯,反正十几天后他都要回来参加拜师礼,到时候再跟着回来就是了。

    再说了,这小子那么会哄人,又有钱,一定能让你过的舒舒服服的,说实话,我要不是真有事,都想跟你一起去了。”

    “是啊!”刘青羊也附和着说,“这臭小子滑头的很,明明跟老子已经定下了师徒名分,但老子这会儿怎么看都像你才是他师父一样,你跟着一起,没事儿也帮我好好的调教调教他,我年纪大了,心脏不好,真怕将来让他给气出个好歹来。”

    “是啊是啊!小萧也是一片孝心,你就别犹豫了。”

    其它几位老人也都怜悯丁夏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所以纷纷出声劝说。

    丁夏山又犹豫了片刻,这才笑着对萧晋点头说:“好!老太婆就过去看看你口中的那个养生福地,只是不要太麻烦你才好。”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萧晋嘻嘻笑着说,“不过,您要是实在过意不去,也可以随便教晚辈一手两手的,让晚辈跟五运六气针比较一下,要是您的更好,晚辈干脆就改拜您为师得了。”

    这话一出来,刘青羊自然是气的吹胡子瞪眼,大骂他还没磕头就打算欺师灭祖,丁夏山却哈哈大笑,声音之亮,犹如瞬间年轻了十岁。

    “马屁精!”

    田新桐习惯性的笑骂一句,骂完发现不对,心说怎么刚刚好像有重音?一扭头,就见旁边的詹青雪也在看着她。

    “那什么,”詹青雪略微有些尴尬的说,“我就是随便发发感慨,桐桐你可别告诉他哈!”

    “为什么?”田新桐不解,“昨天的时候,你明明不怕他的呀!”

    詹青雪撇撇嘴,凑过去低声道:“那时候我不还没拜他为师呢嘛!现在他已经答应收我为徒了,不管怎样,我表面上总得对他尊重一点不是?”

    “你?拜他为师?”田新桐惊讶的瞪大眼,“小雪,你身体不好,找他治病也就是了,有必要拜师吗?话说,他也就比你大个两三岁,就这么喊师父,不别扭么?”

    “别扭肯定是别扭的,但有什么办法呢?我最想学的东西,偏偏只有他会。”詹青雪郁闷道,“对了,跟你商量个事儿,我以后喊他师父,但不喊你师娘成不?咱们各论各的。”

    “你……你瞎说什么呢?谁是你师娘啊!我跟他可……可不是那种关系。”小警花慌张的摆手否定,然后便红着脸低头不吭声了。

    詹青雪眨眨眼,忽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就怜惜地默叹了口气。

    那边,老人们凑在一起在做最后的商议确认,而萧晋已经坐在了晁玉山旁边,一脸笑呵呵的拱手道:“晁先生今天看上去红光满面,意气风发,想来是对于这场考核已经胸有成竹了。”

    晁玉山眼里闪过一丝心虚,狐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所说的“胸有成竹”只是字面意思,还是另有所指。

    稍一沉吟,他从鼻腔里哼出一声,说:“小子,你到底是个什么鸟儿,昨天下午老子已经很清楚了,想干嘛就直说,甭跟这儿给老子绕圈子!”

    “好!晁先生快人快语,那晚辈就不废话了。”萧晋呵呵一笑,又凑近了些,问:“不知晁先生可还记得晚辈昨天想跟你打赌这件事?”

    晁玉山眉头微蹙,沉默片刻,问:“你想赌什么?”

    萧晋的笑容越发灿烂:“听说晁家有剂传承数百年的古方,可令耄耋老人健步如飞,名曰:润骨金方……”

    “什么?”晁玉山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珠子瞪的溜圆,“你想要我家的古方?真是滑天下之大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