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90章 还是人吗
    “晁玉山,你找我来做什么?”马阳德将手里的钢球丢在茶几上,皱眉呵斥道,“我是你明天竞选长老位的考核人之一,这种时候还跟我私下里见面,就不怕被别人抓住把柄吗?”

    晁玉山似乎变得有涵养了许多,对于马老头儿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双手有条不紊的温壶洗杯,如行云流水一般,绝对称得上风度翩翩。

    “马老放心,这个时间点,其他几位老人家都已经睡了,没人知道您来了这儿的。”

    “这不是有没有人知道的事儿,是你根本就没必要冒这个风险!”马阳德瞪起眼说。

    “多谢马老关心。”晁玉山将壶里和杯子里的水倒干净,打开茶筒,用茶则盛出些许茶叶放进茶壶,然后又提起旁边炉子上一直在咕嘟嘟冒热气的水壶,这才一边倒入沸水一边说道:“之所以这个时候坚持请马老过来,除了想请您品茶之外,晚辈还有件事情想要请教。”

    马阳德是个火爆的脾气,哪里受得了他这么慢吞吞的说话?大手一摆,就怒喝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如此的不知轻重?到底是什么事情比长老之位还要重要,非要现在就问我?”

    “长老之位?”晁玉山的脸上终于没了淡然,冷冷一笑,看着马阳德问,“马老认为我还有希望?”

    马阳德一滞,不自然的移开目光,说:“你、你今天的表现,抛开浮躁的部分不说,其它还是可圈可点的,只要你明天能沉住气,发挥出你多年苦练的真正水准,也未必就没有赢得可能。”

    “看!”晁玉山摊开手,“连您老都说我发挥出真正水准才只是有可能而已,在你们几位都已经快要把那个姓萧的小王八蛋当成华医未来希望的情况下,我的可能又有几成可能呢?”

    马阳德闻言眉毛又皱了起来,语重心长的规劝道:“玉山,只是一时的胜负而已,你可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就丧失锐气,男子汉大丈夫,不到最后一刻是决不能轻易认输的。

    想想来之前你父亲对你的殷切期望,再想想你几十年来的刻苦学习,要是这么简单就放弃了,又能对得起谁呢?”

    这时,晁玉山拎起茶壶,将泡好的茶水倒进公道杯中。“医术是我自己学的,除了我自己之外,我需要对得起谁吗?”

    这话可就有点大逆不道了,因为他把如今的成就全都归功于自己,完全撇掉了教授和培养他的人。

    于是,马阳德就再次愤怒起来,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好几枚品杯都跳了起来。

    “放肆!晁玉山,你如此自私,将你晁家列祖列宗、和我华医先贤们都置于何地?”

    晁玉山又是一声冷笑,将一枚闻香杯倒满,扣上一枚品杯,手腕优雅一翻,然后捏起闻香杯放到鼻下轻轻一嗅,表情这才重新恢复了惬意和淡然。

    “这茶真的很不错,马老您尝尝?”

    说着,他又倒满一枚闻香杯,拿给了马阳德。

    马阳德正在气头上,一巴掌就将杯子拍掉,怒声道:“晁玉山,我警告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把话说清楚,我可就要替你父亲教教你怎么做人了!”

    晁玉山一脸惋惜的看着茶水慢慢渗进席子里,忽然毫无征兆的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实实在在的打在了马阳德的脸上。

    马阳德整个人都被打懵了,保持着歪脸的姿势许久才缓缓转回来,满眼都是不敢置信的望着晁玉山。

    “你……你敢打我?”

    “老不死的,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跟我父亲有些交情而已,就真当自己是长辈了?”晁玉山上身前倾,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打你?信不信老子还敢就这么让人把你拖到荒地里给直接埋了?”

    马阳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成了猪肝色,胸口更是气的一阵阵发疼,手指颤抖的指着他的鼻子,却只是剧烈喘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晁玉山拿起桌上的毛巾擦擦手,向后半卧在席上,点燃一支烟,说:“老头儿,识相的,把明天的考核题目和答案都告诉我,以后我还会称呼你一声马老。”

    马阳德终于用内息将升高的血压摁下去一点,咬牙道:“我要是不说呢?”

    晁玉山嘴角一翘,把烟叼嘴里,然后拍了拍手掌。包厢门应声被推开,一名穿西装的汉子走进来,掏出一部手机递给了他。

    他接过去拨通一个号码,对着话筒说:“打开视频通话。”

    片刻后,他又将手机丢在了马阳德面前的桌子上。“老头儿,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

    “不要!不要!救命啊!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放了我!晁玉山是我叔叔,他有钱!他会替我还钱的……”

    手机里传出一阵凄惨的哭求声,马阳德心头猛地一跳,慌忙拿起手机,紧接着瞳孔便缩成了针眼,刚刚压下去一点的血压又再次冲了上来,令他一阵天旋地转。

    只见屏幕上正在实时播放一个画面,画面里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正被人抓着胳膊摁在一张桌子上,特别是他的右手,呈五指张开状,大拇指的旁边还竖了一把刀,寒光闪闪。

    良久,马阳德哆嗦着将手机放下,痛苦地虚弱道:“晁玉山,你没听到修平还在喊你叔叔吗?他平日里最崇拜的就是你,你怎么就能忍心对他做这种事?你还是个人吗?”

    晁玉山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抽着烟说:“老头子,这事儿你还真怪不到老子的头上,老子不过是见你的宝贝孙子爱玩,就带他去赌场见了见世面,谁成想他就这么入了迷,拉都拉不回来。

    话说,这一个多月里,老子光是替他还赌债就已经搭进去了七十多万,老子又不是他爹,凭什么一直给他擦屁股?现在,他还不起债,人家要切他的手指,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好请你这个当爷爷的拿主意喽!”

    说着,他直起身,将一口浓烟吐在马阳德的脸上,嘿嘿笑道:“老头儿,你是当世名医,应该知道大拇指对一只手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如果不想自己的宝贝孙子从此开始领残疾补助的话,该做什么,就不用我再说一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