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89章 试探
    “你已经有老婆孩子了?”詹青雪一点都不在意他的恶劣态度,只是瞪大了眼吃惊道,“那桐桐算什么?”

    “呃……我要是说她连我的女朋友都不是,你信不信?”

    “不信!”詹青雪想都不想就摇头道,“我虽然还没有谈过恋爱,但也能感受得到她对你的感情很深。之前你刚刚昏睡过去的时候,她看你的那种眼神、流出来的眼泪、脸上的焦急,都不可能是假……”

    说到这里,女孩儿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眼睛就一点点的眯了起来,寒声问:“你竟然卑劣到欺骗一个对你用情至深的女孩子?”

    萧晋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淡笑着反问:“所以呢?你还愿意拜我为师吗?”

    詹青雪神色一凝,沉默不语。

    萧晋也不催她,坐起身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默默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詹青雪抬头看着他,沉声说:“把阴阳灵枢针的针法要义全都告诉我,我可以当作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萧晋眼中光芒一闪,笑道:“怎么,就因为我欺骗了一个姑娘,你就不想和我保持长久的和谐关系了?”

    “是的。”詹青雪毫不客气的直接说,“一个对待深爱自己的女孩儿都能如此无情卑鄙的人,我不认为他还有什么信誉可言。”

    萧晋哈哈一笑,在烟灰缸中摁熄烟蒂,无所谓道:“詹小姐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反正我是不可能把针法就这么给你的。”

    詹青雪蹙起眉:“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隐瞒阴阳灵枢针的存在,但想来这件事对你而言应该非常重要,难道你就不怕我把它公开出去吗?”

    “随你的便。”萧晋耸耸肩,说,“只要你有信心在三年之内找到另外一个会这个针法的人延长你的寿命。”

    詹青雪一滞,紧接着神色就变得冰寒无比。“萧先生,相信我,不管怎样,你都会为我治病的!只不过,你肯定不会喜欢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

    萧晋看着她似笑非笑:“詹小姐,请你也相信我,如果你将我的秘密公开出去,那别说是你,就是你父亲出面,也不可能让我再继续为你医治的。”

    后面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一旦秘密公开,易家绝不可能让他继续活在这个世上,自然也就没人再为詹青雪治病。

    然而,詹青雪不知道这些,所以她本能的就开始猜测萧晋到底是在虚张声势,还是背景深厚真有依仗。

    这时,房门被推开,田新桐进来看见萧晋醒了,立刻欣喜的跑到床边,抓住他的手连珠炮似的问道:“你怎么样?好点了没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

    萧晋心里暖得一塌糊涂,柔声一个一个的回答说:“我没事,已经好多了,也没有哪里不舒服,倒是肚子还真有点饿。”

    田新桐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又道:“那、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不用麻烦,打电话叫酒店随便送过来一点吃的就行。”

    “那怎么可以?你生病了,不能乱吃东西的。”

    “那好吧!”萧晋无奈道,“就麻烦田大警官帮我买碗清汤面吧!不要走远,让酒店的厨房做就可以。”

    “嗯,好的,你先躺着,我很快就回来。”

    田新桐又匆匆的离开了,房门一关上,詹青雪就开口质问道:“这么好的姑娘,你就没有一丁点的愧疚吗?”

    “我答应了。”萧晋掀开被子下床。

    詹青雪愣住,茫然道:“你说什么?”

    萧晋一边走向卫生间,一边伸着懒腰说:“我答应收你为徒了,没什么事儿的话,明后天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龙朔。”

    詹青雪彻底懵了圈,满头顶问号呆坐了好一会儿,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就冲到卫生间前推开了门,把正在放水的萧晋惊的生生给憋了回去。

    “你神经病啊?”他背过身咆哮道,“老子要是被吓不举了,你负责吗?”

    詹青雪一点看到了不该看的觉悟都没有,只是满脸惊喜道:“其实你根本就没有老婆孩子,只是在骗我试探我的,对不对?”

    萧晋伸手指向门外:“出去!”

    “小气!”詹青雪吐吐舌尖,乖乖的离开了。

    放完水又洗了把脸,萧晋才走出来说:“我确实是在试探你,但同时也不算骗你。”

    詹青雪眨眨眼,眉心就又皱了起来:“你是说,你有老婆孩子,但你对桐桐是真心喜欢?”

    萧晋想了想,说:“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只不过,我对我老婆也是真心喜欢。”

    闻言,詹青雪的眼神就又变的迷茫起来。“这怎么可能?一个人可以真心喜欢两个人吗?”

    萧晋撇撇嘴,心说等你知道小爷儿不止两个女人时,就知道可不可以了。

    “问题的答案等你长大就知道了,现在想多了也没用。”摆摆手,他道,“说正事儿,那个视频,你打算怎么处理?”

    詹青雪不满的冲他瞪了瞪眼,回答说:“等明天兑长老位确定之后,不管你输还是赢,我都会把它交给长老们。”

    萧晋挑起眉:“这么说,我明天随便发挥一下就可以了,反正晁玉山怎么都会失去资格的。”

    詹青雪点头:“事实确实会这样。”

    萧晋笑笑,说:“算了吧!刘淑然是刘老的女儿,你那样做会让他很难堪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视频删除?”

    萧晋刚要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就道:“你把它发给我,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詹青雪倒也不是非得自己去当那个捅破秘密的坏蛋,闻言便拿起手机,刚刚解锁,正好有一条信息进来。她打开一看,眼睛就再次眯了起来。

    与此同时,距离酒店约莫一公里多的一家茶舍内,一名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敲响了一间包厢的房门。

    房门随即打开,露出了晁玉山那张帅气儒雅的大叔脸庞来。

    “马老,您终于来了,快请坐,听说您爱茶如痴,这次我专门从家乡带来了一些上好的竹叶青,请您品鉴!”